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中不断提高心性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当我发出一个想去香港讲真象证实法的念头之时,没想到身体就开始出现不舒服的状态,结果让我咳嗽了一个月之后才前去香港。但是,我感觉到自己在台湾的修炼环境实在太安逸了,师父讲的三件事老是做不全,经常找借口。因此这趟香港行,我完全抱着要去磨练自己,救度众生的决心。

到香港时,是与一位已至香港多次的同修同行。一路上很顺畅的到达,但一到住宿地的宿舍楼下,见到楼梯那么狭窄,又需要带着重重的大皮箱上到五楼的时候,真是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我知道这是给我提升的第一个心性考验,所以我便不把它放在心上。等進了房子,看到连个房间都没有,不但要睡在客厅,而且是睡地上,还没有枕头、只有一件小被子,我便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我是来磨练的。”

到了第二天,开始到车站讲真象:发简介、拿看板。当我看到同修在太阳底下发简介、很是用心的讲真象时,心里很受感动。但看到有着许许多多可贵的中国人中,有些人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我的心就感到非常酸痛,想到十几亿人口中毒这么深,使我深刻觉得讲清真象的责任重大、任务艰巨,更应加大力度的去讲清真象。

除了進出香港和中国的车站之外,在香港的每个景点都是许多中国观光客出现的地方,所以一个也不能落下,例如:黄浦、金店、黄大仙、半山东姑亭、落马州等。因此,每当我们晚上回到宿舍时,身体的疲惫总让我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不过我们并没有休息,而是接着读法到十二点发正念结束。在那个时刻,我思想中已经顾不得什么床不床、房不房的,就在客厅中直接躺下来了。不过,虽然身体很累,但师父讲的三件事都做到了,心里觉得很踏实,也感到真是磨出正念来了。

在香港的期间,由于住的宿舍差不多只有24坪大,却住了二十几位同修,所以在生活上不论是洗澡、洗衣、甚至连上厕所都像是在战场上,也因此有很多磨练心性的机会。例如有一次,当我正在厕所时被同修敲了两次门,最后只好放弃不上了,当时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是我想到大家因为来自各地,所以修炼环境、自身的观念都不同,但大家也都是为了救度众生,也都在大法中熔炼。而我的心虽然没有大动,还达不到都不动心,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所以就应该提高心性,应该在考验中去包容与面对。

还记得在最后一天,我们到大屿山讲真象,回程中却受到干扰而使得等车时间就花了好几个小时。由于我的性子比较急、没有耐心,当时真的是在磨我的耐性。最后好不容易终于快要回到宿舍时,包租游览车司机却不知为何生气,偏偏他说的是广东话,我们都听不懂,结果居然还没到目地就赶我们下车。在人生地不熟,又不知如何搭车之下,只好坐计程车回去。事后想想,觉得那个经验是要去我的执著心,如果不是我有这些执著不放的心应该是不会碰到这些事。想到师父在《洪吟二》的【无阻】:“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我明白了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让我提高心性而安排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