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北秦皇岛市青龙县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可是由于江××的妒嫉,1999年7.20开始了邪恶的镇压。我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大法是好的,我们师父是冤枉的,可是只是因为一句真话就遭到非人的迫害。

有一次,我到青龙县信访办上访,被恶警抓入看守所。看守所恶警不让我们学法炼功,逼迫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太阳底下蹲马步。我没蹲,所长王金就暴跳如雷,问我蹲不蹲,我说:我们炼功做好人没错,我不蹲。王金说:不蹲,我打死你。

然后王金就左右开弓扇我嘴巴子,在我脸上打有十多嘴巴。打完之后,他又将我们三十名大法弟子每人套上30多斤重的铁镣,把两腿和手扣在一起,围着看守所的花池往前蹦。我是最前一名,蹦不动了,王金就用皮条打,把我全身打的紫一块青一块,直至把我打昏过去。

王金还说我装死,他还打,又打一阵子,看我真不动了。王金说:拿一桶凉水来。往我头上浇,把我浇醒了,然后又找两个人把我抬到屋里,一铐好几天,手铐脚镣一直带了二十多天。

还有一次,我们监号全体大法弟子一起背经文,王金对我吼叫说:“又是你起得头。”就把我拉出去给我上刑,当时全监号的大法弟子都说不是我带的头,要把我拽回来,可是,前边几位大不弟子又让王金手下的几个打手用脚踹了回来。结果恶徒把我双手吊在两米高的铁丝杆上,从那天午后三四点一直吊到第二天早上8、9点钟,在半夜12点钟,我向王金请假上厕所,请了3次假他都不让我去,而且还邪恶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不尿尿,把尿炼没了。

王金还强迫大法弟子带着30斤重的手脚镣,鼻子插着管,在外面淋雨,不下了才让進屋。因为带着手脚镣不能自理,只好让别的大法弟子给衣服换上。刚换好衣服,不一会儿,外面又下雨了,王金和张喜又派人,给这几个大法弟子拉出去让雨淋,连续好几次。浇的昏倒了,就让大法弟子抬回去,才罢休。

在2002年9月,有一天晚上,天下着大雨。木头凳镇恶人张华和他手下十几个打手后半夜两三点钟,疯狂闯入好几家大法弟子家中骚扰,非法抓人、绑架,大门没开,就跳墙而入,四面包围。当时他们把我家团团围住。那天晚上我爱人没在家,只有我儿女三人,外边的动静和说话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说:“你们是谁?”他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把门开开。”我把灯拉着,磨蹭了一会,外边的人威胁我说:“你开门不开门?”我说“你们是干啥的?”他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我说:“三更半夜,你们干啥来了?”他们说:“我跟你了解了解情况。”我说:“啥情况”他说:“关于炼功的事。”

我把门开开,二话没说,就闯入有十几个人。我两个孩子吓得在炕上躺着,没敢言语。公安局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我说“我不走。”公安局上去几人,二话没说就把我双手铐上,拉着我就走,把我的衣服也撕破了,身上和脚都是泥,我喊“公安局抓好人了”,喊着喊着我就晕过去了,可张华一些人没有罢手。

这十几个人连拉带拖的把我拽到离我家有一里多地的一个车子上,使劲往车上一扔,就这样用车把我强行送到木头凳派出所,强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又把我送青龙县看守所,我家属知道看守所十分残暴,怕我遭罪,县公安局长威胁我的家人说:“不交钱”“现在她已是三次进看守所,如不交钱,这次一定送到劳教所去。”

我家的亲人就更害怕了,又找人,又借钱,把我赎了回来。三次共罚五千多元了。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