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级讲真象,大法弟子芙蓉得到合理劳动仲裁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2002年,大法弟子芙蓉(化名)从劳教所回来后才得知,单位已经在前一个月就将她除名,并把关系转到街道。芙蓉跟其他同修一打听,才知道很多同修都有同样的情况,去哪反映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花钱上诉的也都是以败诉告终,这些同修也只好默认了。芙蓉想:“也许我也不会例外的,但是我绝对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即使我不能胜诉,也要借这个机会向所有有关部门讲清真象,救度他们。”

开始单位领导躲着她,三番五次的不见她,她就向她所能接触的单位一切人讲真象,揭露在劳教所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一切都是她亲身经历的真实事情,通过现身说法,大家都很同情法轮功,主动帮她出主意,终于在第五天单位领导开会时,芙蓉推门走進会议室。芙蓉一進门,新来的书记就大喊大叫的指着她说:“不许你这个练法轮功的××份子進入这个屋子!”

芙蓉坦然的找个位子坐下,理直气壮的说:“我炼法轮功这么多年,没向单位报过一分钱的医药费,这违法吗?!我在工作中早来晚走,兢兢业业,这违法吗?!我作为财务人员,不配合你们这些贪官违反财务制度,这违法吗?!我在物质利益上从来不与你们争,这违法吗?我信真善忍,按这个标准做,这违法吗?!社会风气不好,从我们本身做好,促進社会道德回升,这违法吗?!这个屋子不是你个人的,今天我来就是要跟你们讲清楚究竟是谁在违法。首先为给单位节省开支,我早已在被非法劳教前就按单位领导的意图未到退休年龄就提前办理了内部退休手续,有我与单位的协议书为证。你们单方面撕毁协议,将我除名,是你们违反劳动法,所以你们必须纠正违法行为!”

芙蓉继续说:“今天我就当着所有领导的面讲一讲到底谁在违法。”接着芙蓉就详细的讲述了劳教所里如何打人,不许睡觉,体罚,警察如何把女学员衣服扒光扔入男牢房,如何在提审时说下流话侮辱女学员,如何制造“自焚”、“自杀”、“杀人”等等的假案,最后芙蓉问他们到底谁在违法?

在场的都听的目瞪口呆,鸦雀无声,最后有人窃窃私语:“这怎么都没听说过?”“他们还能把这些丑事宣传出来?”

那位新来的书记也哑口无言,这时单位上级党办主任替他解围说:“芙蓉,你能不能先回去,我们正在开重要会议。你可以找我们这个系统的上一级领导,是局里决定给你除名的。”

芙蓉对他们讲完了真象,就说:“好,我逐级上访,直到问题解决。”

接着芙蓉就一级一级向上反映问题,走到哪讲到哪,让她找谁,她就找谁,效果非常好。有位领导不怀好意的问她:“你们修真善忍,不是在利益上不与人争吗?给你除名就忍了呗!”芙蓉立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回答说:“我们想按真善忍做好人,可劳教所里的警察强制我们转化,说‘真善忍’不好,我们的忍让助长了你们的歪风邪气。所以对你们的歪风邪气只能用法律的手段来对付你们!”

领导听了满脸通红的问:“哦,你现在不听你师父的,听警察的啦?”

芙蓉说:“我一直都听我师父的,法轮功学员们在社会风气不好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随波逐流,要从我们本身做好,促進社会道德回升。可江××不允许这样做,说法轮功是×教,所以把我们弄入劳教所、监狱、转化班,又打、又罚,还不让睡觉。”

芙蓉把这些迫害事实讲给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听,虽然他们当着领导的面不敢说什么,但芙蓉看到大家满脸的惊愕,有的在流泪。那位领导也默不作声的听她讲完,也同情起法轮功的遭遇,她对手下说:“去食堂给她安排一下,吃了饭再走。”并对芙蓉说:“等我们研究出结果来通知你。”

芙蓉吃过饭后被党委书记叫去谈话,他听芙蓉讲完真象后问她:“转化了没有?如果没转化还解决不了。”

芙蓉说:“那些被转化的都是被打的承受不住了才假转化的,没有人愿意转化。我被罚、被打、不许睡觉我都承受过来了,警察还逼我转化,我跟那里的警察说:‘我都承受过来了,凭什么转化!你们也不用逼我,过去我一身的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如果我转化不炼了,全身的病又都回来了,单位将我开除了,或下岗了,或解除劳动关系了,我生了病没钱治,还得去炼法轮功,你们别费力气了。’现在咱单位给我除名、下岗,这些事都发生了,我怎么办?还得坚持炼法轮功,这是我唯一能生存下去的保障。”

书记一听,连忙说:“你马上去找劳动资源部立即给你办理正式退休手续,欠你的工资由你们单位补发。你觉得好在家炼,千万别给我们找麻烦,也会把退休金弄没了,千万小心。”

就这样,芙蓉不知跑了多少路,進了多少政府机关的门,不畏艰辛,走到哪儿,讲到哪儿,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