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面对岳阳市楼区政保科迫害的时候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湖南省岳阳市楼区政保科跟踪了我一个多月,可能有几十人围着我打转,因为他们是轮班的,每天都是新人,还不让我发现。我悟到是师父的呵护,只要他们跟踪,我就发现了,不管是新人还是跟了几天的,都能看出来。我就把他们带到大街小巷打转,上午一趟,下午一转。把他们也跑累了,后来他们不动了,就在我家生活区的大门口坐着了。他们还在我家生活区前的一个旅社里租了房子,二十四小时用摄像机、望远镜监视我,我周围的邻居都在议论纷纷。他们的行为给老百姓带来了许多不安与恐慌。经过一个多月的二十四小时监控也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就把我绑架了。

4月26日上午,我去菜场买菜的路上,国安的人突然把我带進小车,带到一个小型宾馆,進门就开始审问,我说:“请把你们的姓名报上。”有一个跟踪我的恶警说:“告诉你姓名好让你上明慧网?”我说:“上明慧网是为你们好,有什么错。”李勇辉、唐建明说:“我就是被你们上了恶人榜的。”李勇辉说了审讯的规定:执法人员不准打人、骂人,打了人你可告状。接着问了一些人的名字,我说不认识,问我做了什么事,我说什么事也没做。“那些横幅是谁做的?”我说:“不知道。”他说:“你不要一问三不知,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就不会抓你,你要想清楚。”

他说话时,我就发正念,不听他说,不相信他说的话,都是挑拨是非。我就是正念对待。轮到唐建民的班了,看我什么都没有说,就发脾气,举拳就打,打了我几巴掌,把我的嘴打肿了,牙齿打出了血。我就想起《正念制止行恶》中的“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

就这样我被他们折磨了两天一晚,他们不准我睡觉,不准坐,还是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只好将我送到看守所。在送看守所的时候唐建民说:“我对你提个要求,请你不要把我上明慧网。”其实上不上明慧网的恶人录不是我说了算的,而是每个人自己的言行而决定的。

在看守所,李勇辉提审了我两次,最后一次他说:“你赌咒说你没有参与过这些事。”我说:“我们修炼人是不会赌咒的。我说给你听的就是真话,不该说给你听的那就不会说。我们都是在做好人,做好事。我们做的事都在行善积德,不象你们栽赃、陷害,什么杀人放火都是栽赃到我们的头上,我们说句真话,说句‘法轮大法好’你们就抓我们坐牢、非法判刑,我们是受迫害的。我们才是真正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说:“你们有杀人的。”我说:“你李勇辉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了,有谁是杀人、放火被你们送進牢房的。”他说:“我今天是执法,要不我就会骂你。”我说:“这就是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你们开口就骂,动手就打,我们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我又说:“法轮大法好。”一直到他不说话为止,最后他说你还有什么要求,我说:“有,赶快放我回家,你们超期羁押了。”我看他又拿笔记本写了什么,过了几天我真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