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小弟子吕昕和父母遭遇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9日】吕昕(小名:贝贝),女,今年12岁。97年开始和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大法。2004年7月14日父亲吕平义被非法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脑班。母亲周梅林和贝贝被监视居住在家中。两天后母女二人正念走出来。母女二人离家后,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99年7.20,贝贝和父母一起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查出,并非法扣押。放回家中的第二天父母被强行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还在幼儿园的贝贝被迫与父母分离,由母亲单位领导及610办指派人员监护贝贝,过着寄人篱下、担惊受怕的生活。父亲吕平义原在澳门的中资机构上班,迫害开始后,单位没收了他的公务护照,不再让其上班。99年下半年,单位承受不住市委、610办没完没了的“政治任务”和经济敲诈,将吕平义非法关押在酒店里达一个多月逼迫他“主动辞职”,贝贝的母亲周梅林也因不肯放弃信仰而下岗。

之后父母多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也被多次非法抄家。2000年6月,母亲周梅林因到一同修家,被公安非法关押48小时,期间恶警使用车轮战不给睡觉。在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时,父亲没有给它们开门,被以“妨碍公务罪”行政拘留10天。在父母均被扣押在派出所时,母亲曾要求警察将贝贝带给同修照看,被以“都是炼法轮功的”为由拒绝,并强行将贝贝交给居委会人员监管。当贝贝被带入派出所时,简直不敢相信能见到母亲,当时脸上的泪痕已经风干了,场面真是生离死别、惨不忍睹。

2000年11月,在父母出门都有专人跟踪的情况下,为了给贝贝一个稳定、安全的生活环境,父母不得不将她交给外婆照顾。2000年12月父母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时被非法绑架。广州市公安局一处的工作人员非法抄没了数部电脑、手机、三万多元现金、家具、电器、衣物,合计价值二十多万元。当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凭证。母亲周梅林被非法劳教两年。父亲吕平义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劳教所关押期间,父母均被施以酷刑。2002年7月贝贝才重新回到日思夜想的父亲身边。2003年1月,一家三口才得以团聚。贝贝见到母亲时,母亲被酷刑折磨受伤的脚还没有复原,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走路时间稍长,右脚便肿胀疼痛。她难过得痛哭流涕,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深深的恐惧和创伤。

2003年初,贝贝的父亲原来是学葡萄牙语的,找了两份工作都是要求出国。在申请办理护照的时候,遭到珠海市出入境管理局的拒绝。国保局的一位副处长透露说:“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又都是人才,担心会被利用,影响国家的声誉。”

2004年7月14日,父亲吕平义一出家门便被珠海市狮山街道办主任陈甫及南香里居委会工作人员和东风派出所警察一行七、八人非法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洗脑班,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父亲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没有改变。之后将贝贝和母亲监控在家中等待公安局的所谓调查。极度的没有安全感使得贝贝两个晚上睡不着觉。7月17日贝贝和母亲正念从家中走出来。610办扬言要将妈妈关进洗脑班。母亲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被迫离家,带着贝贝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这五年来,在贝贝幼小的童年生活中充满了恐怖、暴力以及与家人的生离死别的痛苦,至今她都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她和妈妈的人身安全,眼睛里充满着忧郁和恐惧,几乎没有笑容。

这种长期以来针对法轮功修炼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等邪恶专政的法西斯暴行给中国大陆的家庭和孩子带来难以言表的伤害和痛苦,有多少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啊!我们一定要揭露和制止这种邪恶迫害,全面无漏的向全世界每个角落讲清真象,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