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弟子请警惕标新立异的种种干扰


【明慧网2004年9月9日】最近,在武汉地区部分学员中流传一份《中华大舞台》的刊物。该刊自称诞生在邪恶残酷镇压大法弟子五周年之际,能使一切邪恶势力魂飞丧胆,能对大法弟子共同提高提供一个学习的机会,对救度众生,讲清真象,开阔弟子视野提供有力的保证。

但我看了功友送来的该刊7月20日的几篇文章,虽出自几人之手,可是用法去衡量一下,从创刊词到里面各篇文章,几乎从形式、内容、语气等各个方面,都已经严重违背师父对一个正法时期弟子的基本要求。试举几例:

1、该刊公开向大法弟子发出一个建议,要各资料点收取成本费,要各位弟子自觉的交资料费。稍微清醒一点的学员可能都会对此提法有所警觉,这个所谓的建议,不是与师父一再告诫的大法弟子不存钱、不收费的要求相违背吗?

2、该刊及刊中的作者,几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把他们摆在一个指导学员如何如何做的地位上。就拿其中“读秦桧陷害忠良一点体会”这篇文章来讲吧。一篇描述阴间地狱的故事,被该作者读来认为道出了诸多天机,是大法弟子的必读之本,并说对讲清真象,抑制邪恶起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反复要求学员们应好好的读一读,深入的理解,莫错过良机。大家想想:这个作者把大法的书摆到哪个位置上去了?这还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言行吗?即使就是一部能解你困惑的书,是不是还有个不能掺着修、“修炼要专一”的问题吗?师父曾说过不愿给弟子讲阴间,该作者把一个大讲特讲阴间故事的书吹得神乎其神,自己越读越有味,回味无穷还不说,还要“关照”周围弟子“莫失良机”,不知是什么心态下才能写出来的话。

3、还有那篇“有感于香炉尽收乱法鬼”的作者更是别出心裁,用自己天目看到的情况当作大法,极力鼓动周围功友象他那样对师父时时上香,日夜不断,还要全世界弟子都象他那样给师父跪拜、烧香。

师父再三要求我们做好学法、讲真象、发正念这三件事,并明确的讲:三件事做好,一切就在其中。师父也一再对我们告诫:修炼不重形式,你就是天天磕头,把头磕破了,大把大把的烧香,你出门还是个常人,不提高心性,还是没有用。这位作者要24小时香不断,人不离香,早已经不符合常人状态,即使他能做到,不知还有多少时间用来学法、发正念、炼功呢?更不用说还有没有时间与人接触讲真象了。即或有,如何把做好三件事与他用大量时间烧香、磕头的时间摆平呢?他把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改头换面搞成一件事,完全背离了法的要求,在显示心、求心等人心作用下自搞一套。

后面还有几篇,如要学员用集体向师父跪下发誓的形式来去掉怕心与执著心,等等,五花八门,不一而举,他们在利用有的学员修炼中还有的好奇心、好事心、求心……,把他们摆到悟得高、修得好、有能耐的角色,那种常人中惯用的激進、拔高、夸大、表面形式化,甚至中国大陆文革中、文革前流行了多年的形左实右那一套都搬了進来,搬来大法学员的名义,推销给大法学员。

在此,我想请看了该刊文章及与这些作者有接触的弟子冷静的想一想,这样的刊物能在一定的学员中流传,能被有的学员接受,难道是偶然的吗?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走正自己的路,主动、自觉的去掉自身一切不正的东西,清除周围一切形形色色不正的、阻碍、变异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东西,理智的帮助那些受干扰的同修。

指出这些打着大法弟子旗号干扰学员的行为的危害性,是每一个遇到这个问题的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