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王萍被劳教所迫害成“骷髅头” 释放后再被绑架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我母亲王萍,湖南省岳阳县人,家住荣家湾二致富街。母亲在未修炼法轮大法前疾病缠身,在当地是有名的重病号,最致命的疾病是“颈椎病”,才40多岁的人看上去就象个驼背老太婆,背朝天,脸朝地,到后来整天疼得叫声附近的几条街都听得到。为了给她治病,家里的钱已用光了,最后准备将家里唯一的几间房子卖掉。母亲看到自己的病将一个幸福的家折腾成了这个样子,自己的病又愈来愈重,为了不给亲人再添麻烦,几次拿刀自杀,由于全身无力,都未成功。

1998年年底,正在母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经好心人介绍学了法轮大法,母亲第一天去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时,当时的炼功点以为她是一个重病号的老太婆,不让她入场。因为《转法轮》中讲到:“重病号我们是不收的”。但由于我母亲硬闯入内要听师父讲法,负责人也只好由她。在听完一堂课,一个半小时里,她疼得几次出外走动,最后为了不干扰其他人听课,自己就咬着牙硬坐着不动,当时嘴唇都被牙齿咬破了。听着、听着,母亲竟慢慢的睡着了,直到师父讲完一堂课,人家都走了,她才醒来。

醒来后老师讲的,母亲全记得,回家途中又在功友那里苦撑着学了半个小时动作。回家后当晚竟睡了一觉,这是八天来她第一晚安稳的睡觉。当晚她梦见几个穿白衣服的人给她治病,推拿,踩背,还听到背部轧轧声响,第二天她醒来时发现驼着的背竟然直起来了。母亲当时真是既惊讶又高兴,看到自己才参加李老师的第一堂课,学了半个小时动作,总共才2个小时,竟然神奇般的将自己久治不愈的颈椎病治好了,她看到这功这么厉害,当时就将未吃完的药全部丢掉,从此停止服药。当母亲听完李老师的九堂课,慢慢的学会了五套功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身的疾病竟奇迹般的全都消失。

就这样,我母亲一个在“鬼门关”打了几转的人,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时间,就疾病全消,她怎么不感谢李老师,不感谢“法轮大法”呢?这种感激不是用语言能够形容出来的!

然而,由于江××政治流氓集团用极尽邪恶、流氓的手段镇压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母亲是从大法那里亲身受益的人,看到师尊被邪恶的谎言污蔑,大法与大法弟子被邪恶的迫害,她本就刚烈的性格,更是义愤填膺。为了揭穿邪恶的谎言,她在家门前向街邻及过往行人讲清真象,讲出法轮大法的好处,揭穿邪恶的谎言。然而被小人告密,于2000年2月份在家做事时,被国安非法强行拖走,并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4月,我母亲和当地几个功友在外炼功,又被国安强行拖走,并非法拘留15天,家里被勒索了2000元才释放。同年12月,我母亲又因所谓的资料来源,被国安从家里强行拖走,未经任何手续,未通知家人,非法将她送往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二年,在劳教所我母亲为抵制迫害而被劳教所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为抵制迫害,我母亲绝食89天,整个人被折磨得仅剩一副皮包骨,奄奄一息。

白马垅劳教所已折磨死了好几个大法弟子,怕再死人,才通知我家人赶快开一辆大点的车来接人。家里人以为我母亲死了,于是租了一辆中巴去接我母亲,同时街邻右舍都摆好鞭炮纸钱准备迎接我母亲的“尸体”,没想到我母亲还有一口气在。活生生的一个人竟然被迫害成了一个小孩子见了吓得哭的“骷髅头”。亲戚朋友来探望时都将小孩放在外面,不敢让小孩进来,怕我母亲痛苦样子吓坏了小孩。

由于我耳有些聋,身体又不好,不会做生意,加上我母亲长期遭受迫害,抄家、罚款、家里早已空空如也。母亲回来后每天只能喝上二顿稀饭,到菜市场买些发黄的菜子,母亲跟我讲,我真想吃上一顿干饭,吃上一碗青菜,我听后心里真不知是什么味儿。后来,亲朋戚友听说后,送的送米,送的送菜,生活才过得好一点。

就这样,母亲在家里竟慢慢的、神奇般恢复了健康。就在我母亲能下地时,国庆节,中央开什么会,国安又从家中强行将我母亲非法拖走,非法拘留15天才释放。2003年3月份,我母亲在长沙送大法真象资料被绑架,非法关在县看守所。由于我母亲绝食抗议,于15天后才释放。2003年农历7月中旬,我母亲回老家给已故多年的亲人烧纸,由于当地发现大法真象资料,被国安非法将她强行送回,并以当地有大法真象资料为名,将她非法关押15天,我母亲绝食抗议才被释放。

由于我母亲长期遭受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浮肿,行动艰难。在中秋前一星期,我母亲在沙发上睡觉,被国安从沙发上强行将其抬走,并非法拘押20多天,并说这次非把她判了不可,我母亲绝食抗议。绝食期间我母亲被折磨得身体人不像人,浑身是血,经检查发现有严重肝炎,血压高才被放回。

我母亲回家后在至2004年5月前,国安多次到我家骚扰,并多次送来传票。2004年5月10日中午,我母亲在家中做事,被一伙人强行从家中将她抬走(由于当时我母亲坚决抵制,家中的楼顶被恶警踩得稀烂)。我当时想上前拖住我母亲,却被它们中的几个人将我拦住,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将我母亲抬上车拖走。

第二天,我去国安局要人,国安局说他们没管,找法院去,法院说要找看守所,看守所又说没有,它们推来推去。结果到现在四个月时间过去了,它们没有告诉我我母亲身在何处,我母亲现在到底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我写出我母亲的经历的目地,是希望能告诉天下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同时希望天下善良的人们,能够帮助我找到我母亲、营救我母亲,让她早日脱离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