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10天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9月8日】2004年8月3日下午,我正在家休息,恶警到单位叫着我丈夫来我家,他们来了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根本听不進去,就开始翻东西,像土匪一样,翻个底朝上,最后翻到炼功带,还有记着两个大法弟子名字的纸和师父的一篇经文(注:在此提醒同修吸取教训,同修的名字和电话要用心记住记在心里,不要再被邪恶钻空子),还有记录恶人的名字的纸、电话本也被拿走(里面没有大法弟子的号码)。翻完后,他们就绑架我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他们一看我丈夫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打电话又叫来4个恶警,把我丈夫绑架到派出所,把我丈夫带走后,又来绑架我。

在我家里他们就开始打我,抓我的头发,把我摁在地上戴上手铐,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他们逼问我东西从哪来的,我不说话。他们像恶狼一样4、5个人上来又对我又是一顿毒打。

他们把我丈夫放回家,好几个恶警看着我,连夜把我送到了外地看守所。第二天也就是4号从上午到下午5点,恶警提审我7、8个小时,由于当时没有悟到,我配合了邪恶之徒做了笔录,但做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不想说话了,问我什么我也不说,不说话他们也写上,写完让我签字,我没签,邪恶之徒说:算了还是自己签吧。

回到监号里,我问自己,今天为什么要配合邪恶做笔录,为什么这么做(因做笔录的时候,头脑不清醒配合了他们),到底为什么,做的对不对?我就用法衡量,不对。配合了就是上了他们的圈套,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说我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这念头一出,也想起师父讲的法了。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第二次提审(逼供),恶人露出了恶毒的面目,他们就逼问我东西从哪来的,谁给你的,谁和你联系,还说包庇他人是罪上加罪,人家给你装药,你放炮,你说你傻不傻,你要是说出来,政府宽大处理,早日回家,他们看我一句话不说,就打我,用欺骗、恐吓等手段,硬的不行又来软的,他们用花言巧语欺骗我,利用丈夫的工作威胁我,利用亲情来诱惑我,拿话来刺激我,我没有被任何人心所动,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第三次提审,我还是不配合他们。進了看守所一样都不配合,他们说大法是×教,污辱师父的时候,我才说话制止他们。每一次提审就是一场正邪大战,恶人见我不配合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这次被绑架,我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对大法的破坏,对我的迫害。不能让邪恶的目地得逞,否定和破除这种迫害,虽然他们把我关在看守所,但我就是要做我应该做的,讲真象,证实法。

慈悲的师父不断的给我加持,演化出假象让他们看,心脏病复发,把我拉到医院抢救,给我打针、吃药都不好使,利用打针的机会我给警察、犯人讲真象,在监号里给刑事犯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怎么被迫害的,师父教我们怎么按“真善忍”去做个好人。她们看到我不配合他们,不向他们妥协。

人们看我战胜了邪恶,也都特别相信大法,这是大法给我的力量,慈悲的师父加持我,还有整体的力量,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我坚定的走了过来。

我被迫害第9天的时候,病情更加严重,上午他们把我拉到医院急诊室抢救,不知什么时候又把我拉回号里,一直不省人事,浑身象过电一样,口吐白沫,看守管教一看不行了,怕担责任马上叫抓我的两个恶警到号里来看我的情况,一会这两个恶警就来了,还带来了大夫给我看病,最后他们怕承担责任,当天就给我丈夫单位打电话,单位领导叫我丈夫第二天来领人带3000元钱,不拿钱就不放人,后果自负,逼着我丈夫交了3000元钱,才放我出来。

最后以师尊在《洪吟(二)》中的诗句做结尾与同修共勉:

理智醒觉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