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世人觉醒故事选(四)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越修心里越稳,越走路越宽。向当地人民讲真象,已经溶入大法弟子生命的深处。越讲越感到师父的慈悲无限,越讲越好讲,越讲形势越好,越讲邪恶越少。从这些小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出:人们渐渐清醒,邪恶势力越来越没有市场,想恶也恶不起来了。

一、民众也学会了用法轮功的方式進行和平诉求

2003年8月8日,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电教楼下的二楼区的二楼阳台上挂了长约5米的红底白字的横幅,上面醒目地写着:“全市人民作证,看政府暴力是怎样发生的。”这个巨大横幅挂了二天。

这个巨大的横幅是法轮功弟子挂的吗?非也!

原来,霍市政府将二楼区的黄金地带卖给了黑龙江等三家联合外商,勒令居民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搬家。付给的房价连市场的价格都抵不住。霍市政府这种强买强卖黑社会老大的做法,激起了公愤。当人民得知政府明天即将对这栋楼强行拆迁时,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想起了法轮功的和平诉求:挂横幅!

然而“人民政府”也不是好“欺负”的。2003年8月9日早8点多钟,市政府出动了全副武装警察,把二楼区的十字路口戒严,警车、吊车、推土机,都集中在二楼区等待命令。围观的市民越来越多,最后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警察大喊大叫,挥动着电棍,不停的驱散着人群,政府官员亲临现场坐镇指挥。

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用自己的身体围着楼墙,还有的人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誓与房子同在。正在僵持之下,警察突然把队伍从人群中拉了出去,老百姓以为警察屈服了,人群中齐声高呼:“人民胜利了!人民胜利了!!” 可是善良的人们想错了。这个政府从来没有向人民认过错,无论它做了多大的坏事,它都说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果然,警察整理队伍,开始动武了。霍林郭勒市所有的到场的眼睛都看到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冲進楼房,大打出手。其中:几名警察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拖走,随即又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也拖走了,都象抓罪犯一样,拽着头发、拧着胳膊塞進警车,并动用了手铐与警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当时昏了过去,被几个女警粗暴的抬走了。

有个老年人说:“这是共产党在镇压人民啊,当年国民党都不敢这么干。”有人接茬说:“共产党就是靠镇压人民活着的。”有人悄悄地录像、照像,遭到了警察的毒打,并没收了相关的器材。

这场和平抗争就这样结束了,不了了之的结束了,人们陆续散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生活又恢复了往昔的“秩序”与“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然而冷静下来,不禁引起了人们的思索:霍市人民依然记忆犹新,就在前不久(2003年7月20日),霍林郭勒市、南矿区等多处悬挂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横幅标语,警察拍照、录像,善良的人为法轮功的果敢竖起了大拇指,说法轮功干得好;冷漠的人说吃饱了撑的;不明真象的人说跟政府对着干。事隔不到一个月,当人民的切身利益受到威胁时,人们也学会了用法轮功的方式進行和平诉求,然而所不同的是:一时激愤而起,往往一哄而散;而法轮功弟子则始终不渝,坚定而又持久。无论是发传单,还是挂横幅,法轮功弟子不是为了自己争什么,而是为了把广大民众从欺世谎言的蒙蔽中拉出来。不管多大的冤屈,法轮功弟子那种和平理性的强大的精神世所罕见,使百姓不胜感叹——

“还是人家法轮功啊……”
“看来,迫害人家法轮功的事全是真的,以前我还不信呢。”……

二、老人家拿过笔来添上一字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一名大法弟子晚上去写“法轮大法好”等标语,在一面墙上正写到“法轮大法”,一束手电光就照过来了,一个老头大声喝道:“谁,你在干什么?”大法弟子非常镇定地说:“老人家,你看我干什么呢?”老人家看完后,就拿过大法弟子手中的笔在“法轮大法”后面写了一个“好”字。大法弟子会心的笑了,她为一个觉醒了生命而高兴,为一个生命得到救度而高兴。

三、江××捞了不少名字

一日,一个老人家在“晚间新闻联播”(大街的石阶上经常聚集着一帮一帮的退休老人家,早晚都要新闻联播。)时发表了最新研究成果说:“江泽民上台没干啥,尽捞名字了。”大家觉得这个观点挺新鲜,便都围过来问:“咋回事?说说。”老人家道:“你们听:江老太太、江宰民、江邪恶、江××(老人家读江叉叉音)、江鬼、江独夫,还有江毒夫,不是孤独的独,是毒气的毒;江卖国、江大蛤蟆、江蛤蟆精、江猪媳……”(还有几个名字,笔者不便写成文字。)

四、到底谁好?

内蒙古霍林河煤矿一名大法弟子,原是小车司机,因坚持修炼,被领导分到煤场砸煤块。这位大法弟子无怨无恨,平时严格要求自己,干活总干到前头,砸最大的煤块,挑最重的活干,这位大法弟子还敢说敢为,经常站出来为工友说公道话,为工友主持正义,而不怕得罪领导,深得工友的尊敬。

队长是一名××党员,是靠挖门子当上来的,平时偷奸取巧,好占小便宜,打小汇报。一日说起法轮功,队长带着讥讽的口气重复着央视谎言,说还是××党好。

七八个工友都不让了,跟队长评理说:“你说××党好,法轮功不好,对吧?那么我们问你,法轮功挑最大的煤块砸,××党挑最小的糊弄;法轮功宁可吃亏不占便宜,××党想方设法赚小便宜;法轮功遇到不公敢说真话,××党尽给领导打溜须;法轮功光明正大,有话说在当面,××党背后尽捣腾别人,说别人坏话。你说说,到底××党好,还是法轮功好?”

一番比较,铁的事实,容不得一点争辩,把小队长臊得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工友们说的“法轮功”是指那位大法弟子,而“××党”则是指小队长。

后来那位大法弟子调工作了(继续开车),工友们都恋恋不舍,到大法弟子家吃饭,受到同是大法弟子的妻子热情款待。工友们羡慕的说:“你们两口子真好,都炼法轮功。”

五、我就是等这个啊,不然我早就走了

久未见老爷子出来,77岁的张大爷心中非常惦念。

老爷子已经90岁了,身体已经颤巍巍的走不动了。这一日,老爷子出来了,今天出来,好象知道张大爷要路过此地来看他,他坐在门口眼巴巴的张望着。

张大爷走过去,从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护身符,这张护身符用软纸包着,张大爷一层层的打开,然后郑重的递给了老爷子,老爷子双手接过,连声道谢:“谢谢老弟,谢谢!我就是等这个啊,不然我早就走了。”张大爷说:“老哥哥,等你好了,我领你到后矿山采蘑菇。”老哥哥一时老泪纵横。

这一幕,让一位大法弟子看在眼里。看到一对象交接一项重大典礼的老人家,这位大法弟子也受到了感动,禁不住热泪盈眶。

“我就是等这个啊,不然我早就走了。”走了,在当地就是死了的意思。朴实无华的话语,发自内心,感天动地。现在的人啊,已经忘记了这句话深刻含义——众生都是为大法而来,为大法而存在,包括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包括那些举报大法弟子的闲人,也包括那些冷言冷语嘲笑大法弟子的聪明人。快点醒来吧,别充当那种不光彩的角色了,不然当大法真象一显,悔之莫及啊。最后让我们学习一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一首诗:

神醒

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

——《洪吟(二)》-《神醒》

六、十几名中学生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

今年暑假,南矿区篮球场上天天有十几个中学生打篮球,正赶上奥运会期间,更是火热。大家都是自费买的篮球、篮球网等。这一天傍晚,中国篮球队被淘汰出局,大家都憋着一股劲,正准备在自家的球场上一试身手,却发现球网不见了,球筐歪了,大家别提多扫兴了,一个中学生说:“这要是都炼法轮功,绝不会有这种损事。”十几个中学生便不约而同的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一喊把所有的怨气都喊没了。正喊得起劲的时候,派出所所长乌力吉悄悄的从后边摸过来,有一个人说乌力吉来了,另一个人说乌力吉算什么!不管他,继续喊。

那几天乌力吉正在恼火。今年冬天,他由于立功心切,不顾风雪严寒,蹲在垃圾箱后面抓捕大法弟子,却弄巧成拙,把倒垃圾的女工当成了大法弟子,追得这位妇女鞋子都跑掉了,最后以乌力吉破财又出丑而了事。后来他的这种可悲可笑的行为被《霍林河真话》(第一期)曝光后,更觉得大丢面子,但又无可奈何,又气又怕,现在听见有人在高喊“法轮大法好”,又好象来了机会,却发现都是一帮孩子,败兴之余,他还是悄悄的跑回去,开来了两辆警车,孩子们一看,乌力吉要来横的了,才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