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民因发真象材料被折磨致昏迷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我叫董家和,现年44岁,男、汉族。家住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潭溪河村下营组。

我没修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膀胱炎、腰肌疼痛、四肢麻木。经会理县多家医院检查,医治无效。后经亲人帮助,于98年3月得到一本《转法轮》,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看完。99年元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完全净化,以上几种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松。李洪志老师的这本书真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宝书。因此决定修炼下去,在这段时间心中感到很高兴。

哪知99年7月20日下年2点看到中央电视台取缔法轮功的新闻。我心中有点怀疑:法轮功讲真善忍,为什么要取缔?是不是搞错了?我还是继续炼,有时间就看书。直到2000年1月有一天,突然当地恶警杨绍亮带了5个人到我家中把家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抢走收录机两台、炼功坐垫一个。前前后后共骚扰我家六、七次均未出示任何证件。他们私闯民宅抢走物品,违反国家《宪法》和《刑法》第37条、38条、39条、40条。

在非法镇压法轮功五年以来,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权利被非法剥夺,随便被非法搜身、非法拘留、非法逮捕、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被肆意侮辱、诽谤和诬告,住宅被肆意非法侵入和搜查、信件被非法拆开和扣压、电话被非法监听。可以说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2001年8月我因散发真象资料被恶警跟踪,被迫流离失所到攀枝花市。2002年10月3日晚我和几位同修正在学法、炼功,突然闯進几个恶警把我们抓到了攀枝花市东区派出所,经查问后又被送到拘留所关了一夜,第二天下午2点,来了几个恶警没说什么就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当时我想:我又没有犯罪鉴什么拘留证?恶警见我不签就用强暴手段拳打脚踢,当场把我的门牙打掉了,满口是血,打得我头昏眼花、难受极了。恶警说:“不签!我要打到你签为止。”后来我在上面写上大法弟子。下午6点左右我被非法送進攀枝花市看守所,身上的176元钱被搜走,至今还有150元未退还给我。

第三天下午,610恶警用一个黑口袋把我的头蒙上把我押到一个秘密地点進行刑讯逼供:用绳子把我的手反背绑吊在铁窗上、脚尖贴地一小点,我被拳打脚踢3—4个小时,在我要休克时又用竹棍打我脸部直至昏迷不醒才把我放下地来,又往我嘴里灌水,过了约2小时见我醒来后,第二批恶警又开始对我進行迫害:他们用手铐把我的手铐上吊在门的附窗上進行毒打直到天亮,我被打昏、休克过去,后来我只知道自己躺在水泥地上,头部被泼了很多冷水,后来慢慢醒了。下午恶警又来对我進行刑讯逼供,他们说:“你不说,就把你弄死”,我说:“我来这里才三天,我根本没干什么坏事,你们抓我时我在看书,其他的不知道。”恶警又骂:“你X的就是来做资料的。”之后我又被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折磨30多天。后又被送回会理县拘留所進行迫害,当天下午监管人员熊志强叫我配合他们,我不配合,就用三角皮带毒打我,由三个人轮流着打,打得我遍身青肿,后用手铐铐吊在树上二个多小时。我对熊志强说:“你要多了解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我不听,法轮功是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的”。这时马管教叫犯人李付军把我拉進了三号监室。

第二天熊志强见到我遍身青肿,叫我去医院治疗,当时我说不用了。第二天卢建荣来问我:“哪些还在炼?”我说:“全世界都有人在炼!”卢又说:“你们修真善忍全都是好人,那我们全都是坏人了?”接下来王子发又对我刑讯逼供,罚我面壁、站天字桩、蹲马步。后来经国安大队杨绍亮一伙秘密决定把我送進了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期间,民管会主任唐波叫我写“三书”,我说写不起,一个包夹罗巧提笔给写了。包夹周明和另一包夹把我的手拉去盖了手印。就这样说我被“转化了”,当时我还没有认识到什么叫转化。范管教来问我:“你什么时间被抓的?”我说:“2002年10月3日被抓,2004年5月5日解教。”管教又问:“当时取保没有?”我说:“没有。”过了一段时间我悟到:盖了手印都是违背大法要求的,给大法抹黑,是自己的污点。之后在2003年年底总结,我在总结上写道:善良的人们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真理永存!在思想汇报上我写了严正声明。当时包夹组长王彪就把印泥拿掉,不准我盖手印。后来把我的教期改为:4月2日入所,10月1日解教,后来我去找中队干部何××,他说:“这是你们当地搞错了,我们查过当地来的档案。你回去了自己去找。”就这样又被他们多关了两个多月。

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绵阳新华劳教所期间包夹给我写的所谓的“三书”和强制我盖的手印一律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