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市看守所绑架无辜 栽赃陷害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我叫林凤荣,在2004年6月4日晚10点30分,我和丈夫王文鹏回家。刚走到楼下被一群恶警围住,非法绑架。恶警把我兜里的钥匙抢走,在我家抢走大法书、讲法录音带、电脑、打印机、优盘一个、掌上读一个、现金7000元、租楼房一年协议一份(价值3600元)、小切刀一台、手机二个、BP机一个、电线插座一个、孩子学习用的飞利浦单卡收录机一台、雅声小收录机一台、新书包一个、蓝色花兜一个、打印机用的鼓6-7个、碳粉大概10盒、钳子二把、螺丝刀子二把、小镊子二把、壁纸刀一把、小电池16个、200卡2张(价值60元)、共计价值两万余元。他们还抢走了户口本、我们俩的身份证、我的一寸照片4张、生活用的剪子一把、家庭用的小电话本一个、我们家的一对皮箱被撬坏。

我被两个恶警强行往车上拖,拖到车门口我不上车,一恶警硬往车里推,另一恶警从另一侧车门上车,在车里在我的背后拽头发往车里拽,前面一个恶警往车里推,后面恶警拽我的头发,把我给拖上车,到舒兰市铁东开发区派出所,到那后我就开始胸痛,我就用手捂胸,恶警问我什么,我也不说话。不知道几点后又把我送到公安局,问我什么我就是不说话,天快亮了,一看问我什么我也不说话,恶警就把我送到拘留所。

到拘留所后,胸痛得很厉害,咳嗽就得用手捂胸,胸被恶警推青了,拳头印还在胸上,我的右腿膝盖,右手肘关节处都青了,腿痛得蹲下站起来很吃力,现在膝盖、手肘关节处还痛。我被绑架上车后,看到王文鹏被一群恶警打倒在地,被绑架到铁东开发区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和铁东开发区恶警对王文鹏進行逼供:“关公背剑”、用胶皮棒打得满身满脸都是伤,后被送到看守所。舒兰国保大队和吉林市国保大队恶警联合对王文鹏進行迫害,关公背剑、坐老虎凳,更为残忍的是把嘴堵上,从鼻孔里灌芥末油。

在拘留所里有位因经济案被拘留的人,问我:姐,你和姐夫是从小的吗(意思是我们不是再婚的)?我说:是呀。他说你们被抓时很多人都在围观。警察说:王文鹏这个妻子是第二个,也练法轮功把他第一个妻子给杀了。我对他说:他们是在造谣,如果他把妻子杀了,不早就抓起来了。法轮功不准杀生,《转法轮》书中第七讲就说不准杀生,他怎么能杀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