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之中 正念除恶 善念救世人

【明慧网2004年9月9日】2000年4-6月是我市大法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证实大法的高潮,有人去了两、三次,有条件的同修就住在了北京。今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与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一、修炼身受益 江氏害好人

1995年5月5日,我的一个朋友,给我送来一本《中国法轮功》,并告诉我,他已修炼法轮功1个多月了,受益匪浅。我当晚就把《中国法轮功》通读了一遍,非常惊喜,过去一直在寻思,在琢磨: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人为什么有灾难病苦?人生的真谛在哪里?如今终于被揭开了,明白了。“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

打那时起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就是洪法,与本市同修配合,利用早、晚、星期天,背着布制的法轮大法简介、横幅,请着师父的法象,骑着单车跑遍了市区的各个公园、广场、车站、码头、大街小巷、企事业单位。集体看师父讲法的录像、听师父讲法的录音、学法炼功,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广大群众,可谓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很快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由原来只有参加过师父面授班的十几人发展到几千人修炼法轮功,数以百计的炼功点象雨后春笋相继诞生,方兴未艾。无量众生沐浴着佛恩浩荡的光辉,受益于大法,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人们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佛法真理的伟大。蘸尽沧海之水,写满苍穹浩瀚,怎能表达修炼的心愿与众生的感恩。

1999年7.20,江××公然不顾中国人大老同志的抵制,违背上亿修炼群众的意愿,一意孤行以谎言欺骗,栽赃陷害,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从此使大法蒙冤!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岂能熟视无睹、袖手旁观?但是具体怎么做,寻思、琢磨。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节目中今天蹦出个“自杀升天”,明天又蹦出个“杀人升天”,更有甚者竟蹦出个骇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的弥天大谎。在当时蒙骗了十几亿的中国人,甚至还蒙骗了全世界。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同修老蒋说了一件事:“天安门自焚事件”蹦出后,市府某机关召开党员干部会表态,纪委书记指名要老蒋发言。老蒋理直气壮的说:“‘天安门自焚’不是炼法轮功干的,是坏人搞破坏,是阴谋,是别有用心的人干的,应全国共讨之,全党共诛之,口诛笔伐搞‘天安门自焚’的人……”他把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坏人结结实实的批了一通,到会的个个为他鼓掌。听他这么一说,使我茅塞顿开,真的一下把我给点醒了。

为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窒息邪恶,护卫大法,上北京和平请愿是我唯一的选择。首先我给中央领导写了一封信;再是制作横幅,写上“法轮大法好”五个红色大字,特别醒目。说起来也是奇怪,恰好放進一个塑料服装提袋里,袋口有个倒折的边刚好压住横幅,谁也看不出袋里装着“法轮大法好”这神圣的横幅。准备就绪,我决定向北京進发。

二、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 众同修无辜被抓

2000年6月23日我与一位同修,绕过当地的封锁,冲破重重阻力,踏上了去北京的征途。清晨,我们从本市乘火车去省城,乘上火车,一路顺风。第二天清晨到达北京。出了火车站,我们打听去天安门的路,上午9时我们就到了天安门广场,四处看看有没有我们大法弟子的活动。大约9点半,还不见动静,同去的同修有些着急,说:开始吧。

我们原计划在天安门广场洪法,可能会被恶警抓去,利用此机会讲出自己的心里话,可能被邪恶之徒打骂一顿给放了,然后当天晚上返回。其实这已经是在用人心在完成一项工作而已,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的正念之举(这也是后来认识到的)。

于是我们展开“法轮大法好”横幅,一路走一路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喊了10多遍,走到距平台几十米的灯柱下,立着放好提袋,把“法轮大法好”横幅靠在提袋与灯柱上,我们开始炼功。当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时,平台上一解放军在喊:炼法轮功。当时我们也没注意,就在我们前面不到三米远就有一个站岗的解放军,听有人在喊,他转过身来,看见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他好象不介意,慢慢的走过来,把我们的手拉下来,我们又举上去,他也不出声,又把我们的手拉下来,我们又举上去。这时已开来一辆警车,下来一个年轻便衣把我与同修推上了警车,令我们坐在最后一排,搜了身,接着在我们各人头上放连珠炮似的,“砰砰砰”打了好几拳,一言不发走到前面和司机坐一排了。我与同修说:多邪啊,警察成了欺压老百姓的工具。

警车在天安门广场兜圈,大约过了10多分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我们朝窗外望去,前面、后面、左面、右面,都可以看见同修举着红布黄字、黄布红字、蓝布红字、白布红字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等横幅、条幅。有举着大横幅,簇拥着一队大法学员,迈着矫健的步伐,昂首阔步,向前,向前!也有举着大横幅站在那儿象铁塔似的,金刚不动。还有举着条幅,高呼“法轮大法好”风驰电掣的奔向远方……气势磅礴,无不令天地鬼神倾倒!

这一幕幕神圣而伟大的壮举,为证实大法的美好而展现在天安门广场,展现在人世间。我骤然感到那擎在手的已不是普通的横幅、条幅,那是亿万大法修炼者面对巨难金刚不动的体现,飘扬在人世间,飘扬在纵横交错的层层空间,飘扬在浩瀚的寰宇苍穹,永远飘扬!

突然警车加速,警笛长鸣,方才惊醒,才想起自己是坐在警车里。几辆警车包围了二十多人簇拥着的一幅长约10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横幅。武警、便衣、警察蜂拥而上,抢夺横幅,打人,抓人。折腾了约半小时,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恪守“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遭受着不同程度的毒打,被非法抓上警车。几辆警车全装满了大法弟子,立即送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并進行逐个登记,每次两人,“叫什么名字?”没有人回答;“从哪里来?”也没有人吱声。

轮到我登记时,我抓住这个机会,把写给中国领导人的信递给了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中年男子,他当即打开,好象很仔细的看着,看完后说:“写得好,大学文化。”并交给了搞登记的女便衣。他接着说:“都不愿登记是吗?那好就不登记吧。”说完他就走了,隔了几分钟,叫来了两个警察,把我们几十人带到了一个侧门外狭长的露天坪里,靠围墙搭了个半边棚。很快一批有一批進来,不到一小时就挤满了,约有300多人,听说还有一部分大法学员被关在地下室。

大家开始背诵《洪吟》,背诵《转法轮》,背诵声一浪高过一浪,冲破着阻力和干扰,响彻云霄。在这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并暗下决心尽快弥补跟上。不知是哪里的学员带進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大家把横幅挂在了围场上、棚架上,门口的便衣警察在喊着不准挂,并想冲進去要扯下横幅,我们组成人墙,不让他们去。一个年轻便衣警察往里冲了几次都未成功,最后一次被一个大个子女同修用背部一堵把他给撞倒了,他爬起来对着女同修背部就是几拳。旁边一位同修说:“小伙子,你这么卖力干啥,这横幅对你有什么伤害吗?!”他愣了一下,可能明白了什么,气喘吁吁跑走了,坐回到门口的椅子上。尽管有些干扰,但我们背诵大法一直没停。后来我听说在那里有一个广西的学员,30来岁,据说她是步行来北京的,走了两个多月。很可惜,我当时并没留意,此情此景已无从寻觅。她那种只为大法蒙冤步行上京说句公道话不屈不挠的精神激励着前仆后继的每一个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学员。

三、恶警穷凶极恶 好人進了拘留所

被天安门公安分局关押到下午4时,同修们已在烈日下曝晒了几个小时,没有水喝,没有饭吃,大家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还我们自由,还《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反对关押,停止迫害。一个穷凶极恶的国安小头目讲:“本来我们不想这样做,可你们非要作对,我就不信××党对付不了法轮功!”

下午5时,露天坪的一端开启了一扇大门,外面停着大客车,外面站满了警察和便衣,叫大法学员在门口排着队上车,一车又一车的装走了。我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一件事:与我同来的同修被关進了地下室,他从未出过远门,怎么办?我很担心着急,但突然想到“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是大法弟子,什么都不用怕。大约装走了5、6辆车大法学员,轮到我上车了,一个警察在车门数了数,36个,证明此车已坐了36名大法学员。车在飞快的行驶着,前面一个便衣在给一个老年女大法学员讲话:“从未進过拘留所吧?保管好自己的钱,有多少都藏起来,放到鞋子里,袜子里,别被搜了去。”这下我才明白,是要把我们关進拘留所。

大约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了高场外的大门口,挂着一块醒目的黑字大牌“北京市海淀区拘留所”。大法学员一个个下车被非法扒光衣裤检查,在我前面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约20来岁,恶人发现在他一件双层衣缝间隙里有东西,恶徒们要把衣服撕开检查,小伙子在与恶徒们争抢,扭成了一团。最后小伙子被打倒在地,恶徒们把衣缝撕开,找出了一张折叠的纸,打开一看,是师父的一篇经文,而且很短。当时我想:这小伙子把经文缝在衣缝里干啥,背下来多好啊。看上去恶徒们很失望,把小伙子拖進去了。轮到我了,恶徒令我把衣裤鞋袜脱光,只留一件内裤,还要摸一遍;把我的手表、钥匙、钱装入一个信封,因我不报姓名,就给我编了一个“A-11”的号码,并非法照相。一个便衣拎着A-11的登记卡,带着我走过两道铁门。便衣在铁门内的小接待处交了A-11的登记卡,叫我進去再做检查,把长裤的铁挂钩也得剪掉,脱掉鞋子,光着脚跟着另一个便衣到了X座X区9监室。这就是对我没有任何手续的非法拘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光顾拘留所。

这个监室严重超员,正常情况不超过10人,现已关18人,只有两人约40岁,其余全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剃着光头,个个牛高马大。一个留有长头发的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是的。”“北京有亲戚吗?”“没有。”“你们来两天就会走的,你不要给我们说法轮功的事。”“为什么?”“管教知道了,要罚我们的,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也不要给我们添麻烦。”

后来我了解到:他们全是因抢劫诈骗、打架斗殴犯罪。我根据他们的特点,给他们讲当今人类道德低下,中国社会腐败,你们年轻人意气用事,把握不好自己,一时做了糊涂事,江湖义气是很害人的,不过你们还年轻,可重新来嘛,“浪子回头金不换”。牢头排位老三听了,很激动的说:“哎!我真恨自己帮朋友忙,要判20年,这辈子完了。”接着我给他们讲如何做好人的道理。除了4个牢头(称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外,其余都不准讲话,但看得出他们都听進去了,对我也很尊重。后来他们对我也特别照顾,吃饭首先给我两个黑馒头,发完有剩的再给我加一个,南瓜汤给我捞干的;其实我只吃得下一个馒头,喝一点点汤。睡觉倒数第二,即挨着最后的“四哥”,侧着身子插進去,就不能动弹。第二天刚好是一星期的“放风日”,管教送来钥匙,牢头大哥神秘的打开。后面一间露天房,房顶是钢丝网,只有牢头们才能去,其他人是“非请勿入”,这次叫我也去那间房走走坐坐。

進拘留所的当天晚上“座区”管教提审,牢头对我说:“出去蹲在对面,手抱着头。”我当作没听见,堂堂正正走到了管教办公室。管教是一个大约1.8米的年轻警察,问我姓名、年龄、地址、家庭成员,我一概不回答。他说:“这是我的工作,来这里个个都要做笔录的,请你配合。”我说:“那你是面对犯人,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不能配合,你有亲朋好友炼法轮功吗?”他说:“没有,他们素质都很高,××党不叫干的就不干。”我笑了笑说:“如今‘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能素质高吗?特别是我们国家已经是社会腐败、道德低下、争权夺利、谋财害命,行贿受贿,贪污腐化、吸毒贩毒、嫖赌逍遥、欺压百姓,迫害好人,是素质高吗?”他很生气的说:“你站起来,蹲那里。”我站了起来,但没有蹲,并说道:“小弟别生气。”管教自言自语的说:“蹲着舒服些,坐着难受。”再不吱声,不由自主的在笔录纸上重复写着“不配合”三个字,就这样沉默僵持了大约10来分钟。然后他说:“那你签个字:不配合。”我说:“不能签。”其实那张笔录纸上已被他写满了“不配合”,他最后说:“那你回号里去吧,想好了再签。”

25日上午,拘留所提审,提审员是个30来岁的国安便衣,还有一个便衣是专门陪着我走的。到了办公室,提审员很客气的叫我坐下,开始套近乎:“怎么称呼你啊,贵姓啊,是哪里人啊,到北京来干什么,家里人知道吗,(拿个手机示意)要不打个电话回去告诉一声?”看样子他是个经验老到的笑面虎,想给我来软的。我笑着说:“谢谢你,我就是一个炼法轮功的,其他你也别问。至于问我来北京干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来为法轮功上访喊冤来了。”我就把大法如何如何好,自己炼功后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说了一遍,最后说:“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处处为别人着想,个个都做好人。这样好的功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人民安康,国家太平的功法被打成‘×教’,无休止的栽赃陷害。大法蒙冤,师父受辱,作为大法弟子,我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吗?我能不说句公道话吗?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谁迫害你啊!”“都关到拘留所了,还不是迫害吗!”“你说法轮功那么好,《转法轮》我看了几遍了,怎么就看不出来啊?”“那你是接受了欺骗宣传,带着不好的观念在看,如果不带任何观念,怀着一颗善心去看,那将受益匪浅,如果这样,还说不好,那人真是没了良心。”国安便衣说:“你告诉我你是哪里人,好给你买车票,明天送你回去。”“‘送’我回去,为什么?”“安全嘛,你出来没带身份证吗?”我明白了,我的身份证在钱包里,已落入他们手中,我笑了笑说:“看来你是个国安特务,既然知道了,何必问呢。”他说:“你真是个炼法轮功的,你觉得好,你就在家炼,再不要来北京。”“只要停止迫害,我可以考虑。”

26日下午1时我被当地驻京办事处的公安接走。到了办事处,已有了20多位本市同修,集中在一间有四张高低床,约20平方米的房间里,大部分在地上坐着。我一進去,大家给我让座,大部分也认识我,就跟他们切磋交流。我看见有几个鼻青脸肿的,一个某县区叫金宝的同修在拘留所里,被管教指使牢头犯人毒打,还被灌了4瓶雪碧瓶的粪坑水,再给犯人在肚子上踩,把水从口里踩出来,使他昏死了过去,真是骇人听闻!一位叫崇希的同修被办事处的恶徒迫其跪在地上,拳打脚踢,全身被打成青紫色,惨不忍睹。还有一个叫小朱的同修跳窗出走,被办事处恶警抓回,打得趴在地上不能动弹……这一桩桩、一幕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遭受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真是令人发指。这都是江××犯下的滔天罪行,参加迫害者必须绳之以法,天理不容!

第二天抓到办事处的大法学员已有40多人。我们每天集体学法两次,上午、下午各一次,一起背诵《转法轮》、《洪吟》全部和《精進要旨》部分经文。晚上轮流炼功,因场地太挤只能炼静功。

四、给犯人讲真象 大法学员改变环境

第三天当地陆续来人将大法学员接回。7月1日我被本单位2人、派出所1人共3人将我“遣送”离京,于7月2日到当地派出所,不让回家,把我关在派出所临时关犯人的房间,又臭又脏,到处是大小便,我只好躺在门口地上挨过一夜。7月3日将我送市戒毒所,说是拘留15天。开始关在4号房,全是吸毒人员,个个凶巴巴的。我说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我当时有一念:应该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的好。

7月4日新来一个吸毒的年轻人,全身是烂巴巴的,说是吸毒人员不洗澡而发“毒疯”。牢房里的队长把他叫到后面露天房里,令面朝场壁而站,对着背部就是几拳,然后是牢头们(分为大哥、二哥、三哥……队长)凭着兴趣上去给他几拳,大哥、二哥都没兴趣,三哥上去给了两拳,再用肘一击,只见那小伙子“哎哟”一声蹲了下去。我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把人打坏了吗?”“不会,这已经是我们这里的‘制度’了,新来的都得‘背拳’。还有呢,规定时间背监规,唱几首歌,背不出就得打‘拐巴’(用泡沫拖鞋打脸)还有牢房里的‘内务’分工也是分等级的:如给牢头们洗澡时递毛巾、肥皂,冲洗毛巾,擦牢房,叠被子,抹床板,窗口接饭菜,洗碗,冲洗露天房……最差一等就是为牢头们冲厕所――叫‘冲拐’(由新来的或做不好的做)谁没做好就得打‘拐巴’。”

我抓住这个机会给他们讲大法中的道理:欺负人、打人、骂人会给别人德,损自己的德,还给自己造成业力。做好事会积德,德是白色物质,做坏事会损德,增加业力,业力是黑色物质。人的灾难病苦就是业力(黑色物质)造成的。他们开始觉得顶新鲜,都乐意听,我就抓住这种时机進一步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修炼法轮功以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为行为准则,个个争做好人,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得到健康……牢头三哥说:“炼法轮功能戒毒吗?”“能,只要你真正修炼,法轮功无所不能。”队长当晚就跟我学动作,并说,出去了就修炼法轮功。后来这个监房的气氛也祥和了,我知道是大法的力量改变了这个环境。

7月9日我被调到“治安拘留”监房,这里关有扒手、违规司机、妨碍公务的百姓,违纪干部,还有一位同修崇希,他曾在北京办事处被恶警打得脸部、背部、胸部和手臂上的青紫已基本消退。在这里我与他一同学法、炼功屈指一数就是15天了,可拘留所还不放人,难道还要无期拘留吗!我猛然想起:原来时隔两天就是7.20这个“敏感日”了,邪恶之徒是最害怕江××定下的这个“犯罪日”。怎敢放人!7月24日,崇希被单位代交罚款后接回。7月26日邪恶之徒以威吓欺骗的手段,逼我家人交现金4000元,才将我放回。放回后还继续迫害,逼迫我写保证,监控骚扰不停,继续罚款扣工资5000余元,强占住房,留党察看两次,2002年底我还被绑架到市610举办的洗脑班32天。

不管邪恶迫害怎样猖獗,都别想动了我的心,修炼法轮大法这条路我走定了,一走到底。我也就被市610办定为“法轮功顽固分子”,上了黑名单,还是重点的重点。这一系列的迫害我们是不承认的,邪恶最猖狂的时候都已成为过去,永远过去了。

五、不是反“转化”,是归正

师父说:“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得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当然现在在这儿说起来容易,在那种邪恶的形势下是不容易。那是人走向神的路,所以才苦啊!”(《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其实邪恶的迫害那点苦也不算什么,读不到老师的书,失去了学法的环境才是真正的苦啊!在非法关押的环境中,我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空空荡荡的感觉,思想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单纯,平时那种繁杂的私心、顽固的人心,根本的执著都好象被什么给清除得一扫而光。至今回忆,那时连“邪恶会把我怎么样?”之类的想法都没有过。但唯有一念:怎样才能让我所有接触的世人清醒,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所以我讲,真正到了那个环境里正是大法弟子纯正一思一念,归正一言一行的好场所。不是承认,而是利用。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差就差在学法上。真正懂得珍惜学法的时间与条件是多么珍贵、幸福!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学法、学法、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正如2002年在市委610办的洗脑班上,一次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主任跟我谈话说:“请你来是参加学习班,也不是要‘转化’你。可是恰恰相反,成了你在转化我们。炼功是可以强身健体的,我们中国不准炼法轮功,你改练一种不行吗,比如说‘太极拳’什么的。”我说:“是‘抓’我来的,不是请;是归正!不是‘反转化’;是免除你们将来偿还今日犯罪之苦,给你们创造一个选择美好未来的机缘;法轮功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功法,既然最好就一修到底,是不能‘改’的。历史上张三丰的‘太极拳’是不错的,但流传下来的只有动作,没有‘心法’,现在已把‘太极拳’改得面目全非,和做体操差不多,有什么用呢?”说话间我已发出强大的正念,说得他连连点头,不由自主的说着“是是是……”其实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言不由衷,理屈词穷。

一个610办的科长给我摊牌说:“我们没有能力‘转化’你,但你也不要影响我们转化别人。”我发着正念对他说:“那不行,你们既然抓我来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有责任制止你们这种荒唐的‘转化’,直到停止迫害。”结果洗脑班只好草草收场。从那时起,通过全市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之徒再也没有办成洗脑班,邪恶因素已经没有能力了。7.20我只身去市委610办公室面对他们发正念,(建议同修不要模仿,我是有原因的)铲除其邪恶因素。

这场持续五年的邪恶迫害,使我進一步看清了邪恶的本质。在证实法中,对师父、对大法越来越坚信,坚定不移。走在自己的修炼路上更加精進不止!

最后让我以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的一段话与同修共勉:“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剩下的路不长了,把它走得更好、做得更正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