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七台河市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我叫金力红,39岁,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妇幼保健院职工,家住七台河市七彩城5号楼2-401书法篆刻学校。我于95年末得法,96年正式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的我由一个连一盘菜都端不动的废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为了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我遭到了数次非法迫害。

1999年7月21日,我去省政府上访,11月2日進京上访,被七台河公安局抓回非法拘留7天。2000年6月25日,我再次進京上访,在天安门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被关押在海淀区拘留所。

2000年7月2日,当地公安局押我回七台河市第一监狱。在那里他们给我戴上了“支棍”,两腿变成大字形,双手戴上手铐,支棍两头是铁圈套住两脚脖的踝关节上,支棍中间有一根很粗的铁链子,每当站起或行走时,必须拉起这根铁链子,否则无法行走,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据监狱里的犯人讲,有个男死刑犯就长期带着这种支棍。大约在7月21日,在监狱宣判我劳教二年,24日送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所里,2001年5月25日,一男恶警用电棍电我得面部、喉部;我从此心律失常,左手左臂被打被铐的失去了正常功能,只有右手勉强维持自理。恶警徐科长打我左耳一掌,从此左耳严重耳鸣,听力下降,长期耳鸣导致失眠。由于长期迫害加上吃发霉的馒头,使我的身体非常虚弱。2001年末,我要求上医院检查身体,医院当时诊断为休克(没有血压)、心电诊断不正常(心率每分钟164次)。劳教所怕我死了担责任,连劝带扯送進佳木斯中心医院,住院几天,呼吸刚有好转,劳教所宫队长(女)、卫生所所长李学艳和司机王××等将我从医院抓回劳教所,進行灌食、输液。他们看我奄奄一息,农历腊月二十七以心律失常将我保外就医。同时勒索我家属很多钱。回家后,单位领导同情我,来看我,她们知道我工作兢兢业业,正月初八开始上班。

2002年4月19日,市公安局以传讯为名到单位抓我,当时我心律失常倒下,免于此难。

2003年4月14日市公安局下令,指使红旗派出所恶警将我绑架到红旗派出所,我全身严重抽搐,我丈夫及时赶到,将我救回。

今年8月中下旬公安局先后绑架约5、6个大法弟子。8月23日到单位、家里抓我,他们抓不到我象疯了一样,610的人放出风来,没有我什么事,可以到单位上班,然后公安人员派人到单位等我。我现在不能上班,不能回家,无法和家人联系,我丈夫自从我炼功开始到劳教所回来一直非常反对我修炼,可是每当我遭到迫害时,他都积极营救我,我想这回他该清醒了,究竟谁是谁非。


单位院长:李春光,电话:04648331176转8001
单位书记:李宁,电话:04648331176转8002
单位后勤院长:刘子和,电话:04648331176转8003
市公安局电话:04648297121
市桃山分局电话:04648263281
市610电话:0464826761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