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务员修炼故事:学法修心 脑瘤不见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

* 神奇法轮功,脑瘤不见

距离2000年5月9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四年多了。回想修炼前,是一个不服输、事事求好、只相信人定胜天,从不向命运低头的铁娘子,争强好胜又多情的个性埋下了日后忧郁症的因子。就在1999年2至4月间,恶运接踵而至:宵小一夕间将我经年积攒的家当搜刮一空;刚被调到完全陌生的工作岗位上;追踪一年多终于在MRI检验报告中证实脑子里长了直径约一公分多的肿瘤…一连串的变故使我顿失所依、不知所措。即使如此,我依然瞒着年迈的双亲,独自面对。

于是到处求神问卜、作法改运、跪求和尚灌顶祛病等林林总总看来可笑的行动在这一年中不断的重复上演着,无非只求病好;到各家医院一再检查企盼医生告诉我是误诊了!然而残酷的事实是:服药后的多重副作用──不自主打冷颤、剧烈头疼、呕吐、走路犹如一只白昼的蝙蝠般东倒西撞、严重鼻塞必须张口呼吸,一年多来只能半卧,根本无法好好躺下来睡一觉!就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身体日渐消瘦,最后连求生意志也没有了,仿佛“自我了结”是唯一能向老天控诉的手段。殊不知,这正是通往修炼的特殊安排,唯有对生命的大彻大悟才能促使自己正视生命的意义与目地!

正当我做好最坏打算,决定开刀时,又有两条路在我面前敞开:一是去看一位在电视上宣称能治各种重病难症的气功师,结果是漫天要价,效果则不能保证;另外就是报名参加单位(关税总局)开办的法轮大法第二期九天班。我,选择了法轮大法!在九天的时间里明白很多事情,天天都在既惊又喜中感性的哭着!得法当晚在梦中师父即亲自指导我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翌日醒来时,发现自己小腹部位的椰丝床垫下一圈热气罩着直透弹簧床垫,原以为是人躺卧时体温散热的正常现象,然而推开一旁熟睡中的妹妹,竟没有如此现象,当下即刻明白“李老师开始管我了!”

就这样四年多来,不曾再服过一次药剂,却让从小羸弱多病、心思忧苦抑郁的我感受到放下后一身轻的自在。由于体质较常人敏感,许多感性与理性的体悟在修炼过程中不断交织丰富着、充实着我的生活,而心性随着修炼明显的提升,溶于法的人生观、宇宙观更促使自己由内而外彻底转变,仿佛像剥洋葱般,一层层往里挖去那根深蒂固的执著。

* 去除怨恨,亲人相继修炼

身为家中老大,自然背负着老大责任--要做弟妹们的好榜样、要帮父母料理家务、要为父母分忧解劳……等等。虽然父母感情非常好,但长久以来母亲身体非常不好,曾动过三次大手术,记得正值十来岁的严冬,母亲十二指肠溃疡穿孔引发腹膜炎,情况相当危急,虽经过医师紧急抢救,但情况仍不乐观,当我从医护人员手中接过病危通知单时,看着神情疲惫的父亲,怕他无法承受这个打击,于是独自收藏起那张红单子,来不及落泪只忙着在医院里外穿梭着,一会儿上血库领血包准备给母亲输血;一会儿向护士央求勉强借张空病床给我们一家四口人暂时安歇,因为当时弟妹尚且年幼、家又住在距离医院一个多小时车程的玉井乡下,父亲无力两头跑,只好全家人留守医院。当时,心中只希望母亲能平安过关,于是在凄风苦雨中跪地默祷:观世音菩萨请折我阳寿给我的母亲吧!当晚,在睡梦中,第一次看见观音菩萨在带着金色毫光的圈里边的庄严形象,以思维传感的沟通方式要我安心。这次经验永生难忘。得法后,看了《转法轮》一切都明白过来了,知道师父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未修炼法轮大法前二、三年间,父母亲身体非常不好,而我因工作关系无法与其同住,自己因过度担忧双亲而引发轻微忧郁症,只要在夜里听见电话铃响便会不自主的发抖不敢接听,深恐家中传来不好的消息,过后也无法再入眠,就怕再有电话铃响……日复一日,这样的病症一直不敢给家人知道,只有自己默默承受着。

自从懂事后,不服输、不向命运低头,只信“人定胜天,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生要靠自己开创”,好强的个性从不显露出脆弱的一面!结果造成:看着弟妹备受双亲关爱,而我仅是责任加身……怨怼不免充塞内心,同时承受来自生活上的各种压力,渴望父母爱的遗憾始终隐匿于邻里给我“懂事孩子”的赞扬中……直到有一天,封存三十几年的怨怼终于因为与母亲在一点小事上发生口角而爆发出来,母亲将我刚交给她的一笔钱拿到我房间退还给我,并告诉我,以后不再收我一分一毫了……当时,积郁已深的怨顿时化为恨,一股脑儿随着泪水迸发出来,追出去将桌上的钱往母亲瘦弱的背后恶狠狠的掷去,霎时,钱散落在母亲身上,我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为什么你们从来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怨、恨、泪,凝结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久久不散!

虽然事隔多年,但那情景造成的伤痛在彼此间仍无法抚平,这个疮疤是我与母亲间一直不敢碰触的点。修炼后,我带着忏悔谦恭的心真诚向母亲道歉并向她坦白自己从小对爱的渴求与期待,最后告诉她是“真、善、忍”的法理带我跳脱那充满怨怼的深渊,恳谈中,发现慈爱的母亲一直没变,长久以来是自己的妒嫉心蒙蔽了对一切事情的观感与想法!试想今天我若未得法,可能对母亲的心结也永无敞开之日。就这样,父母亲在一年多的观察中,看见我在健康及心性各方面真实改变,感激之余也同时走進法轮大法中修炼,在其他法门中修了许多年的弟弟也得法了,另外许多同事、朋友也因我的言行而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

* 慈悲真象明白讲

记得有一次藉由网路讲真象,与一位自称“孤独男”的网友在线上相遇,就在自我介绍中表明是台湾法轮大法修炼者时,他的态度非常不善,极尽难堪的字眼出现在我眼前,第一个念头是“这么邪恶,算了,别理他,随他去吧!”但是,随即体悟到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所提:“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是的,我不可以轻言放弃,尤其在邪恶铺天盖地以恶毒的谣言、欺世的谎言蒙蔽多少世人,使其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我要以最大的慈悲与宽容面对他的愤怒与无礼。渐渐的那股仇恨溶化了,他开始问我:“为什么会炼法轮功?”我回答:“因为身体与心灵二方面都受益!”告诉了他我的病与苦,他一再追问我:“不吃药真的可以吗?法轮功真的叫人不吃药啊!”我告诉他:“是因为病好了,不需再吃药,而不是炼法轮功不准吃药;人生病了,吃药治病没有错,但没病了,吃药干啥呢!”他告诉我如果不是我亲身体验与他分享,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之后,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法轮功的钱是哪里来的?”我告诉他:“法轮功没有钱,法轮功不存钱、不存物,法轮功修炼者都只凭一颗普度众生的慈悲心,悟到哪做到哪,正如刚才您对我恶言相向,我可以掉头就走不予理会,但我没有,因为我知道,您一定很苦,很孤独。”他兴奋的问我咋知,我回答是他的名字“孤独男”告诉我的;于是他又问:“你们为什么被打压到如此境地还不肯放弃?你们真不怕死吗?说声不炼,回家偷偷炼就好了,为什么甘冒生命危险跑到天安门去?”我正念对待这个问题,以严肃的心一字一字的敲下:“是的,以一般人来看,说句不炼了,很简单又可以马上脱险离开那地方。可是,无论是天安门、中南海还是海外各地,我们在各种环境下向人讲真象,是因为江泽民集团以恶毒手段对待法轮大法修炼者,劳教所成为人间炼狱,610办公室是邪恶的指挥所,‘打死算自杀’是狰狞逞凶者的免死金牌,而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以‘真、善、忍’面对所有恶毒对待,只为说声‘法轮大法好’,如果今天没有这场邪恶迫害,我们也不用向世人讲什么真象,事实上,上访与讲真话都是法律所赋予的基本权利。”此时,我看见线上管理员正发出干扰,看着他发出的最后一句话:“被发现了,可是,我也明白了,谢谢你让我知道真象,法轮大法好,我……”,我们的线上交谈被切断,我也被拒绝在外了。但是,我终究把真象告诉了他──一个从未谋面的有缘人,相信“法轮大法好!”会深植在他的心里。

2003年9月下旬,我邀集单位十二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参加澎湖学员主办“审江晚会真象活动”,并同时安排向当地律师讲清法轮功真象。在与一位律师讲真象时,由于学员们齐心正念,很快的我们由被动的聆听对方谈论转为主动讲真象,并陪着他看完真象VCD。 临走前,将自己的修炼过程和心得与其分享,并告诉他假如今天我身处大陆挺身而出对他讲清真象,明天可能就被非法关進劳教所遭受非人对待甚至酷刑迫害致死,今天我何其有幸身处海外,揭露江氏集团邪恶的流氓行径,只为唤起世人的良知、使其明白真象并声张正义,还给大陆法轮功学员一个安全无虞的修炼环境。当时,他激动得紧握着我的手不放,我知道,他是真明白了。果然,活动当晚他亲自带着妻子到场并送来几箱矿泉水,直到整个活动结束才离去。

* 修去好胜与妒嫉心

在学生时代即是合唱团员的我对自己合唱基本功从来没有任何怀疑,一次参与合唱试音甄选,我心里惴惴不安甚至暗自忖度着该如何安慰未被选上的学员,这样的情溢满胸怀,完全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结果唯一没被选上的竟是我!原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对,咋知,随着日子一天天接近,看着学员们兴奋的练唱排演,我的难过与失望也随之增强。当时我被那强大的显示心、好胜心与妒嫉心操控着,不平之心亦越发的不满很多事,直到彩排当晚,终于溃堤般的痛哭失声并将自己完完全全封闭起来!慈悲的师尊看着弟子紧握执著不放,那心着急呀!于是在师父的点化下辅导员前来与我恳谈,她流着泪与我在法上交流无非想尽力唤醒我明白的一面,看着她,顿时见到师尊也正为我着急而落泪:“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 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弘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精進要旨》:再去执著)。终于师尊的“法”引领着我冲过这次执著心。

记得刚修炼时,看见老学员参加国外法会急着想跟,有一回辅导员问我:“你想参加国外法会的目地是什么?”当然是想见师父呀!辅导员笑了笑,建议多学法,等思想成熟点再去。2004年4月的纽约法会,我真明白是为“讲真象、展现大法美好”而去,至于能不能见着师父虽仍有心却不那么主要,于是报了名,过程中因为机位问题,决定将机位让给更迫切需要的同修。因为早已作好思想准备,去不去都无法影响我修炼的心,就在出发的前一个多星期突然又被通知有机位可以成行了,真是如同师尊讲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复活节当日,终能亲见师尊,没有过激的心,只是平静、明白与感恩。修炼,真象剥洋葱一般,在这过程中师父也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精進要旨》:挖根)此次虽重重摔了跟头却也在重锤之下敲醒了心志,在不断熔炼与归正中提升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