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2000年7月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公安局和矿务局机电厂保卫科有关人员遣返回本市,关進了矿务局看守所。当时的刘所长对我无理搜身将我借来的200多元钱没收。

2001年3月,矿务局公安处的一个负责人(不认识)和机电厂姓周的一个年轻人开车到我家,让我跟他们走一趟,我说,今天是我丈夫的生日,改天再说吧。那人想了想说,明天再来,就走了。一会儿,丈夫和儿子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听我说了刚才发生的事,丈夫马上对我说:“他们今天来者不善,我的生日也不过了,我送你去躲几天。”于是孩子上外面叫了一出租车把我送走。结果第二天,我丈夫就接我回家,我说,先不着急回家,不能让他们抓我”。他说:“不会的”,于是我就和丈夫回家了,没想到,我刚到家的当天,似乎是早已有所准备的,(后来才知道是单位领导用花言巧语骗我丈夫把我接回来)机电厂原党委庄书记领一伙人来到我家,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不写,他立刻变脸,要把我送看守所,我不从,他们就好几个小伙子连撕带拽把我拖進车里,关進了矿务局看守所。5月份,又强行判我劳教一年。(由公安处原陈处长和另外两人把我送到佳木斯劳教所)

2002年5月2日全市对法轮功学员大搜捕时,立新派出所数名恶警大清早闯入我家中,强行送我去看守所,我拒不服从,并向他们讲真象。他们还不罢休,又过一段时间,第三次逼我写“五书”,我不写,她们就强行把我撂倒,使我坐在地上,后背靠着铁床架子,高洁、刘亚东凶狠的把我的两臂一上一下扭到背后,把我的双手铐在了一起,当时手铐上了锁,而我的两手也被我拼尽全力抽了出来。这时她们急了,一个人跑出去叫人来帮忙。在一旁做转化的邪悟者李国霞见状大叫:“这还了得……”紧接着便骑在我的双腿上,狠命的将我的左臂拧到背后,我大声向她们讲理,刘亚东怕传出去被其它房间的人听见,就照我嘴猛击一拳,这时外面的人進来了,她们4、5个人把我铐在了床架上,我的头发被她们揪得落了满屋地上,我要求她们拿下手铐,她们就逼我写“五书”,不答应就继续铐,十分残忍。

在那里不许炼功,学法,整天受恶警的训斥达不到要求就被罚站,拳打脚踢,平时整天放“焦点谎谈”等诽谤法轮大法的影碟、念诽谤大法的材料或放一些乱七八糟的黄色影碟。在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严重的迫害,到期也不放人(劳教所开始按照12月28日双鸭山市给我开的劳教票子上填写的日期执行,并在到期时给我办理刑满释放手续过程中,竟然从底档中查到了一个判我3年的劳教票子,所以他们拖延不放。)

最后,我眼病严重,而且不能自理,但他们却放出送我去住院的假信,不让别人知道内幕,邪恶妄图以此对我实行遥控,干涉我的自由。

在2001年,在我被强行劳教期间,我的丈夫因受精神打击犯了严重的心脏病,躺在地上已不省人事,听亲属讲:如果不是她恰巧去我家,及时发现喊邻居帮忙送進医院,生命是难保的。在我進京证实法、被遣返等所有的费用都是月月在我丈夫的工资上扣掉。

2002年,“十六大”期间,邪恶之徒又把我从家抓走,我丈夫又一次受打击成重病,无人照料,房子被卖掉,我的孩子又下落不明,这都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

修炼大法,身心健康,家庭和睦,道德回升了,这样好的功法,却遭到无理的打压,我为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竟遭受这些迫害,我愿把我被迫害的遭遇揭露出来,使那些不明真象、被江氏流氓集团利用而麻木的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的人们了解真象,停止他们迫害修炼者的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