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纪实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

一、 湖北省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位于武昌南湖,华中农业大学附近,2001年从旧劳教所搬迁过来。劳教所从99年7月20日至2003年4月17日止,一直非法关押着全省各地的大法学员,据我所知的有黄冈、黄石、咸宁、荆门、武穴、大冶、黄梅等地的学员。虽然从2003年4月17日将所有大法学员全部转移到沙洋劳教所,但它在历史上扮演迫害大法学员的丑角将永远抹杀不了。

二、 2002年我被非法劳教送往狮子山二队。二队在二楼,长年不见阳光,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走廊一天到晚开着灯,人就象被关在笼子里,许多人因被关时间长,脸色苍白,全身浮肿。那里伙食差,米里有渣子,而且是多年的陈米,菜是烂菜叶、烂南瓜之类,订菜要5元—10元/一小盒。每天五点钟起床到车间干活,七点钟开饭,晚上九点或十一点收工。

三、 我去时有两个转化班,十班和一班。当时十班负责干部叫周春丽,20多岁,有一小男孩,其丈夫邹(周)某,科长,专门负责接收各地公安非法绑架去的学员。这两个班的班长,由队长选派的吸毒人员参与负责。

四、 听关的时间长的学员说,2001年上半年二队关了大约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那时学员集体抵制邪恶迫害。体罚、电棍、软硬兼施都不能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恶警们就将部分坚定的学员转到沙洋。黄石的学员利用高音喇叭将师父的经文传進去,此举有力的震慑了邪恶。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转化学员的目地,派男干警来训练女学员,美其名曰“规范人的行为”从手脚开始,不论年龄大小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踢脚(翘腿)一动不动,最少半小时,赤壁有一50多岁学员黎冬之,有几次军训心脏病复发晕死过去。2003年元月27日黎冬之又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往狮子山,有几次被迫害的晕死过去。到2001年12月17日前,几乎没有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但在2001年12月17日从沙洋来了一个“帮教”团,带了“李雪莲写给母亲”的一封信和其它从法中断章取义的邪说,致使部分学员迷惑而妥协。2002年5月又来了一批沙洋的邪悟者,给一直坚持修炼的学员洗脑。有的男帮教捉住女学员的手强迫写决裂书。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多数学员违心写了决裂书。一些坚持修炼的学员或签了字后又清醒过来的学员被关在吸毒班,由两名吸毒犯包夹,不能和任何人说话;洗漱、上厕所都由人跟着,不能和家人联系,不能订菜和买零食。那时男队许多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女队专职洗脑恶警张丽经常带着几个邪悟者去“帮教”。

五、 2002年12月5日狮子山二队派二名帮教去省洗脑班,回来后(2003年元月五日)大冶一名当了帮教的邪悟者向恶警张丽提出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重新洗脑,她们一人来自大冶,一人来自麻城,还有一名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人,将它们邪说歪理灌输给学员们,使有求之心重的学员中毒更深。可见省洗脑班那一套除了骗人还是骗人。

六、 每个被非法绑架到狮子山戒毒所的法轮功学员,一進去就被几个邪悟者围攻。问寒问暖,灌输江氏谎言和自己邪悟后的认识,这招儿不灵,就报告恶警张丽叫吸毒者来恐吓罚站,不让睡觉。2002年大约十月份,有一阳新去的37岁女学员被判劳教两年半,这位法轮功学员软硬不吃,邪恶之徒的什么招术对她根本不起作用,半月后这位学员因病保外就医,从邪恶的黑窝中以正念闯出。咸宁嘉鱼何平因敢说真话,恶警来做工作,没效果,吸毒犯就打她。武穴的王平有次传递经文给其他学员被恶警发现,高旭梅就叫人给她戴上手铐开邪恶的“批斗会”,挖苦她。咸宁嘉鱼一位40岁的法轮功学员陈金秀2002年7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刚到劳教所半个月,儿子因游泳溺死。在这种情况下,恶警竟不允许她回家为唯一的儿子送行,她很痛苦,经常一个人发呆,不背监规,不军训,张丽就派一个吸毒犯高某专职看管她,美其名曰照顾她,实质是怕她清醒后揭露她们的恶行。

七、 以前从狮子山劳教出来的写了保证的法轮功学员,一离开那个环境就清醒了。所以从2003年4月17日转到沙洋的学员全部被重新洗脑,可见沙洋的邪恶更甚。但是不管怎样,这些走了弯路的学员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中大部分很快清醒过来,从个人修炼状态中走出来,重新开始加入真正的正法修炼的行列。


狮子山二队负责人:高旭梅 (队长)
专职洗脑恶警:张丽
湖北省洗脑中心电话:027---78792487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5/83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