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找出不足、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97年初,我有缘读了《转法轮》,从而使我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有所认识,前途不再渺茫,自觉有无量心境,生活、工作无不精力充沛,真是受益匪浅。

99年7月20日,江××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亿万大法学员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炼功人只是想做个好人,锻炼身体。不贪、不腐、不嫖、不赌、不抽烟喝酒,不参与政治,怎会与邪字沾边呢?我辗转一段时间,内心忐忑不安,作为一名大法学员理所当然地为大法正名,如实向上级反映情况,年底我踏上了北上的征程,在天安门广场问路时被非法抓捕,拘留15天,所有钱被搜刮一空。

回到湘潭市,岳塘双马镇反而还逼我付2700元路费(含1100元伙食费)我在驻北京办事处一共只吃五餐饭,哪要那么多。当时我也没钱,镇政府也是有备而来,几十人,党委副书记黄李桂秋、武装部长谭银福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齐声吆喝搬冰箱,我公公去拦,他们连忙上来几个大汉将其使劲拖开,公公当时已脸色惨白,这冰箱是我家做生意的唯一,没有它生意就做不成了。另外大部分人去搬谷上汽车,周围围观的群众就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一人犯法一人承担,哪有断别人的烟火食的,比过去国民党还不如。其中有的政府人员听了也就站一边不搬了,谭银福连吼“搬”,可没人再搬,有的丢在堂屋,有的丢在坪里,但已有一大麻袋谷和冰箱上了车,他们就在群众的指责下边走边说:“如不付钱,还来搬。一个礼拜的时间,没钱就拍卖。”这一家上有老,下有小怎么办?同修们鼓励我:有师父在,有法在不怕。

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反映基层政府人员不公正对待,2000年6月我又走上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展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至天安门派出所,转石景山体育场,一同被抓的大法学员有5大公共汽车都装满了。

一路上我们都齐声背诵《论语》、《洪吟》和经文,在石景山的水泥坪上坐了二天一晚,经41度高温烤,没合眼又转到平谷县看守所至9点多,饱受几个钟点头4个大汉毒打,被打的眼肿嘴歪,体无完肤;转湘潭双马镇派出所,警员文辉又拳脚相加,再次行政拘留15天,刑拘30天。丈夫接我回家后,家中已空空如洗(风扇、洗衣机、录音机、电视机、缝纫机、三线机、三轮车全被抢去双马镇)如此情景,心中自语:为了大法,无论邪恶怎么猖狂迫害,大法比任何什么都重要,别想让我放弃。通过2次進北京上访,我虽未到信访办直接讲真象,也做到了向世人讲了句实话,大法好。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教导下,我一点也不气馁。镇政府多次来家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我于2001年初在长沙望城县与同修说话时被捕,至望城派出所审讯时鞋袜全被脱掉,光着脚又冷又饿,拳打脚踢,单手吊铐门框上。再背宝剑式将中间铐提起在地上打转,铁鸡毛掸柄打手指、耳,眼、鼻、牙,手铐掐進肉内,两手隆起似馒头,鼻青眼肿,2800元钱被搜刮一空,凌晨進入长沙岳麓看守所,晚上非法传讯:拳打脚踢、开水淋、风扇吹、冷水淋,再风扇吹(气温零度以下),全身湿透。

第二天我又是被一顿毒打,烟头烫额头。此时邪恶之徒也在一同审与我一起被捕的同修,揪心的惨叫声传遍整个看守所。我心想,不管怎么整,只要放下生死,有师父在,有法在,不怕,我决不向邪恶吐出半个字,我承受力还行,师父,我愿意为同修受苦。惨叫声停了,邪恶恶狠狠的说:你不说也得说,看我怎么整你。他们狰狞着的面孔向我走来,打着打火机,火苗二寸多高烧我右脸和下颚,只听得哧哧地响,焦臭浓烟将整脸熏黑,最后撬不出半字后将我关入号内。同修们见状,关切询问。在危难之时我心里在喊师父,也不觉怎么难受。转长沙三看守所关了18天,我被铐带到长沙市黄兴路公安局,请求上厕所,他们硬是憋了我四、五个钟头,真是邪恶。晚上转到湘潭岳塘双马镇派出所,岳塘公安局马湘军、谢伟又审我,将我吊在窗栏上拳打脚踢,头发揪下一大把,耳朵被揪得红肿。这样吊了我三天三晚,关小号没吃没喝,又冷又饿,转到湘潭看守所,因创造炼功环境与长期羁押绝食9天(每星期三接见日不但不许法轮功接见,还不许其他犯人接见),从3月24日至6月14日,送我到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最使我难受的是白马垅劳教所。我在邪恶的威逼迫害下是那样地坚信大法,万没想到白马垅以伪善的一面:谎言引诱,全封闭式地一言堂地宣传,加之自己正念不足而走向了邪悟,给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是次非常惨痛的教训。由于我提前释放,刚到家,同修们就马上送来了经文,师父讲法书。手捧大法,真是无颜愧对恩师的慈悲教诲,愧对同修们的帮助。

师父说:“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个大圆满,对其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得不好的回去后,其宇宙是残缺不全的。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他们表面的一切,是带不回去了,由于他没修好、没做好,那些巨大而又众多的生命都不行了。因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表面与大法弟子的本质是被旧势力隔开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恶生命操纵带动着干了一些坏事,是因为有执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会把大法弟子的本质提出去。……再忙也要学法。”(《北美巡回讲法》)

找出错误反省自己,我虽放下了生死,但承认了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迫害的存在,也认为只要走出来去证实法,就会有魔难,正念不出致使邪恶钻空子。正如师父告诉我们的,“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

静心学法,我会在实践中去弥补过失,真正去实修。目前我认真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