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展示酷刑震撼曼哈顿 揭露江氏集团洗脑术(图)

【明慧网2004年9月6日】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街头以一种特殊方式在抵抗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真象的媒体封锁。共和党大会期间15,000名记者聚集在纽约,西方媒体开始报道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纽约曼哈顿给行人派发传单、诉说法轮功真象的故事。

2004年8月29日,纽约市长彭博和纽约州长步行在百老汇大街时,迎面遇到了当街散发真象资料的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并接受了法轮功真象资料。

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讲真象,还包括中国传统舞蹈和腰鼓表演。在纽约最大的公园──中央公园里,法轮功学员表演的文艺节目成了纽约市民和媒体关注的焦点。纽约时报的记者、纽约NBC电视台也对法轮功学员做了采访。美国人说,在炮台公园、中央公园见到好多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到处都是,有上千人。

在一些行人多的比较宽敞的地方,常常有三个、五个衣服沾着鲜血、脸上伤痕累累的人在承受老虎凳、吊打、关小笼等折磨,这是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展,他们不惜用自己皮肉之苦向纽约人展示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街头真人演示在中国大陆遭遇的酷刑折磨

纽约人观看法轮功学员的真象图片

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街头讲真象

* 中国正发生最大规模的洗脑运动

江氏集团的洗脑术,被西方社会广为知道,洗脑(Brain Wash)是少数从中文直接翻译过来的词汇。目前,江氏集团对法轮功正发动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洗脑运动。洗脑不成,就是肉体虐杀,中国公安系统广泛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在酷虐中死去。

酷刑是洗脑术中的一个环节,对受害者施酷刑,然后利诱,利用人的求生本能来和人性的弱点,转化人的思想,并放弃原则和信仰。韩战中,一批美国飞行员被中共洗脑,在中共媒体上大骂美国,令国际震惊,中共骇人听闻的洗脑术广为曝光,成为美国一些大学心理系的研究专题,并作为美国电影和纪录片中的题材,反复给公众播放。

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在中国启动大规模的洗脑运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国警察令信仰者在肉体与精神的毁灭中择一而亡。

2004年4月13日,在日内瓦联合国第六十届人权委员会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陈刚讲述了他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洗脑折磨。陈刚说:“因身体上无法再继续承受惨无人道的摧残而违心的屈服了,这毁灭了他的尊严与信心,甚至想到了自杀。”他说:“肉体的死亡是一种死亡,还有一种死亡是精神的死亡。二种死亡,一样的虐杀。”

曾经在中国被三次关押,现在在法国读书的陈颖女士在日内瓦人权会期间,在一个人权研讨会上讲述了她在关押期间被酷刑折磨洗脑的经历。陈颖在讲述自己的经历时泪流满面。

她说:“我经常被毒打得很惨,以至参与打人的犯人都流泪。他们不让我睡觉,给我洗脑,有一次他们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注射药物,当药物进入我身体时,我感到心脏剧烈跳动,感到撕裂似的疼痛,血管都在疼痛。那以后我开始失去记忆,思考能力下降,而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正是我受迫害的部分。当我来到法国看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资料,我回忆起了那些痛苦的经历。”

她说:“肉体的痛苦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折磨是精神上的。我的先生被政府要求与我离婚,我开始失眠做噩梦,我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放弃了自己的信念,被洗脑术强行转化后我如同行尸走肉。每当人们问起那段经历我都说‘挺好的’,其实那‘挺好’的背后隐藏着无穷的痛苦,这种看不见的折磨更加残酷。”

* 在肉体与精神毁灭中择一而亡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张亮,在洗脑班被施以一种叫“熬鹰”的酷刑折磨。连续一个多月24小时罚站,不让坐下,不让睡觉,一群人 轮番上阵连喊带叫,无数次地被撕打推拽。他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两腿两脚肿得吓人!皮肉透明发白,随时就会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两脚无法穿鞋,赤脚站在水泥地上,最后两腿无法站立,走路寸步难行,东倒西歪,无数次地碰在墙上,摔倒地上。

广东三水劳教所为强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设立酷刑室,使用“五马分尸”的酷刑,铐住法轮功学员的四肢拼命向四个方向拉。

法轮功学员黄柱峰的双手被劳教所狱警张武军用两个手铐扣住,指挥犯人用力往两边拉,把黄拉得两手血肉模糊,左右肩膀被拉脱臼,28天后手臂肌肉萎缩。

爱尔兰学生赵明忘不了2002年初他在团河劳教所的经历。。那一天,他被团河劳教所的狱警绑在床板上,脚,腿,上身,手臂,分别绑住,还有一道从嘴里跨过绑住头部。他说:“绑完后他们再次威胁我”转化“,被我再次拒绝后,他们抱出一捆电棍,开始分发电棍。那电棍有50多厘米长,除头上有两个电极外,整个电棍还有螺旋状金属环绕,用这部分放电,能在很长范围内电击。他们至少使用了六根电棍开始对我全身电击。”

“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跳动。他们时而停下来继续胁迫我签字接受他们的所谓转化。警察刘国玺动作极为熟练,他两手各持一根电棍,平行地贴着我的胸部转着圈移动,用环绕电棍的金属放电,我整个上身感到电麻跳动,呼吸急促,嗓子冒火。”

“我满耳都是密集的电火花的声音‘啪啪啪啪’。过了一阵,我的一条腿开始痉挛、剧痛。我在这种巨大的精神刺激下简直无法再保持清醒和理智了,它们没有停下来,直到我同意写他们要求的所谓‘转化’的东西。”

* 他们来自纽约的四面八方

曼哈顿街头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来自纽约周边城市,也有一些是从其他国家和遥远的西海岸来的。他们为什么来纽约呢?

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杜克大学的博士后 Tommy Tang说:“不管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开会,都有很多媒体关注,也有很多代表美国人民的人来 ,如果他们了解了迫害,对停止中国的迫害就有很大帮助。因为我在美国,我只能跟美国政府讲。如果我们在中国有办法,我们绝对不会在美国街头做这些事情。”

唐先生一家8口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不少。后来弟弟在中国被抓起来,关了一年半。为了停止迫害,他去了民主党的波士顿大会,那是他开了14个小时的车去的,这次他又来到了纽约。

一位被关在笼子里扮演被绑吊的老人,他儿子因炼法轮功被关押了1年半,很多酷刑他儿子都遭受过。老人说:“演示的确累,胳膊、肩膀、腿麻麻的。真正在监狱比这痛苦多了,不能蹲、也站不直,一吊就是几天几夜、甚至数以年计。”

为什么来这里?他说:“美国讲民主,允许在这里演示;在中国大陆酷刑迫害一般人不知道,只有亲戚朋友才听说过。演示就是为了让美国人看到在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镇压,让人们了解真象,伸张人间正义。”

* 迫害真象为国家机密?

据明慧网报导,对法轮功镇压的五年多来,已经有上千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数以几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仍被关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继续遭受折磨。而中国政府一直对外界发布假消息,掩盖迫害的真象。法轮功真象成当局严查的高度机密。

据国际追查揭露,向国外网站发送法轮功被迫害消息的人会被中国政府以泄漏机密罪逮捕、判刑。辽宁公安干警李宝珍,因为写了“致公安干警的一封公开信”等三篇文章发表到明慧网后被绑架,并被判刑6年,上诉时因为给其女儿打电话被加刑一年,说成是“泄漏机密罪”,共被判7年。

中国的新闻封锁是双向的,国内不让传出来,国外消息不让传进去。许多中国人以为全世界都在镇压法轮功。

* 迫害的本质就是强制洗脑

洗脑,在江氏集团的词典里称为“转化”。 “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来自江氏集团最高层。

“转化”成为这次镇压最重要目标,主导了镇压的全过程。“转化”是作为任务自上而下通过党政职能机构层层压下来的。

为了完成上面下达的“转化”指标,各级地方政府又出笼了各种名目的联保责任制,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会影响到其所在公司经理的利益、职工的利益、街道办的利益、派出所的利益和其本人亲朋好友的利益。可想而知,一个法轮功学员承受的压力有多大,远远超出了中国古代的株连九族。

“转化”成了当局企图在精神上或肉体上消灭法轮功群体的主要武器,方法、手段几乎规范化。它包括三个方面:暴力、高压宣传和“洗脑”。镇压一开始就伴随着暴力,极少有法轮功学员在未被施以暴力的情况下放弃信仰的。

洗脑和精神迫害、酷刑波及中国成千上万个家庭,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刚刚懂事的孩子,只要信仰法轮功,无一幸免。中国学校的考试卷等有必须回答的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标准答案是官方的诬陷材料。五年前镇压前夕,中国官方公安系统的内部统计资料显示,当时有超过一亿人学练法轮功,这场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的洗脑运动,正波及数亿中国人。

写了“三书”(悔改书、保证书、揭批书)的,表示放弃信仰了,就可以回家。坚持不写的,就进入下一步更严厉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60届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陈师众博士在一个人权研讨会上说,中国政府50年暴政,至少八千万人无辜丧生,全国一半人遭受过迫害。如此残暴的国家恐怖主义,其实质就是为了摧毁人类的良知,迫使人们放弃、违背自己的良知。这种摧毁良知的罪行最邪恶之处在于它的恶性循环:人们越放弃良知,这种罪行就越泛滥。

陈师众指出,这种对良知的迫害就是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实质。法轮功学员不参与政治,只求向内自修成为最好的人,这种内修必然导致道德、勇气、和普爱,这恰恰是邪恶所惧怕而要加以迫害的。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目地与手段也都清楚的表明了这一点。

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目的是什么?江××说要铲除法轮功,要“转化”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这再明白不过的表明,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选择,违背自己的良知就是这场迫害的根本目地。

国际上公认的最恶劣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其目地是肉体的消灭。而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为了消灭肉体(屠杀并不在于死亡人数的多少),而是为了迫使受害者在肉体与精神的毁灭中择一而亡,为了摧毁受害者的意志,放弃自己的人性良知与尊严。

洗脑是将受害者折磨到濒临死亡,就是这种屠杀的必要手段。公安干警们公开的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一的出路?那就是说法轮功不好,说真善忍不好,感谢政府挽救——说真话死,讲假话生!

陈师众博士表示,中国江氏集团要毁灭的岂止是受害者的良知。当那些警察们被命令驱使着而毒打他们的兄弟,被怂恿纵容着而向他们的姐妹发泄着兽欲,被煽动仇恨的欺骗宣传蒙蔽着而叫嚣着“我们是地狱里转生的小鬼,要把你们也打到地狱里”时,他们不也被毁灭得人性无存了吗?

法轮功已在全球启动起诉网络,在美国、欧洲等地用“群体灭绝罪”起诉江泽民和其追随帮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正用美丽的谎言掩盖,新闻封锁和经济利诱,胁迫人不敢说真话。镇压法轮功的消息成为江氏集团的高度机密。法轮功学员被迫走向街头,向国际讲述真象,呼吁救援。

* 纽约人心动了

曼哈顿是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和情报交换中心。这里有全球最著名的证券包销商和媒体。曼哈顿的居民对应全球一千多个民族,国际在这里聚焦,法轮功学员希望这里的人们将法轮功的真象传播世界

浸在华尔街股海里的美国人,如果不是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对他诉说,根本想不到21世纪世界上还有这么残酷的人权迫害,更想不到为了抵制洗脑承受了如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竟是如此宁静、平和。

法轮功学员向人们诉说:我们信奉的真、善、忍,是人类最美好的品德。江氏集团当局强制我们转化,转化和反转化成了根本的分歧。在坚持信仰、反对转化中,法轮功学员付出了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

来去匆忙的纽约人常常停下脚步,接一份传单,问一句“什么是法轮功?”“中国为什么镇压?”

在莱克星大道和59街交界处举行的酷刑展旁,一位女士在详细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后,询问学员可否将酷刑场面拍下来。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用手机上的照相机将酷刑演示拍了下来,她说她要把图片放到电脑上,让更多的人知道,然后在呼吁停止迫害的请愿信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一位老太太来到酷刑展前跟法轮功学员说,“我非常支援你们。周围附近的很多居民都已经拿过你们的资料,了解真象了。你们可以多到一些地方去,让更多的人知道。”

一位从以色列来美国的Mati先生站到了法轮功学员讲真象的行列里,他不但叫他同来的两位伙伴签名,还问所有路过的行人:“你签名了没有?你签名了没有?”他说:“签名可以帮助停止这场迫害。”他一直站在那里讲了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