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北监狱恶警赵冰和徐海明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赵冰,山东省潍北监狱入监队的队长,40岁左右,中等身材,面相凶狠,是出了名的潍北恶警之一。恶警赵冰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对于岁数大的,逼着他们下蹲起立,或者在炎热天让他们站在太阳底下曝晒。对于年轻弟子,不是毒打,就是使用电警棍电击。

山东省被非法判刑五年以下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在潍北监狱。他们所过的第一关就是入监队队长赵冰的毒打、酷刑折磨关。胶州市大法弟子刘兆红被送到潍北监狱入监队时已经绝食数月。恶警赵冰命令对其进行野蛮灌食。在刘兆红的身体极端虚弱的情况下,赵冰指使犯人不协助刘兆红上厕所,致使他大小便在床上,以此制造同室的其他犯人对刘兆红的仇恨。恶警赵冰见刘兆红意志坚定不屈不挠,他又命令犯人将刘兆红拖到院内,放倒在烫人的水泥地面上,将其上衣解开,在太阳下曝晒,另布置数名犯人看管,不许翻身,甚至不许动一下。刘兆红就这样被曝晒三天,整个脱了一层皮,人黑的走了样。从第四天开始下雨,恶警赵冰又命令犯人把刘兆红拖到雨水中暴淋了了三天。在三天的曝晒和暴淋后,他们又把刘兆红面朝上扔在建房子用的一堆乱石上。

在入监队搬到狱部狱区后,恶警赵冰为了表现自己,气焰愈发嚣张。在潍北监狱,“思想转化”(即强制洗脑)工作归监狱教育科管,教育科下设“610办公室”及其洗脑班。赵冰为了争功,在入监队就开始对拒绝转化的学员大打出手,采用的手段主要有:让犯人把学员踩在地上,用脚踩头。用电警棍电击头顶、颈部、耳朵后面、面部和嘴,而且经常是通宵达旦地干。犯人们集合出工时,经常听到四楼入监队传出的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大法弟子初立文被非法劳教后拒绝洗脑,到期放人后因继续讲真象,又被非法判刑送入潍北监狱。在入监队,初立文严格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成为恶警赵冰的眼中钉,肉中刺。赵多次残酷折磨初立文,有时使用超高压电棒电得他满地滚,直到电棒没电;有时把他吊铐起来或“大”字形把他铐在走廊的铁门上进行折磨。

赵冰的恶行使入监队的每一个犯人都感到震惊,在敬佩大法弟子的同时,他们也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学员是怎样受到迫害的。

徐海明,山东省潍北监狱教育科科长,瘦高个,回民,四十岁左右,是个典型的“笑面虎”。被徐海明残酷折磨的大法弟子很多,他更纵容和唆使犹大帮凶们动手迫害,连普通犯人都把以徐海明为首的恶警和犹大帮凶们称为“法西斯”。

青岛市大法学员李正文被非法绑架后即开始绝食抗议,到被非法判刑时已经绝食数月。徐海明去监狱医院找他谈话时说:“李正文,只要你吃饭,不再绝食,你可以学法,可以炼功……。”李自始至终不为其所动,保持沉默。徐海明走出病房后,向两个犹大帮凶使了个眼色,努了努嘴。等徐海明一走,犹大们便开始毒打李正文,有时甚至在深更半夜掐李正文的脖子。

乳山果品厂设备科科长、大法弟子曹玉国,拒不转化,在徐海明的带领下,610办公室的孙济生(副科长)、王文腾(书记)在曹玉国绝食的情况下对其采取酷刑迫害,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刘兆红也是在长期绝食后受到上述三人残酷的电击,恶警甚至把电警棍塞到刘兆红的嘴里。

在省人大内务司及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的领导去潍北视察时,徐海明弄虚作假,找了很多值班和打扫卫生的犯人去教育科集体看攻击法轮功的录像,然后现场录像后向领导们汇报说这些都是“转化了”的学员。

徐海明还把其老乡兼街坊、黑社会背景的牢头杨进弄进610办公室的转化班,利用他作为打手。杨则心领神会的花费了很多钱贿赂徐海明(徐收受犯人的现金贿赂已是公开的秘密)。杨进在转化班成为了徐名副其实的打手,转化班同时也被称为“法西斯班”。

我们在此呼吁国际人权组织调查山东省潍北监狱使用酷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同时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提供相关线索,如赵冰、徐海明及其亲朋好友的电话等,让他们的亲人知道他们的恶行,协助制止这种迫害行为。

恶警赵冰所在监区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六一信箱七大队(四楼)入监队
邮编: 26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