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三十家子农妇自述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6日】我是内蒙古三十家子一位农家妇女,因身患多种疾病(肾炎、子宫下垂、咳嗽等)家里条件又不好,听别人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我就去炼了,结果这一炼,所有的病都不见了。

没想到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江泽民一伙儿铺天盖地的造谣和镇压下,三十家子的不法之徒也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助纣为虐,做了决不应该做得事情。

2000年4月,三十家子派出所的张立平(现已经转走)和宋国民等五六个人来到我家对我進行骚扰,强行拿走我家仅有的一台录音机,至今未还,并把我和我村的其他几位同修一同绑架到派出所,连踢带打的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把我推上车游大街,说我是政治犯,那天正是三十家子镇大集,集上有很多人。之后,他们把我送到凌源市拘留所(凌源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才被放回来。

我的公婆都是老实人,经不住这打击,都病倒了,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没办法,在外地打工的丈夫不得不回来照顾家。他们对我的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同年7月,我也出去打工,没到一个月,派出所的人又到我工作的工厂来纠缠我,逼迫我签字。

2002年4月,他们又来找我签字,我就写了“法轮大法好”,他们一看气急败坏,于4月24日晚10点钟来到我家,跳墙進院,把我家大门私自打开,進来十几个人,象强盗一样,不由分说,乱翻一通,没有翻到任何东西,就把我又一次绑架。当时我的丈夫正在外地打工,两个孩子,一个13岁,一个7岁,進来这么多人把他们都吓呆了。我说我要告诉孩子的爷爷、奶奶一声,他们都不允许。到了派出所就一个劲儿的审问我,不让我说话,我说上厕所,张立平伸手就打我两个大嘴巴。

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我村的谢海到派出所屋里不一会儿走了,随后他们又将我们五人送往凌源市第二看守所。我没有罪,不应该被关押,我绝食進行抗议。

第三天,他们把我送進凌源市精神病院,强行把我绑在床上野蛮灌食,灌完后就给我打了一支错乱神经的药物,当时就觉得心里明白下不了床,就听院长说:“这支药给他们几个用正好。”两天后我就感到舌头不会动。

十五天到期了,派出所的宋国民等几个人又来到精神病院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走了。当天下午又把我送回看守所。

两个月后,我哥来看我时说,听说已经把我判了劳教,我对哥哥说:“我学法做好人没有错,他们为什么要劳教我”。说哥哥劝我一番,给我交了伙食费就走了。一天,看守所的所长孙连生说:“对你们法轮功的人没有法律可讲。”

我开始静静的思考,我炼功做好人却被劳教,我没有错,不应该被关在这里,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他们控制,我就求师父加持。之后我正念闯出了看守所。

回家一周后,三十家子镇派出所又把我骗回拘留所。第二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正念闯出。

三十家子派出所电话: 0421-6611048
谢海电话: 0421-663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