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我只能作出清醒明智的选择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今年9月13日,我们地区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XH解脱了四年的牢狱,堂堂正正从监狱走出来后,投入到紧张的救度众生的正法行列,并以要求恢复工作为契机广泛在市直机关和政府领导部门和司法部门讲真象,几乎填补了这个地区讲真象的空白,使得很多不很精進的学员精進了,很多不明真象的常人明白了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的罪行。

当地610办公室主任恼羞成怒,再次蓄谋绑架他,结果他又一路讲真象,从汽车上到学校里,从乡派出所到市拘留所的警察和犯人,见到他的人都知道他身上的伤疤的来历,都知道他曾是个十分典型的好领导、好干部。

在监狱里他绝食,并持续给不同的人讲真象,十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很多警察也十分同情他的遭遇,都把矛头指向了本地610的主任,可这个主任却并不打算放人,(意思要坐满十五天)。正在这时他的亲戚(也是修炼者)找到了我,让我不要将此事曝光,以免邪恶加重迫害。见我没表态,就又补了一句说这不是她一个人的意思,是几个同修商量的意思;见我还没答应,就说这是XH本人的意思。我当时看出了她有严重的怕心,又被人情带动着,心里也很急。

XH在汽车上向同车人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居然被抓起来,这一定是我们整体有漏被钻了空子,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XH遭受了酷刑折磨,就这样面对面向人讲真象,效果一定好,因此就一改以往的发放有关他受迫害的传单,(他释放前本地曾做了大量的传单,内容都没有这次全面。明慧也做了多次报道)甚至在等着他本人讲,靠着他讲似乎更详细些,显然出现了等和靠的思想,和对自己的能力不信任,这是一方面。另外有的同修开始觉得他本人在外面,发放传单似乎对他不安全,从而有一个念头,等以后机会有了(其实是指望万一他被抓起来了)再说,(现在想想这一念多么邪恶呀!),再一个就是很容易有的一个念头:他既没发传单,也没发光盘,光用嘴巴说说话,抓起来真是没道理!太冤枉!(似乎如果发了传单和光盘被抓起来是说得过去的。多邪恶的念头啊!)

我尽量把这些讲给他的亲戚听,告诉她我们应该以法为师:师父说“害怕叫人知道真象的一定是邪恶”。为什么在关键营救时刻却去怕邪恶呢!?靠人情能解决根本问题吗?他的亲戚当时怎么也听不進我的话,我知道我很急,也没有足够的耐心才导致了这样的不欢而散。事后我冷静的回忆着师父的教诲,我想:作为XH本人,他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常人,他的亲戚的话我可以照做也可以不照做,可他是个修炼者,师父说: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何况现在正是发放传单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大好机会。我对自己说:我今天谁的话我都不听,我只听师父的,哪怕真的是XH本人要求的等下去,我也不能被人心带动着附和而等了,当天我就连写了几篇稿子,一面发向明慧希望明慧把把关,一面琢磨着怎么做,和让几个同修去尽量说服他的亲戚,救人如救火。

很快同修也告诉我她的亲戚也同意了,并且说再不放人就和老母亲一起挂个真象牌子到市委门口要人,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来要等星期一答应放人的610办公室主任,在万般无奈中于星期六的晚上就放了这位大法弟子,而这一夜之间的传单发了近两千份。

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呀!我深深体会到:在正法的路上你用人心可以这么想那么想着做真象,想得似乎很周到,可一到真正做的时候还不一定是这么回事,当你不带任何人心,在矛盾中对照法找自己的漏洞,找整体的漏,只顾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表面看起来似乎有些被动,其实没有不成功的。

当这位同修XH从拘留所出来后,我们立刻在一起切磋。他告诉我,当他的亲戚第一天去看望他时,他就告诉他的亲戚:赶快曝光!也许是他的亲戚听错了,把“曝光”听成了“莫慌”!所以才出现了文章上面的那段情节。他还告诉我说:虽然这次把我抓了七天,表面是个坏事,但是以法为师,妥善利用,可以更广泛的讲真象,我感觉这次進步很快。我也对他说:在关键的时刻我只能作出清醒明智的选择!大法修炼没有榜样,每个人都要走自己证实大法的路。在这次波折中我也找到了自己很多不好的人心和变异的观念。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看护着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