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讲清真象方法的一些交流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真象光盘、小册子、传单等都是讲真象的有效形式,我们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挽救众生。这就好比救落水的世人,我们自身潜水、游泳技术要过关,而且还要有“救生船”,这个“救生船”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讲清真象”。如果我们躲在家里不去讲、受到各种干扰不敢讲、或者被邪恶非法囚禁起来不能讲,世人就找不到“救生船”,也就难以获救。同理,如果我们讲不清、讲不好、讲高了,世人接受不了,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开的这只“救生船”世人不愿意上去或上不去,或世人不认为这是“救生船”。

通过口讲针对性较强,在讲的过程中可以根据对方的疑点有地放矢;光盘的视觉效果较好;小册子内容较全面;传单成本低。面对面讲真象时,可以先递给对方一张卡片,在明慧网上有许多真象卡片等,可以下载,对方一看就会提问题,这样就容易切入主题。发放光盘时最好是送给上小学的儿童,问他家里有没有电脑或VCD,如果有就送给他,嘱咐他让父母好好看一下。发放小册子和传单时要用自封袋(价格每个约2分钱)装起来,既防雨,又不会弄脏,显得珍贵。在城市居民楼道里发时,最好放置在已经不用的报箱的上方,每次每个楼门放一两份,上下楼的人一眼就会看到。

讲真象也没有固定的模式,要考虑世人的接受能力。比如,贴不干胶时,在什么场所贴,什么时候贴都很重要,如果掌握不好,效果可能是反的。比如,贴在公共场所可以,贴在住户的门上、报箱上就不好。同样是公共场所,贴在县城或许行,但贴在大城市就要慎重。即使是在县城贴,正赶上全民动员搞卫生,清理街道小广告期间也不能贴。有些同修不分场合,贴在公园里的凳子上,会引起一些游人反感。我总觉得小的不干胶标语说理性不强,讲不清真象。

挂横幅的效果与横幅上的字的内容有关。如果上面写的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其作用不能低估,能引起世人对法轮大法的广泛关注,世人在传递这一消息时可以针对此话题進行交流。在县乡一带的公路旁写标语最好不要占用路旁的公共资源(如石墙、砖墙等),将字写在纸上粘贴在车辆减速行驶的地方较好。2001年“五一”我去青岛旅游,景点内的沿途的石头上用白色涂料将上面的字覆盖了,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字样,那个时候这样做我觉得非常好。

发放真象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不能带着人心去做事。有一天晚上,同修给了我一些A4幅面的不干胶贴,我打算在回家的路上贴出去。因为我是做资料编辑的,同修动了常人心,说:“你不要贴了,我俩出去贴时一人作掩护,一人动手贴”。同修心里是想:做资料的人手少,担心我被抓。这一念隐含了许多执著。其实,做资料和发资料都是大法工作,同等重要,都不应该被抓。单人发和几个人一起发一样是安全的,有人做掩护不是安全的保证。我带着不干胶贴上路了,我想:如果贴在马路边上,天黑了,行人看不见,次日早晨就会被打扫卫生的人撕掉,我打算到几个菜市场去,到了一家菜市场,栅栏门上了锁,发现门柱的两边有空白位置,可对面有一排店面,我当时有点怕心,没有贴好就匆匆的走了。走出去一里路后,我心里有点不踏实,决定返回去看看,结果发现字朝下,贴反了,重新贴正后我才离开。接着我又去了另外的两个菜市场,都贴好了。

有些我接触的同修,有的只口讲,不敢发;有的只发,不愿意当面讲。讲也行、发也行,但不能有执著。强调口讲的人有不好的一念:发资料一旦被抓就有了“证据”,认为口讲更安全。重视发资料的同修认为自己讲不好,而且靠口讲效率低。“讲不好”这一念就人为的限制了自己的能力。我们的思想很纯净时,讲出话的力量就非常大,我发现世人对法轮大法的误解还是那几个问题:“天安门自焚”、“杀人”、“和政府作对”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心里得明白,用自己的话讲出来,话不在多,效果会很好。

以上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