重庆国安610歹徒对法轮功的恐怖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据初步估计,重庆因修炼功而重病获得治愈的法轮功学员,在国安“610”的恐怖威胁、惨无人道的迫害下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重病死亡的有上千人;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身体严重伤残的有1000多人。在国安“610”的“三光政策(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老年家属被强暴行为及恐怖威胁气成重病和死亡的人数太多了。

如:大渡口区建设村的何永文、大堰村的老陈、长征厂的老邓、渝中区的赖淑尧等法轮功学员,先前都患重病,因修炼法轮功不久,疾病就不翼而飞;以前都要家人服侍,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反而能照顾家人。1999年后,因继续修炼法轮功,在国安“610”不断抄家、恐吓、绑架到洗脑班强迫洗脑,终因不堪折磨,而相继死亡。

赖淑尧,女,58岁,修炼法轮功前是重庆市房产公司主任,同事说她高傲。一九九三年亲自聆听师父在重庆传大法,一九九四年又两次聆听师父讲法,身心双丰收,在单位得到职工好评,在负责拆迁工作时又大受群众好评。

赖淑尧
赖淑尧

赖淑尧自己经济节俭,可是对讲真相需要的资金,每次出手都是几千元,对流离失所的同修也大力支持资金。对同修之间的协调工作,总是默默补充。2001年1月15日赖淑尧到北京上访请愿。2001年—2002年被邪党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经常被体罚,恶警以所谓的“军训”为名迫害她。保外就医出来后,因2002年4月“AAPP会议”在重庆开,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其房门,强行从她儿子住家处(重庆江北区观音桥民航宿舍)把赖淑尧绑架,再次将她送去劳教。因劳教所怕人死在里面承担责任,二十多天后赖淑尧才从四大队被放回。2003年7月左右赖淑尧在医院去世。

2001年,大渡口区建胜乡刘兴梅母女俩同时被绑架到劳教所洗脑,家中近70岁的老伴老雷也被绑架关押,不久也去世了。2002年,大渡口区郭锡珍的父亲,因国安“610”数次到其家中抄家、绑架,最后也因无人照顾死亡。

2000年7月,大渡口区郭锡珍(以前是茄子溪辅导员)、丁长虹到永川走亲戚,茄子溪派出所户籍、街道主任得到消息后,便带领石棉厂的书记、厂长、保安将他俩劫持回重庆。不久就将家抄了,并判郭两年劳教,押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2002年8月,郭从劳教所回家后,由于丁长虹经营的电器维修部在国安的不断干扰下,无法经营,郭锡珍又被单位强行开除,80多岁的老人生病无钱看病,家也被“610”抄空了。在生活毫无着落的情况下,邻居们劝他俩人到社区领低保,可到社区后,不法人员却要挟迫他们写“法轮功是×教”的字条,否则就不给低保。两人只好离开重病在床的老人,外出打工。

不久老人病重,急需两人回家照顾,可郭锡珍、丁长虹刚回家不久,大渡口区国安支队的华勇、文方火政委、李科、贾思元等就到茄子溪来绑架了。不法人员们完全不顾邻居和围观群众的众声谴责,强行搜走他们外出打工挣来给重病在床的老人看病治疗的钱和书籍等物品,将他们绑架到国保支队后,随之将他们俩关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关了20天,然后又将他们绑架到邪恶的洗脑班。不久家中老人便被气死。

当问及“610”不法人员为什么将给老人治病的钱抢走时,他们声称:“要拿这些钱给你们自己做保释”。

重庆国安“610”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远远不是人们的想象。仅仅重庆铁路分局这一个单位,就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国安“610”活活打死。目前,歌乐山洗脑班、井口洗脑班、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弹子石监狱、永川劳农场等都是他们推行邪恶的“假、恶、斗”黑窝。

国安,本应将维护宪法和法律,维护人民的安居乐业为己任。可近年来,完全蜕化变质,为了江××,带头成立了“610”,反而道其行之,成了祸国殃民的帮凶。

下面看看重庆国安“610”对善良民众干了些什么。

一、国安“610”四处滋事,制造事端

1998年10月前,据统计,重庆市区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就有10多万,还不计区县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当时重庆市区各种不同渠道出版的《转法轮》至少20万册以上,并一抢而空。至99年7.20,又有大批群众认识法轮功。据99年重庆日报的报道称,仅在南坪的一次焚烧法轮功书籍就有几万册。

98年7月,重庆国安就大量的到全市各处扇阴风、点鬼火,以制造事端,试图栽赃陷害法轮功。如:在袁家岗、沙坪坝、大石坝、石桥铺、九宫庙等炼功点,先后出现以外地人员(实际是国安特务)到重庆做生意、出差等方式来学法炼功,可只是偶尔来,来会儿就走。又如:操纵重庆晚报、泸州日报等,歪曲事实,相继刊登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引起当地法轮功学员强烈抗议后,国安竟借此继续造谣:“法轮功冲击国家机关”。(在99年10月渝中区法院,重庆晚报保卫干事作证时,拿出当时的工作记录讲:“法轮功上访秩序良好,没有喧哗,更没有吵闹。由于人多,便安排两人一组前往报社信访接待室。信访两人出来后,才另外放两人进去。”)

98年底,国安特务先后在炼功点上看到将他们这一行为曝光后,便相继从各炼功点离开。99年初,7.20前,国安操作重庆市政府出台“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不能升工资”的打压政策被曝光后,反而企图以破坏国家安全罪栽赃陷害法轮功。

99年年初,国安先后在各个片区的集体学法时拍照、跟踪。有的国安则以学法炼功为借口,要到学员家中借法轮功书籍,可留下的地址都是假的,并一去不复返。

同年3月开始,国安就全面通知全市各城管、炼功点所属单位,干涉法轮功学员的学法、炼功。如在九宫庙炼功点,向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扔空瓶、泼水,在大礼堂炼功点驱赶学员,在朝天门炼功点对学员殴打等,企图挑起事端。

99年6月初,国安“610”曾经拟定了近4000名法轮功学员骨干的黑名单,并在重庆某一监狱的印刷厂大量印制。随后依次对法轮功学员排号、跟踪、监视。

99年7月20日晨,国安秘密将主城区的11位法轮功辅导站的负责人绑架、抄家。随后的几天里,在全市又秘密将100多名法轮功辅导员绑架。

7月21日,几百名国安对在市大礼堂前对上访的三千多名法轮功群众进行殴打,强行抬上车,并收走钱财,由警察非法押送到外地,最远的押到达县后,便将法轮功学员赶下车,不法警察扬长而去。

在市信访办,一群国安将大足县前来上访法轮功学员黎坚等进行殴打,一边打一边高喊“小偷”“流氓”。借此威胁一同前来上访的群众:“我们是耍流氓了!你们又能怎样?”

与此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国安长达几个月的“审讯”后(10几个国安对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停的反复的讯问各种对法轮功栽赃陷害的问题,并几昼夜不让法轮功学员合眼),因调查核实全部都是因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了单位业务骨干、最善良的人,才先后将部分法轮功学员改为监视居住。

99年7月22-25日,为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不法人员竟将七星岗、大溪沟、上清寺路口堵住,以便抓捕前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量国安便衣(很多为中年妇女)在大礼堂门前散布谣言,说什么“大家一起来自焚,来攻击政府”。当一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这些造谣者连一句搪塞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讲。同时还传出来许多与修炼一点边都不沾的假经文。

99年10月,为了继续蒙骗广大人民群众,惟恐其罪恶暴露,国安“610”便操纵重庆日报等媒体,大肆宣传“公开开庭审理顾志毅一案”。可开庭那天,渝中区法院门前到处是便衣、警察。不但不准顾的律师出示证据,连其辩护律师张口的机会都不给,而且还将一名参加旁听的江北法轮功学员绑架。

2000年1月,重庆国安“610”,直接干预邮政部门工作,并将本市向人大寄交的4000多封上访信拦截。随后便操纵上访人的单位、街道、派出所、居委会领导对写上访信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强迫他们无条件写出“不上访”的保证,并非法将几百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拘留和劳教。

“610”为了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妄图阻止迫害法轮功的真象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流传,重庆国安“610”还强迫邮局将便民邮箱拆除,并操纵邮政局安装监控设备对寄信人与信件监控。从此以后,全市所有信件、包裹全部被监控,每年直接导致千万封私人信件流失。

2000年8月18日,国安“610”拿着早在99年7.20前,就已经拟定的全市近4千名重点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到各派出所、街道、居委会要求联合成立“洗脑班”。这次导致全市几千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但国安“610”随后要求各单位将这些被迫离开的法轮功学员找回。许多单位领导惧怕国安“610”没完没了的借“打压法轮功”的名义找单位吃、喝、拿、要、骗,纷纷将法轮功学员以“15天不上班便开除”。国安“610”一看没有油水可捞了,竟威胁单位负责人道:“不把人找回来,你们就没完!你不想当官是唆!”许多单位领导被迫对国安回击:“你们专门搞这个的就找不到,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国安“610”无理了,竟讨好似的责令说:“只要你们将法轮功学员交到公安分局就作数。”

2000年,市国安还专门从国外耗巨资购买静电波探测仪,对全市家庭复印机、印刷机静电波搜寻,妄图破坏法轮功学员讲真象。10月,国安为掩人耳目,趁全国人口普查为名,对全市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同时将普查人口的工作,主要放在登记是否有计算机的家庭上。

二、谋划制造耸人听闻的“法轮功事件”

国安“610”随着江××的疯狂,不断谋划制造耸人听闻的“法轮功事件”,以栽赃陷害法轮功。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2000年上半年,在重庆市国安“610”的带领下,20多个国安开车来到大石坝黄根慧家,用斧头将门强行砸开,一下冲进来一帮国安,其中一人企图将其女儿彭昭君从窗户强行推下,而另一帮人则在楼下有意高喊“法轮功不要跳楼哦!”,企图制造“法轮功跳楼自杀现场”。终因前来制止的群众(近百人)的营救才使其阴谋破灭,这一帮人随后在群众的一片谴责声中,将彭一家三人强行绑架,灰溜溜的逃回贼窝。

2001年3月,江北公安分局一科蔡宝禄、淦世惠将大石坝怀有身孕的彭昭丽抓上车后,恶狠狠的对彭昭丽说:“天安门自焚,有一天你也肯定会疯,肯定要自杀”,并声称:“报纸不久就会登出来”。当彭义正词严的说:“我绝对不会。假如死了,一定是你们打死的”。在此之前,国安“610”已经将彭昭丽母亲和妹妹抓进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

同月,江北公安分局一科科长李影(女,20多岁,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将有身孕的彭昭丽绑架到江北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在众多医生、护士、病人众目睽睽下,恶警李影竟对围观群众造谣讲:“她没有(怀孕)!她骗人!一贯如此”。随后又发狂的吼到:“你没怀。即使有了,也要把他打脱,也要做你劳教三年!”

陪同前往的商社集团保卫处干部只顾摇头:“这人连人话都不会说!”。而恶警李影则在一旁不可一世的哈哈狂笑。

大渡口建设村的何永文,女,60多岁,96年因癌细胞转移,医生宣布只能活一两个月,因炼法轮功不久就全好了,全家人都很高兴也很支持,几年来身体健康如年轻人。可在99年7.20后,在国安“610”的粗暴干预下,不能炼功,致使其再次住进大坪医院。2000年在住院期间,“610”竟厚颜无耻的到医院对她劝说:“你说嘛!你说是炼法轮功炼的嘛,医院可以给你最好的药。我们可以让医院给你报销一切医疗费用。”610不法人员企图制造“法轮功叫人炼功不吃药”的谎言。

三、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99年6月初,国安“610”在全市10多万法轮功修炼者中,拟定近四千骨干的黑名单,并在重庆某一监狱的印刷厂大量印制。随后依次对法轮功学员排号、跟踪、绑架、抄家、敲诈勒索,进而押送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劳教、劳改、精神病院等处迫害,企图阻止对其恶行的曝光,继续蒙骗广大人民群众。

2000年3月全国人大前夕,国安“610”强迫全市各单位、街道、居委会成立洗脑班,直到全国人大开完。从此以后,每到节假日,江、罗集团的恶人蹿到重庆市,国安认为的敏感日前夕,不法人员都要疯狂的以人口普查、户口登记等为借口,大肆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重庆国安多数在晚上趁法轮功学员外出时在路上绑架,导致许多法轮功学员夜间不能出门。特别是被其列为重点的法轮功学员家门外,随时都有便衣或警车跟踪。

由于惧怕群众的谴责,国安“610”一般选择在晚上或凌晨之前撬门而入。待绑架到洗脑班后,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迫害。当法轮功学员家属一听人要被迫害死了,就去找他们要人,不法人员们却借此机会向其家属敲诈勒索,要求拿钱取人,并恐吓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不交钱,等待的就是劳教、劳改,让他(她)到监狱等死去吧!上告,谁敢接啊?”

许多国安“610”恶徒借此趁火打劫,找外快。用他们的话讲:“法轮功的钱最好找,上告也没有人受理”。随着不法人员们的罪恶行径的曝光,这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行为花样也在不断翻新。象在99年7月下旬,大渡口区国安将正盘腿打坐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原样(盘着腿)抬去洗脑;2004年上半年,江北区区国安,将户外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亢宏绑架,二话没说,就被判刑12年;……如此花样百出的绑架迫害比比皆是。

2004年,潼南县国安“610”,在光天化日之下,将3岁幼儿张缘圆从幼儿园绑架到政保大队,企图对她修炼法轮功的父母进行敲诈勒索,至今仍未将小孩归还。

2004年7月,重庆举办“招商会”,万州国安“610”害怕法轮功学员出去讲真象,竟将该城区20多名法轮功学员挨家用万能钥匙将其家门打开,将其劫持到万洲国班路一招待所强制洗脑。8月,在重庆市国安“610”由于害怕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去四川省广安市讲真象,便借搜查“大案要案”之名,先后绑架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其它各区县也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

四、愚弄民众犯罪,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

99年7.20后,国安“610”、派出所社会综合办公室就直接操纵各单位、街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的转化洗脑,纷纷成立了“610小组”。先是诱导法轮功学员不要相信师父和大法,紧接着就显露出他们的邪恶本质:不放弃法轮功,一切都被强制非法剥夺,连死囚都不如。不法人员强制执行“三不”政策,即“不上访,不串联、不炼功”。随着他们“逼良为娼”的邪恶行径被曝光,为了掩盖和继续欺骗,竟使出“杀人灭口”的手段。

2001年12月,在市国安“610”的直接操纵下,全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升级。在“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各洗脑班,劳教所、劳改所所谓“教育转化大队”相继成立,各种邪恶歪论和暴行在这些秘密之地泛滥成灾。各派出所大肆挥霍人民的血汗钱,勾结其辖区的吸毒人员,宣称每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给600元以上奖励。而劳教所、监狱、劳改场的犯罪分子每逼迫法轮功学员一份“三书”就可得到三天至三个月的减刑,或者被重庆市奖励。劳教所、监狱、劳改场每交一分“三书”,恶警就可得到1000元以上奖励;如有法轮功学员在被强迫洗脑后,申明作废或收回“三书”,扣恶警300元工资。这些奖惩手段致使不法人员为了私利更加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同时,国安“610”以超越一切的行政手段强迫各特权机构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除了举办“×教展”“×教座谈会”等方式强迫灌输他们的邪恶造谣外,还将各“610”的“三光政策(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裁断)”的执行情况,以一项政治能力作为考核其升职和政绩的首要条件。因此各种杀人、乱说、乱整等“假、恶、斗”比赛就在这些封闭式“帮教”集中营中一浪高一浪。

重庆市国安“610”,为了煽动全市人民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99年7.20后,还成立了他们所谓的“法轮功转化基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沙区井口洗脑班;歌乐山洗脑班等,毫无顾忌的利用心狠毒辣的犯罪分子、社会闲杂人员和恶警,疯狂迫法轮功学员,并称这些不法人员们为“国家打击法轮功的精英”。

大渡口区翠园路法轮功学员钟志玲,96年癌细胞扩散,因修炼法轮功不久癌细胞就没有了。99年后,由于坚持修炼,大渡口国安“610”在不断抄家、骚扰无果后,竟怂恿她丈夫与她离婚。这种妄图利用家庭矛盾、夫妻离婚等邪恶“帮教”手段,阻止人们对“真、善、忍”信仰,几乎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

2000年,大坪石油路派出所社会综合办公室的恶警,跑到重庆医科大学监督对法轮功学员屠进的邪恶洗脑时讲:“你不转化,我就叫你们单位开除你。现在全市就剩下1700多名骨干了,你还这么死脑筋。”过后不久在国安的威胁下,单位不得不将他开除。当有人劝告该恶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要讲道德”时,该恶警竟反问:“道德值几个钱?”

2001年7月,在西山坪劳教所,原七大队陈姓教导员公然对法轮功学员宣称:“他们(指吸毒劳教)才是敢死队,他们的智力优秀才犯罪嘛!只是不小心栽水了!国家打仗就曾经启用过他们。”恶警李其伟也称:“罗干打压你们法轮功就升官了,哪里有‘恶有恶报’啊!”2002年1月,恶警李宗权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讲:“我们不这样整,你们在家的朋友,嘿嘿!不是更要出来讲真象吗?我们就是要把你们整得他们一听就要害怕,你们又能怎么样?”并说:“送给你们法轮功学员一句话,叫作“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意思是活着进来,死了抬出去),这就是政策”。

除了疯狂、下流、残暴等各种方式迫害外,为了显示他们阴险邪恶的本领,还强迫向法轮功学员灌输一些的邪恶理论,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重庆政法委编写的所谓“科学与伪科学”丛书。该书直接宣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邪恶理论。

2002年一月,邪恶的警察黄××对法轮功学员洋洋得意的称:“共产党就是这样起家的,800万国军就是这样打垮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反对“真、善、忍”,这是我们国家证实了的真理”等等。

这样一个无法无天的黑窝,在重庆市国安“610” 的直接操纵下,为煽动其它单位和个人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竟将最坏、最恶毒的恶警刘华、肖兴铭被评为“司法部先进个人”,该黑窝竟被评为“司法部文明管理示范单位”,并赋予“重庆市中小学生普法教育基地”。

国安“610”,不仅疯狂强迫对法轮功学员灌输他们的邪恶思想,而且对中小学生也不放过。如:2001年至2003年期间,不断的指使北碚区、沙坪坝区等中小学生教师,带领学生前去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参观学习“先进的打击法轮功”的方法,强迫向中小学生灌输谎言和仇恨。

重庆国安“610”,分布到各公安分局一科,各派出所治保室,这个祸国殃民的黑手。这个黑社会机构,强迫不让全市3千多万民众相信“真、善、忍”的精神。5年来,对全市10多万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据初步统计直接绑架迫害30多人死亡,1000人以上因不准修炼法轮功而导致身患重病死亡,1000多人身体严重伤残(仅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2000以上家庭流离失所,3000以上家庭破散,仅拟定的近4千名骨干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2亿以上,耗费的国家财政不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