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北京密云监狱、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吉林省公安医院摧残(图)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本文中的照片皆为朱娥本人及法轮功学员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 戴脚镣


1999年10月25日,我因上北京上访,说句真心话,而被非法绑架,恶警把我送到北京密云监狱。到了那警察凶狠的打骂我,我善意的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炼功做好人,你们不能执法犯法。他说:少废话!我们执行江泽民的就是法。然后就把我们扒光衣服搜身、罚蹲,两脚尖并拢,蹲了很长时间,我支持不住了,直要摔跟头,就开始坐下炼功。几个男恶警蜂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给我戴上了他们自己制做的手铐、脚镣,足有三、四十斤重,上面满是厚厚的铁锈。我被双手反铐在背后,恶警扒掉我的鞋子,只穿一双高筒袜,把我拖到布满石头子的院子里,逼着我一圈一圈的走,走慢了一个又高又胖的男恶警对着我的后背猛踢一脚,我跪倒在地,好半天才艰难的爬了起来。一直走了几个小时,我实在走不动了,两个恶警过来拖着我的胳膊、两腿着地,象五马分尸一样在院子里跑,因为当时我已有气无力,身不由己,只好任凭他们百般折磨。他们走不动了,累得呼呼直喘,才停下来。这时我袜子被磨飞,腿被磨破,脚镣、手铐陷在肉中很深,血肉模糊,就这样手铐、脚镣也不给摘,一直戴了六天六宿。天天坐板不能睡觉,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又赶上来例假,又没有纸,一连六天痛苦难言。后来被送回吉林市拘留所,这时两脚已烂得露出了骨头,象刀割一样痛,半年多行走困难,至今两脚还留有深深的疤痕。

* 电棍电


2000年5月13日,我们被劫持在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恶警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这一次,劳教所加重了迫害。管理科长岳君等人手持电棍气势汹汹,把绝食学员绑在铁丝床上,一边插上胃管灌食,一边用电棍电嘴、脖子至全身。铁丝床随人弹起,火花四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时记得大法学员杜洪芳险些窒息,痛哭不止。此时,卫生所走廊电棍声、哭声、喊叫声、呕吐声连成一片,好凄惨啊?最后管理科长岳君走到我跟前说:我就认识你,今天就拿你开刀,然后电了我二、三个小时。身上、脖子上当时就起了大泡,毛衣被电糊、烧破,她还不罢休,脱掉我的毛衣,把我绑在铁床上,又电了很长时间,最后我只觉得眼前发黑、巨痛难以忍受。

2000年7月,一场暴力逼迫转化开始了。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在江××的金钱诱惑下,为达到所谓的“百分之百转化率”大打出手。大队长手中胶皮管、木棍等不离手,对不屈服的大法学员施加各种刑罚,整个劳教所被恐怖笼罩着。

一天,恶警为了逼我屈服,让我读诽谤大法的书,我不读,管教让我举着书罚站,连续三天,每次都在两个多小时以上。胳膊疼得都抽筋了,我死也不念。第四天,恶警大队长张桂梅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念,我说有我师父的名字,诽谤我师父我就不念。然后,她拿起两根电棍同时电我,一根放在脸上不拿下来,另一根电我全身,一边电一边恐吓:睁开眼睛看火。当时电得我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嘴电得直淌口水,就这样电了一上午,我没有向邪恶妥协。她害怕了用电棍狠狠的打了几下,说:快滚!当时,电出的大泡被打破,浓水淌在衣服上,当我走出办公室时,脸已经被烧焦了、变了形、肿得很高、眼睛肿成一条缝,很多学员看到我都吓哭了。晚上全身和脸疼得象火烧一样,不能入睡。只好坐起来用手抚着脸,象这样电棍电击我不知有多少次。

* “厌恶疗法”


2000年8月,恶警张桂梅说采用“厌恶疗法”,把我们几个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叫到小仓库,让我们坐在地上双盘打坐,双手背后,每天八小时,一动不许动,不让上厕所。由恶警队长张桂梅和刑事犯人看守。恶警队长李晓华喊谁动就用大电棍电我们,几个人腿上都磨出了血泡,有的腿肿得很粗,有的呕吐、汗水、泪水混在一起,痛得死去活来,真是生不如死。大法弟子王秀芬动了一下,被几个恶警大队长关微、李晓华等拽到前面,拳打脚踢,打嘴巴,又回来继续坐,就这样一连三天,最后都疼得不会走路。

2000年12月,我们几个不屈服的大法弟子被分到一个监室,为了逼我们屈服,恶警往监室的墙上贴满了谩骂李洪志师父的标语,我们上前阻止和它们讲道理。大队长和管教蜂拥而上,把我们几个拖到办公室,管理科的人都来了,恶警大队长关威和管教王晶等四五个恶警把我一顿毒打。边打边用电棍电我好长时间,她们不准我们说话,用胶布把嘴糊住,然后把我们几个双手背扣,写谩骂李洪志师父的标语贴了我们一身。白山学员吴秀芹被带到办公室,看到此景迅速的撕下我们身上的条子,恶警把她用手扣背扣到床上,一男恶警用电棍电。这样,折磨了我们一下午。然后让我回监室,把吴秀芹和何华关進小号,一关就是将近一个月。第二天我撕了一张邪恶标语,她们把我吊在小号的门上十多个小时,不让上厕所。晚上放开时,我的手和胳膊肿得吓人,两手攥不上拳头,疼得不敢动,就这样还逼我干活。

* 野蛮灌食


灌食

公安医院

2001年11月底,为了抵制超期十个月关押,我绝食抗议。恶警们迫害性的对我進行野蛮灌食。好几个人按着我,用很粗的胶皮管插入鼻孔,我咳嗽得很重,喘不出气来,从鼻子插進去,从嘴里吐出来,鼻孔流血,嘴里大口大口的吐血,她们不管我的死活,说怎么也得插進去。经常灌一次食,插五六次,我几次险些窒息,其实插進管子并不灌多少东西,她们也知道根本不起作用,但是必须每天灌两次,每次灌完食我都是筋疲力尽,死里逃生,我深深体验到灌食这种迫害意味着什么?那时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今天活着,明天可能死去……

2001年底,为了抗议劳教所执法犯法、乱用刑罚,随意加期等绝食抗议,劳教所迫害性灌食,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后,第十天也就是2001年12月9日把我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到了公安医院恶警管教把我用手扣、脚扣锁在了床上,躺在那一动也不能动。然后拿了很粗的胶皮管给我下胃管,因管子太粗,下了几次也下不進去,我咳嗽得喘不出气来,管教不管我死活,硬往我鼻子里插,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把胃管下上了,当时我满身是汗,已经是有气无力了,它们说接着来,然后给我下尿管,疼得我浑身哆嗦,又喘不出气来,痛苦至极,死亡只在一息之间,就这样它们把我扔到床上,打上点滴,管教大吼,谁也不准管她,到这里没有人护理,导尿管漏了,它们不给重下,只能湿着,当时同室有两个刑事犯人、一名法轮功学员,那个学员见我褥子湿了,就给我腰下垫了一个痰盂、一宿下来、腰象折了一样,痛得无法忍受,当天晚上我总是往上涌痰,我被锁着无法自理,有时痰吐不出来,憋得我就要窒息,同室的法轮功学员不忍心,偷偷的起来给我抠痰,照看了我一宿。第二天就走了,管教说:她走了,看谁管你,它们插上胃管,也不给灌食(四天只灌了一次,弟弟买的奶粉和桔子汁)也一直不给拨下,就是让你难受。我的嗓子全肿了,不断的咳嗽,因没人护理,我又被死死的扣在床上,咳嗽吐痰时只能歪一歪头、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导尿管漏了,洒在地上,刑事犯人就用我的棉裤擦地,白天她们嫌我脏,到别的室去,把窗户打开,当时是12月。北方的寒冬季节,我只穿了内衣内裤,身下是湿的,身上的被只盖到胸,我动不了,疼痛、寒冷、责骂、污辱交织在一起,每天承受的痛苦是巨大的。它们强行给我打点滴,每次都是扎完针就不管了,我只好求本室的一个刑事犯人给拔针。有时滚针了,也没人管,点在肌肉里、腿和脚肿得很粗,疼痛难忍。第三天点滴完没有拔针,我也没再求她们,我看着空空的点滴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医学常识,点滴空瓶,气能致人死亡)。我迷迷糊糊的好象睡着了,不知多时睁开了眼睛,看见空瓶还挂着,生命还在。在公安医院仅仅四天的经历,使我深深体验到:所谓的公安医院根本就不是治病救人,而是加重迫害。

被迫致死的长春市大法弟子王可非、吉林市大法弟子于立新都在吉林省公安医院遭受过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于立新被吉林省公安医院注射不知名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来公安医院的恶警还多次割开她的血管進行注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