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提高 坚持发正念 环境发生巨变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我县经济文化非常落后,所以直到97年才有人得大法。到98年秋冬才有了修炼的初步认识,但紧接着99年7.20的迫害发生了,全国处于恐怖之中,我们也被迫停止集体学法炼功。

大法弟子于2000年春天集体到北京上访,结果招来了全县大逮捕,拘留所、看守所人满,恶警又租用了部分宾馆,有的大法弟子被羁押在外县。未被抓者,一律被非法关進洗脑班,不准回家,不准家人探视。有的大法弟子被羁押长达3个多月,全县一次性罚款数十万元。

2001年夏,恶警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新一轮更加残酷的迫害,全县大搜捕,凡是有一点所谓“证据”,立即收监,一位大法弟子因孩子在墙上写下“真、善、忍”三字,即被绑架,判劳教二年。拘留所、看守所人满。在江贼集团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恶警对羁押的大法弟子实施酷刑,皮鞭、电棍、手铐、脚镣、悬吊等各种酷刑全用上,有的大法弟子当场休克,被凉水激活。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0多人被非法劳教,上报材料不批者,再组织材料上报,有的竟达四次,不批劳教不罢休。多次被高额罚款,有的一次性达8000元以上。有的被非法羁押5个多月。

以后道路更加艰难,无缘无故就被抄家,一年竟达4~5次,后来发展到直接绑架,一次恶警绑架一个大法弟子的借口竟是:“外地有活动”。再就是这样的借口也不要了。就是你跟我走一趟,你如果觉得自己有冤屈,“那就到美国请律师去。”

2004年1月,有三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位非法被判劳教;三月有两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位被非法判劳教;四月有两位大法弟子被绑架。面对这种现实,为了营救同修,有功友提出要到广场集体发正念,经过切磋,认为可行,每星期两次,一次是在广场,一次是去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

开始人不多,但不几天,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被释放。这时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材料也开始发放,一功友直接发到公安局几个办公室,这时公安局热闹了,政保科长成了全体人员的谈资,成了谴责的对象,政保科、610的嚣张气焰几天之内蔫了下去。这下鼓舞了大法弟子的士气,在广场先发正念半小时,然后切磋,无拘无束,好像又回到了7.20之前。为了更好的开创环境,除了清除行恶人员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外,还要清除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念,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

经过半年多的集体发正念,我县讲真象形势发生突变。县委副书记(分管政法)调走,公安局长调走,县610办公室主任辞职不干,政保科长、610办公室主任走在街上不敢和大法弟子碰面。

一次,政保科长被大法弟子喊住,客气的让座、递水,然后大法弟子就历数他几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引起路人驻足,纷纷谴责:“这是土匪才干的事”。在世人的谴责下政保科长无话可说,临走时说:“等大法平了反,我马上通知你们。”

现在大家都感到“正念法力捣妖穴”(《洪吟(二)》)的威力,初步形成了一个整体。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开创的”(《精進要旨》)。我县之所以从恐怖迫害的环境走到今天,很大程度来自集体发正念,清除当地另外空间的邪恶。当然,我们也清醒的认识到,邪恶还在,它们不甘心灭亡。从而转入别的方式继续迫害,各种干扰不断。这说明另外空间的邪恶仍然还很猖獗,除恶还需加强。

看到明慧文章中仍有部分地区大法弟子在遭受迫害、被非法绑架。所以写出这篇文章,以抛砖引玉。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