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姨夫均被害死 孤儿王天行由姨母抚养(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孤儿:王天行(音),男孩,2周岁,现由姨妈冯晓梅收养。由于父母长期遭受迫害,没有所谓“合法身份”,所以王天行至今没能登记户口。
现详细住址:石家庄市槐北路农邮楼南楼东门304,邮编:050000,电话:0311-5811851,6730639
妈妈:冯晓敏,2004年6月1日被迫害致死;
爸爸:王晓峰,从2001年6月被迫流离失所。

具体情况如下:


母亲冯晓敏已于2004年6月1日被迫害致死

其母:冯晓敏,生于1970年,去世时34周岁。冯晓敏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所大学,毕业分配到石家庄市国棉六厂。由于家里没有能力托关系,因此冯晓敏被安排在车间当工人。冯晓敏和姐姐姐夫同住,她从小就很依赖姐姐,正好可以互相照顾。身材瘦小的她力气不足,根本顶不住岗,常遭别人白眼,她心情常常郁闷、不平,甚至一个人默默流泪,身体开始不适。看到姐姐、姐夫修炼法轮功后,一家人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工作顺利。她抱着试试的想法,大约在1996年也开始看书。随着不断学法炼功,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遇事向内找,善待别人,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作个好人,更好的人。从此精神振作、身体状况也得到改善,心情轻松,工作也努力。以后又结识了大法学员王晓峰,两个人相爱结婚,共同孝敬老人,互相帮助,一家人美满和睦。两家老人对他们也非常满意。两个人每天早上一起去炼功点炼功,然后精神饱满的去上班,晚上一起看书学法,针对自己的不足改正缺点,纯净自己,气氛和谐、静谧。周末回老家陪伴老人,或约姐姐一家出游,一直生活的轻松愉快,无忧无虑。

1999年7-20凌晨的大搜捕,抓走了冯晓敏的姐姐姐夫,家中只剩姐姐不到十岁的儿子王博如,冯晓敏看着破碎的家,只好辞去工作,带上博如到处反映情况寻找姐姐姐夫下落。辗转市政府信访办、省政府信访办,最后被告知国务院信访办才有权力解决问题。于是带上博如又往北京赶,路上到处是防暴警察围追堵截。不敢走大路就从玉米地中穿过,脚磨出泡了,衣服也脏了,又饿又累又怕,好歹到了北京,“便衣”又是到处抓人,博如也走散了。冯晓敏随很多大法弟子来到天安门广场,那里有数千的大法弟子席地而座,齐声背诵《论语》、《真修》等经文,四周围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突然武警开始拉拽学员上车,大法弟子手挽手坚决抵制,武警开始用暴力打学员,大家齐声背诵“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场面壮观、悲壮。有一些武警被感动,住手了。冯晓敏被一个凶恶的老警察打了一脖拐后,又被摔上大轿子车送回石家庄。从此就再也没有往日的平静、幸福日子了。派出所上门逼着交书,办事处上门逼着写不炼功保证,居委会上门回访监视。亲朋好友害怕不停劝说,博如需要抚养。在这种种压力下,冯晓敏以顽强的意志闯了过来。终于姐姐姐夫在被关押审讯两个多月后回家了。可是每天仍然是提心吊胆,街口常有人监视,出入也常有人跟踪。

大约是2000年12月底,姐夫突然被从家中绑架走,姐姐不敢回家,两人又都下落不明。生活的重担再一次压给冯晓敏。她一边接送博如上学,一边到处打听姐姐姐夫下落。又着急又上火,又害怕警察再来抄家。一个多月后姐姐被折磨得已经奄奄一息,被公安送回家,见到的人都说必死无疑。她细心照料姐姐,正念坚定。同时她自学法律知识,打电话、写材料或当面到公安各相关部门揭露、投诉那些非法之徒,正告他们如果姐姐有什么不测,他们必须负全部责任,并强烈要求释放姐夫。在她的种种努力下,果然姐姐一周后基本恢复,警察也没再来抓姐姐。这在当时那种严酷环境下,冯晓敏的正念正行对邪恶确实起到了震慑作用,也为后来她姐姐能住在家里打下了基础(当时很多学员被逼流离失所)。

2001年5月,冯晓敏约好和一个学员去爬山,随身带“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石家庄市东华路派出所巡逻警察抓走,从此失踪近40天。期间被东华路派出所史指导员和恶警方志勇用刑逼供,致使冯晓敏几次休克急救,邪恶的史指导员指使方志勇撕下病历本中病危医嘱,强行将冯晓敏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的警察指使犯人煽冯晓敏几十个嘴巴,使她脸变形,眼前发黑,险些晕过去。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绝水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几次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不收了,劳教所也不收了,东华路派出所仍不放人,还想勒索5000元,在她们姐妹坚决抵制下未得逞。冯晓敏终于回到姐姐家,但她常发烧,身体虚弱。当时邪恶非常猖狂,将一些绝食绝水闯出的学员又绑架到洗脑班,甚至是直接送劳教所长期迫害。

鉴于当时情况,冯晓敏为了避免被进一步迫害,在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就和姐姐告别,和丈夫一起过流离失所的艰苦生活,为避免牵连亲人,很少和家人联络。在这期间她严格要求自己,身体很快恢复。学法修心、炼功、讲真象、发正念、揭露邪恶也都做的很好。大约在2002年9月,她生了宝宝,日子更加艰难。

在流离失所期间,邪恶之徒从未停止过迫害他们,经常骚扰其姐冯晓梅。市610的恶警有一个阶段秘密调查了近两个月。后来市610又指示裕华分局和裕强派出所到处找他们,曾骚扰其爱人的老家。对他们夫妇来说环境一直很严酷,警察常以查户口为名,到处绑架流离失所的学员。听说裕华分局主管局长李军也威逼利诱姐姐找到他们夫妇,所以他们夫妻不敢请家人帮忙照料孩子。而他们夫妻根本不知如何照料这幼小柔弱的生命,每天很艰难的呵护着婴儿,还得经常搬家躲避警察的“查户口”,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尤其去年“非典”期间,到处办出入证,到处要身份证,流离失所的学员都没有身份证。他们带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真是到处流浪。后来只好夫妻分开住,冯晓敏一个人带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人帮助,生活的艰辛更是很难想象。在这种种的逼迫下,冯晓敏身心遭受很大的伤害,无力再抚养孩子,将一岁来的儿子暂时寄养在姐姐家。直到今年5月下旬,当冯晓敏被一个好心人送到她姐姐家的时候,冯晓敏已经神志不清,后送医院急救5天去世,确诊化脓性脑炎,抽出来的脑积液都是淡黄色的,其实是脓。医生怀疑脑部曾受过袭击,家属也怀疑冯晓敏曾受过警察毒打。家人见到她时,她已经不认识人,常常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此事目前也没法核实。她姐姐、她丈夫都非常悲痛。

年仅34岁的生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超越她承受能力的腥风血雨,在黎明前走了,留下她的遗憾,留下她对儿子的牵挂。

其父:王晓峰,男,30多岁,毕业于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业外贸专业。1994年12月师父广州最后一期讲法班学员。毕业分配在河北葡萄糖厂做业务员,后调入集团下属企业河北圣雪康华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因吃苦耐劳,廉洁自律,深得领导赏识,很快升职做业务科长,常陪领导出差谈业务,和同事也相处愉快。99年7-20以后,由于江氏集团逼迫全社会参与镇压法轮功,公安常找单位麻烦。领导年轻没见过这种铺天盖地的阵势,非常害怕。为了减轻单位压力,王晓峰辞职另寻工作。他们单位领导念及他对单位的贡献,给他多发一个月工资,并要自己出钱赞助他搞公司,被他婉言谢绝。

王晓峰修炼以前脾气特别烈,在老家打架出名,在学校也常搞恶作剧。家人、同学、朋友对他也都敬而远之。修炼使他心胸开阔、宽以待人、努力学习和工作,变成大有作为的好青年。后来他先后在几个公司应聘,领导和同事对他评价也都很高。然而,江氏集团不顾天理民意,对大法学员,尤其流离失所的学员,一味下黑命令升级打压。采取跟踪监视亲人、清查外来人口(流离失所学员无身份证)、到老家威逼利诱等流氓手段,逼得他不得不一次次搬家,一次次换工作。刚生过小孩的妻子和婴儿也只能四处漂泊。生活也一次次陷入困境。孩子大一点儿了,需要营养,买骨头煮汤,一次只买两根肋骨,尽量节省开支。直到妻子病危住院,他才听说赶到医院护理。可是冯晓敏已经不省人事了。王晓峰含泪和年轻的妻子永别,又不得不和一周多的儿子分离,并且相见无期。他要承受和亲人的生离死别,他要面对警察的追捕。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哪!时间已经走進21世纪,在“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竟真的有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且这一幕在江氏操纵下,每天都在中国不同的地区上演。

不知王晓峰现在何处,境况如何。我们只知道他会非常伤心、难过。但我们也知道他会坚强的坚定的走过来,因为修炼人心中都充满光明。

据说王晓峰和冯晓敏夫妇都在石家庄市公安局610的“黑名单”上,一直是“追捕”对象,王晓峰没有办法抚养年幼的儿子,甚至不能见面,他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这是江氏集团操控下的国家恐怖主义的又一罪证。希望正义之士能提供帮助,阻止这种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血腥镇压。早日让他们父子团圆。

现行抚养人:姨妈冯晓梅,39岁,1994年6月师父济南第二期讲法班学员。关于冯晓梅、具体情况明慧网有过报道,现简述如下:

冯晓梅和其丈夫王宏斌是大学同学,同为1987年长春邮电学院电信工程系大学毕业生,又同时分配到河北省电话设备厂。从1999年7.20对法轮功的邪恶打压以来,王宏斌一家三口人在一夜之间连遭不幸。共被抄家五次,夫妻被抓六人次。先是妻离子散,然后流离失所,再后来家破人亡。王宏斌被抓、被打、被用刑、被劳教,积郁成疾,于2003年10月9日因肺癌含冤去世,终年39岁。王宏斌已被列入被迫害致死名单。

2004年6月,冯晓梅妹妹的去世,给她的打击又是很大的,因为她刚刚从失去丈夫的痛苦中恢复信心,又突然失去妹妹。99年7.20以后,姐妹俩一直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几次共同抵制迫害,从生死中走过来,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但我们相信冯晓梅不会倒下去,她深深懂得自己生命的意义。她也会很好的抚养教育两个未成年孩子。现冯晓梅一人上班打工,工作很忙、很辛苦,生活艰难,但很乐观、很坚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