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军埠口镇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山东省潍坊军埠口镇不法人员对当地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99年7.20江××团伙迫害大法一开始,军埠口镇迫害大法的不法人员逼迫交书,强迫全镇的大法弟子集中到镇上去看它们早已编造的诬陷大法的录像,后来又把大法弟子关在大队7天,白天除了干活,就是强制灌输邪恶的谎言,晚上强迫背它们编造的谎言,背不过不让睡觉,逼迫写“三书”。最后每人被勒索罚款500元才放回家。

99年秋天不法人员又逼迫大法弟子每人交1000元保证金和写“保证书”,后来有大法弟子张贴了揭露邪恶迫害大法的标语。邪恶又开始疯狂迫害,把大法弟子们抓到镇政府。在2000年1月22日(99年腊月16)前后,镇司法所长夏炳堂、高明刚直接参与并指使打手对大法弟子進行残害,当时气温零下十几度,它们穿着大衣围在火炉旁还喊冷,而逼迫大法弟子只穿秋衣扫雪,然后光着脚站在雪堆里。然后暴徒们开始用拳打脚踢,后用皮带、胶皮管打,打断后又换三角带毒打,然后弄到房间里捏着鼻子灌酒。

一名女大法弟子当时一只眼睛被打得什么也看不见,嘴也肿得无法说话。暴徒们又把开水倒進杯子里放在她的手心上烫,扬言说如果再炼,就送上西天。暴徒们每天早晚逼大法弟子们跑步、骂师父,不服从就挨打,跑完步,就逼喝酒、抽烟,宣称这样能破大法弟子们的功力;否则就打。有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暴徒们打得流了产。

暴徒们自己打累了,就逼迫学员互相打,强行脱去女学员的裤子只穿裤头、然后逼迫男学员打,真是邪恶至极呀!到了2000年1月29日(99年腊月23),每人被罚款4000元才让回家。

2000年的春天开始,邪恶又把大法弟子们弄到镇政府和大队打扫卫生,每到它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就逼迫每日二次去点名,打乱了大法弟子们的正常生活。为了证实大法,一女大法弟子于2000年10月24日去北京,27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并送回当地,被拘留一个月并受到非人的迫害,又家人罚款4000元。

到2001年6月份迫害逐渐升级,不法人员们专门在夜晚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在一个夜晚12点前后,砸门跳墙,一个叫曹夕真的打手在大门口就大打出手,将大法弟子丈夫的嘴打的鲜血直流,脸和眼也肿了,接着進屋翻箱倒柜,满屋子翻个底朝天,找到了一张传单,一个叫王立参的恶人说这就是证据,当场抢走她女婿的摩托车,把大法弟子绑架到了镇上。

当时不法人员已经抓了几个大法弟子。镇政法委书记花光勇和打手们把这位女大法弟子关進一间屋里,关了电灯,用手提灯照射她,打手武继方叫嚣说“多加电棍”。当时她只听见电棍“叭、叭声”,就被暴徒们电昏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女大法弟子慢慢苏醒过来,就听到一个打手说“泼凉水”,接着把凉水泼到她胸前。在她醒来后,又遭一顿电棍,然后暴徒们把她弄到另外房间逼迫她站着。不知什么时候她失去知觉昏倒在地上,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当场被打死,当晚送到军埠口医院,另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打的流了产。

一个叫王金忠的打手逼迫大法学员去挖师父法像的眼睛,恶毒之极。在炎热的夏天把男女十余人关進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20多天后,又拘留一个月。

2001年11月14日半夜,不法人员又一次砸门把大法弟子抓到镇上,第二天早上司法所长夏炳堂把女大法弟子送往“王村劳教所”。一名大法弟子经查体不合格,说肚子里长瘤需要尽快手术切除,她回家后又被勒索去所谓查体费500元。2003年3月4日,她又被不法人员抓到镇上洗脑,逼迫她丈夫看着,强迫看它们的诬陷大法的录像,非法关押了十九天才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