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唐乙文(图)



唐乙文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大概是1998年的春天,受乙文姐姐Lisa所托,我回国时与另一位同修在广州与唐乙文会面畅谈。乙文令我大开眼界:她非常活泼,浑身散发着活力,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就在我们见面不久,她的手机响了,于是她开始了叽哩咕噜的讲起了日文。后来她说,其实日文才是她的专长,她说讲日文比她讲英文更流利。

那时乙文才开始修法轮大法不久,我们三个人天南海北的谈了很久,其间是以她的声音为主。我们谈了自己的个人修炼,也谈了各自的生活,三人象一家人在毫无保留的长谈,其实大法弟子间都能坦诚相待。乙文对生活满怀信心,非常乐观,人也善良。我觉得,无论是谁,都会喜欢乙文的人品个性。

一年多之后,在中国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运动开始了,报纸电视充满了对法轮功的诬蔑陷害,上纲上线,更波及全国,连无缘无故的小学生们也要被迫过关。

我那时有时庸人自扰,不禁心里担心:学法修炼才一年多的乙文,会经得起这样的恶浪狂风吗?至后来,听说由于乙文不愿意违心说假话,坚持修炼大法,她受到非法关押及残暴的折磨。在公安的折磨下,乙文双腿变瘸。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一紧,很难过。那些不法人员对这样一个友善斯文的年轻女子,竟能下此毒手。

可幸的是,在劳教所里三年多,所有的一切都未能改变她的善良和人品,未能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她被强迫奴役劳动、被随意打骂、被强迫灌输欺世的谎言。但直至今天,警察的打骂逼吓都未能使她说一句假话。

在劳教所里,乙文曾经这样写:“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肮脏、暴力及恐怖无处不在,而我却被强迫活在这里。但是我的头脑是清醒的,我不会被他们任何的谎言或丑戏所迷惑。我知道我该如何做。”“腿瘸是可怕的,残酷的折磨也是可怕的,假若我被折磨而死,这样的打击对我父母而言也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痛苦,是那永远刻在心中的,心理上的折磨。人应该像人一样活着,那就是活得有良心,有正义感及有勇气。善可令我们落泪,但我们无法因为面对残暴而口是心非,违背自己的良心。”

如下是乙文这几年来的被迫害的“时间流水帐”:

2000年5月:在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不幸被中国警察拘捕并打至重伤,公安令其丈夫(未修炼)将其接回时,人已奄奄一息。
2000年8月:公安于夜里10时许谎称查户口,强闯进她在广州海珠区海莲路的家,再次将乙文强行带走,秘密送往广东查头妇女劳教所。期间被长期吊打、灌食辣椒,被关地牢,双腿被打致瘸。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非法判处2年劳教。关押过期不放。
2003年6月:从槎头劳教所被转送广东三水劳教所。
2003年7月:乙文的被迫害情况被提交给“澳中人权对话”澳洲代表。
2003年8月:乙文被放但被强迫性跟踪
2004年2月:乙文再次被捕,她丈夫被非法扣留威吓。为此,澳大利亚悉尼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
2004年3月:乙文再次被折磨生命垂危,家人朋友多方求救。为此海外呼声涌进中国。其后,乙文被放但被跟踪,电话被偷听。
2004年5月:申请出国护照被第二次拒绝。
2004年6月:申请出国护照被广州海珠区警察第三次拒绝。档案上有“此人活动受限制”记录。
2004年6月:乙文提交起诉状,起诉广州白云区检察院。原因:该检察院曾对乙文非法判监,拘留并对她进行折磨。
2004年7月:广州白云区检察院回复:市政法委决定对该案不受理。
2004年7月22日:乙文致信澳洲总理以寻求人道援助。
2004年8月:乙文收到澳洲总理回信说已移交移民和外交部处理。乙文被“610”人员长期性跟踪。
2004年9月:澳外交部就此事在给一个悉尼法轮功学员回信中表示:“澳洲政府没有足够理由就此事向中国进行交涉”(“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has no grounds to pursue her case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 。

乙文在这几年所经历的狂风暴雨,既从侧面体现了她正信大法的可贵,亦显示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那种“赶尽灭绝”的流氓政策的邪恶。

写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欧阳明,一个澳洲人胞弟,在去年被中国警察摧残致死的悲惨故事。欧阳明是在遭受多种酷刑之后,身心衰竭,含冤而逝。以下是欧阳明在2000年1月至2003年8月的3年零7个月里遭受迫害的经历:

2000年1月15日,欧阳明只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回湖北省黄冈市关押一个月。期间其母亲病危,临死前也不允许他去看一眼。
2000年5月,欧阳明被强行抓进黄冈市“洗脑班”,拒绝在转化书上签名,后为抵制警察强迫践踏法轮功创始人的像,被迫从二楼跳下,摔断腿而被送进医院,之后腿脚一直不方便。
2000年11月,欧阳明被警察跟踪绑架,搜查出携带几张法轮功真象传单,被关押一个月。
2001年5月,欧阳明在黄冈师专学校发真象传单,被人举报非法抓进黄冈市第一看守所,期间欧阳明绝食抗议78天,后被送往武汉狮子山劳教所一年。
2002年4月13日,欧阳明从武汉劳教回来不到1个月,警察以他用电子邮件通信为由,非法将他再次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久。
2003年6月中旬,黄冈市公安局非法判欧阳明2年劳教,直接送沙洋劳教所。这时,欧阳明已被折磨得皮包骨头、畏寒、咳嗽,走路需要人搀扶,不到30多岁的人看上去象50多岁,沙洋劳教所因欧阳明患病而拒收。
6月24日,黄冈市公安局不得不将欧阳明送进黄冈市结核病院,欧阳明被诊断出患有乙肝、肺病、其他内脏等多种严重病。警察找来其离婚的妻子支付医疗费用。欧阳明在结核病院住四天未见好转,7月10日出院,8月20日去世。

欧阳明的哥哥欧阳昱是澳洲公民,作家、诗人,非法轮功修炼者。手足之情的胞弟被非法迫害致死,而且在中国无处伸冤,令欧阳先生感到十分悲痛和无助。欧阳昱先生曾四处奔走呼吁,希望人们伸出援手以避免悲剧发生……

看看乙文及欧阳明的各自的被迫害的“时间流水帐”,我们发现在本质上,这两个案件是如此相象。不同的是,欧阳明已被无情的夺去了生命,而乙文身心饱经折磨,还顽强的活着。我们决不能让欧阳明的悲剧再度发生。

今天,我们都能做些什么去帮助乙文呢?身在海外的同修,我个人认为打讲真象的电话是目前最有效的对乙文援助的方法之一。因为阻止罪恶的勾当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让它们知道全世界都在注视着它们,由于它们所干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

相关电话(中国-广州区号 +86-20)
广州610办公室:总机 83116688 转610办公室 或直拨:83193123,83377877
张庆生 广州市 610办公室科长 020-61382058
海珠区恶人:黄棉:广州海珠区晓港中马路39号 邮编:510 000
温春兰:020 8443 9241转海珠区610办
成 文虎   广州市天河区‘ 610’办 510630  
李 建辉 女 广州市天河区‘ 610’办 510630
广州同福中路368号公安分局转海珠区610办
海珠区公安局沙园派出所:020 8436 8929 地址:广州海珠区沙园5街南5号。
江南中派出所:020 8423 3314 地址:江南西路紫金大街88号

白云区人民检察院:020-86351998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 电话:020-84392659
海珠区分局出入境管理科查询电话:020-83115808
李瑞民 男 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科长、海珠区洗脑班首恶
海珠区公安局沙园派出所:020 8436 8929 地址:广州海珠区沙园5街南5号。
海珠区公安分局指挥室:8443 9241,邮编510000,地址:广州市同福中路368号
海珠区公安分局综合办证中心 地址:宝岗大道金龙大厦2楼 电话:84392730

广州市公安局警务投诉: 110─83118040
广州市公安局局长朱穗生专线:83347347(每月1日和15日局长直接接待外来申诉电话)广州市公安局办公地址:广州起义路200号 邮编:510030
广州市公安局电话(总机):020-83116688
警务投诉电话: 110,020-83347347,83118040
广州市公安出入境管理处
处长:刘卫疆,政委:郑和新
副处长:于雁群,邹穗生
地址:广州市解放南路155号
谘询电话:020-83115808; 投诉电话:020-83115808
广东省公安厅办公室:020-83830739 地址:广州市黄华路97号,邮编510050
广东省公安厅投诉电话:020-83111222
广东省公安厅法制处投诉电话:020-83119404,83119405
广东省公安厅检察处电话:020-83119042,传真:020-83119446,83119978
广东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
处长:何广平,副处长:温荣方,邓普丰,莫廉
地址:广州市黄华路89号
谘询电话:020-83119147; 投诉电话:020-83111000

广州市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槎头(岛)西洲北路56号 邮编:510000
潘锦华: 校长,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李雪珍: 政委家,里电话: (020)83485250 手机: 13922159049
赖鉴峰:管教部长,81730648
江红,打手,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吴凤波(音), 女 ,打手,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贺运育 ,副校长,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杨柳,女,干事,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周丽,女,干事,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翟(管教),女 ,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81730767
赖鉴峰 ,管教部长,办公室电话: (020)81730646
值班:8173064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