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诉讼案中保持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

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诉江案的准备工作在英国已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在这一段时间里,起起伏伏,我从中学到了许多,也看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今天在这里我就和大家谈谈我的一点感受和认识。

1)正念的威力

“诉江案”是在今天人类社会的道德全面下滑、走向败坏的情况下進行的。我认为,在诉江案中,无论是有名望的律师,还是法官和法庭,证实大法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讲清真象的成度。那么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在遇到波折时,如何用正念来看问题,如何用正念去理解,去推進诉讼案的進展,而不是把思路集中在如何从技术上解决问题,否则就容易落入人的执著之中。

今年5月在得知薄熙来要到英国时,欧洲诉讼组和英国弟子都希望能在英国起诉薄熙来。与律师联系之后,得知英国不可做民事诉讼,我心中很难过。当时我想如果不能在英国起诉薄熙来,就这样眼看着邪恶之徒在这个空间逍遥,我感到非常惭愧,很难接受这种事实。这样想着,我就拿起了电话,开始和律师谈。律师一开始就说英国的法律不可以做这个案子,等等等等。等律师说完之后,我便开始讲起诉薄的重要性,此人是何等罪大恶极,迫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如果英国的民事法不能做,是否可以走其它的路。法庭是否受理,或警察是否能将其拘捕,那只是结果,但我们必须要先动才能知道结果。如果我们不动,就更不会有任何结果。我就这样讲着讲着,律师的想法开始变了。等我说完,律师同意了我的建议。决定以酷刑罪将诉状提交给伦敦警察厅刑事部。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了“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精進要旨二》)。

律师是在按照常人的思维做事。长期以来,我们在常人中也养成了很多看问题和做事的习惯。《转法轮》开篇就指出佛法修炼“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大法弟子就要不断的同化新宇宙的法理。我们自己在法理上升华了,在人世间就会表现出推進,就会带动着律师往前走。清醒的认识法是建立在对法和师父的坚信上的。

2)正行的重要性

有了正念,才会有正行。但是,保持正行则是修炼的结果,是心性高低的体现。我意识到诉讼的过程也是个人修炼的过程,是不断向内找去执著的过程。

从去年九月到今年六月是我自修炼以来最紧张的九个月,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时间上,压力都很大,再加上繁多的家事。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从一月到六月,我每周工作七天,跑4个不同的学校。晚上常常感到疲倦。在那几个月中,我也是第一次做不到每天炼五套功法。由于时间上的压力和不便,我一度对律师那里放松了讲真象,从而处在了一种被动的局面。与律师的约会一次一次的被取消。我心里很着急,但却没有突破出来,忽略了诉讼的过程,即讲真象的过程。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向内找,却没有一个质的变化。

六月份诉讼案有点進展时,我的欢喜心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心想可该有个头绪了。就这一丝不正的念头带来的就是律师的约会又被取消。第一次取消时,我心态还很平静,又约了一天。我天天发正念,担心约会被取消,结果第二次约会真的又被取消了。我的心开始有些浮动,但还是同意了,又第三次约了一个日子。然后又天天发正念,不要让律师再取消约会。可到了第三个约会的前一天,律师的秘书又打电话来取消。这次我开始着急起来。我开始给秘书讲这个诉讼案何等重要,虽然我在讲真象,可不是心平气和,而是一种抱怨的心态。这样讲真象,不但没有效果,反而适得其反。律师很生气。

事后,我很难过。心想我这块石头何时才能炼成金呢?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无论有多大的压力都心不动呢?我深深感受到邪恶对诉讼案的疯狂干扰。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它们都在看着,稍有偏差,它们就乘虚而入。同时,我也深深体会到,不但要有正念,重要的还要时刻保持正行。这就是层次的差别,心性的高低。不但要在法理上悟到,关键是要做到。“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洪吟》)。我体会到正法中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心性表现都是旧宇宙的因素,而一切执著都出自于自私,自私则是正法的强大的障碍。

3)宽容的境界

宽容的境界是修出来的,是心性的直接体现。在与同修有不同见解时,能够包容,相信别人才是一种正法正觉的境界。而心急,觉得自己不被理解则不是无私无我的胸怀。这也是我要修去的一个执著。自己是否被别人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宽容,理解,相信别人,能够默默的去合作,去填补漏洞。这也正是我要努力的做到的,努力去修的心态与境界,修炼修的就是境界。

最近在和一位同修交流时,谈到了我挣扎了很久但始终未突破的一个执著,就是我选择交流的对象。如果我觉得我和某个学员交流会有障碍,我就选择不去交流以避免冲突。这本身就给自己造成了障碍。先用自己的观念把别人框在框子里,再决定是否值得去交流。等到问题出现时,不得不交谈时,就又带着一种抱怨的心理去谈,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即便是自己再有理,效果也是相反的,因为出发点不对。与同修交流的目地不是去指责对方,或为了让对方改变成和自己同样的想法,而应是共同找出漏洞在哪,作为一个整体,应该怎样做去弥补漏洞。在我想通这点时,我似乎是第一次理解了“慈悲”的涵义。

我非常感激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让我悟道。感谢师父的慈悲和指点。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让我们大家作为一个整体真正的相互帮助,共同提高,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最后以师父的诗“无阻”与大家共勉: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第六届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