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图)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一、酷刑逼妥协、“严管队”政匪勾结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所谓的“严管队”,是专门用来强制攻坚大法弟子的“酷刑队”。

在“严管队”,恶警和犯人相互勾结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最具特色的隐晦手段。恶警们授特权于最恶毒的犯人毒打大法弟子,并托出“底牌”:内伤没事,只要不出外伤,怎么打都行,恶警们给犯人提供刑具,并且可以随意使用,甚至被“护舍”(刑事犯人)当成玩具。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严管队的管制手段是专门动用各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不让睡觉、超长时间直立坐板、抻床、吊铐,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护舍捏生殖器、抠眼睛、用针扎等,毒打是家常便饭。

在严管队,每个牢房三个人,即每个牢房两名“护舍”,一名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护舍”是劳教所专门挑选的劳改惯犯,它们有的被教养6-7次,有的甚至有重罪而没被发现。它们心狠手辣,性情极端恶劣败坏,所有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被一个牢房一个牢房的单独隔离。在这里,劳教所可以对严管的法轮功学员任意施暴而无需遮拦,死无对证。“护舍”最惯用的话“就是打你了!谁看见了,你去告也告不赢,我们护舍是两人,证词是二比一的官词,而且干部(恶警)也在我们一边,都是有话的,内伤没事,只要不出外伤,打你们就是白打、你们有招想去”。(文中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而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2

严管队强迫法轮功学员不允许睡觉,超长时间直立坐板,面朝墙,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一动不许动,除吃饭、上厕所,其余时间全部直立坐板、稍有不满,便拳脚相加,遭毒打。(图1、图2)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脚都磨坏了,并被犯人以“不服从管理,思想不稳定,不坐好”等记录上交。之后将严管的法轮功学员上“抻床”或“吊铐”吊起来。恶警和犯人强行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固定在床上,手和脚成大字型,用手铐和绳套固定在四个床角上,身体抻的直直的,一动不能动,肌肉被绷得紧紧的,高度紧张。这种酷刑是不间断的,拉尿在床上,没人管,吃饭睡觉也不松开,身体长时间一个姿势,肌肉被抻得绷直,其痛苦无法形容。这期间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护舍捏生殖器、抠眼睛、(图3)用针扎等各种方式進行威逼迫害。(图4、图5)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3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4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5

还有就是将法轮功学员被用“吊铐”吊起来,双手铐在床的横梁上,既站不起来,又坐不下,处于半蹲状态,肌肉高度紧张,一会儿就大汗淋漓,全身湿透了。所有来到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以上酷刑。然而严管队的恶警管教们却说,这已经是最轻的了。(图6、图7)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6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7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被骗抢和勒索钱物是恶警庇护下犯人的惯例,也是犯人为讨好、靠近“政府”、挣分从而迫害法轮功学员,立功行赏的一种方式。

二、野蛮灌食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将抗议非法关押绝食的大法弟子采取强制的灌食措施,送進严管队以实施封闭式全方位迫害,它们并不将你对非法关押的抗议向上级反映,而是与所谓的执法机关狼狈为奸、同流合污,用强制手段加重迫害。它们将绝食的大法弟子固定在专用的铁椅子上,手脚全身全部固定,一动不能动。(图8)然后强行下鼻饲、插管直接到胃里,灌苞米面粥加大量盐。将被灌食的学员折磨得死去活来,鼻子和胃里大量的血、恶心呕吐。(图9)胃里被灌得直往外返。每天插管两次,反复折磨,同时遭受严管队管教犯人的非人虐待。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8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9

三、超期关押

饮马河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除酷刑折磨外,还要对其实行超期关押。长的有超期近一年、半年的、短的几个月。用管教和犯人的话讲:不决裂你就在这里呆着吧,三年你照四年呆。只要坚持修炼就不放回到社会中去,说这是国家政策,教期满了,你不决裂,再给你续张票子,重新教养,期满如还坚持就直接送长刑监狱。

四、剥夺亲属接见权利

饮马河劳教所私定家属会见制度,严管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接见权利,法轮功学员家属也修炼的更不允许接见。而且探视家属要表明对法轮功的立场等等。

最典型的例子: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文军的父母都是年近七旬的老人,因儿子被抓时遭一群恶警毒打,身体极度虚弱,被打之后经常出现头晕、浑身无力、肺、肾脏等各部器官均出现异常。但是公安机关没有走任何法律的情况下,用捏造的假材料匆匆将李文军劳教。

在这种情况下,李文军提出法律诉讼并用最和平的方式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而劳教所的管理科长郑海令却将李文军的绝食以自伤自残定论,并将李文军送進“严管队”。由于加重迫害,身心和肉体承受巨大伤害的李文军身体出现电解质紊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此时劳教所坚决阻止家属及律师对李文军的身体進行调查取证,不允许進行身体检查,更不得家属见李文军。而私下里,恶警们迅速将李文军進行隔离治疗,并从李文军的账上擅自支出500元钱以买营养品为由,而将所有的医院诊断、病例及化验单据全部藏匿。俗话说:“母子连心”,心力交瘁,焦虑万分的李文军父母乘百里之途,先后奔波了16次去劳教所至今未见到他们日夜挂念的儿子,劳教所管理科长郑海令扬言,你们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劳教所之所以专门成立“严管队”,就是要把它们迫害的对象—— 法轮功学员与其他人分开,既达到残酷迫害的目的,又能掩盖事实真象,这就是“严管队”对法轮功学员“严管”的最实质迫害。

严管队名义上由劳教所改造所长负责,具体事情的直接指挥是劳教所管理科科长恶警郑海令。人员编制有教育科干事恶警李云波,管理科干事恶警俞明珠,教育大队恶警高辉,五大队恶警张新、四大队恶警冯伟、二大队恶警张明才,教育科恶警杨干事等。

五、牟取暴利的赚钱机器

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有一个内部小卖店及小食堂,是劳教所牟取暴利的赚钱机器。由于劳教所伙食极差,又不允许家属从外面带物品和食品,只允许存钱或从内部小卖店买高价物品和食品。这样小卖店就成了所有劳教及家属不得不被宰割的“黑店”,据小卖店原来卖货的人说,他九个月共卖了十七万元钱的货,最少挣八万元!据初步统计,小卖店的物价要比外面正常卖价高出三成到一倍!食品更是如此,很多是一半利润,这里的物价是随意而定说多少是多少。

小食堂的菜价利润更高,一些鸡肉块加一些土豆卖价为70-80元钱。劳教所利用家属会见的机会,通过合餐从中榨取高额利润,按人次收取合餐费,平均每人收取30元,如果同来4人,则必须买劳教所120元钱的菜饭。最典型的例子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于学忠,他的亲人为了看他在一个月内花去1200元钱,其中大部分用于合餐费。

六、完全没有法律、人权可言的人间地狱生活

饮马河劳教所的主要管理手段就是隔离,整个大院就象一个关鸟的笼子。一个监舍一个监舍的,它们切断封锁所有外部信息,在这里看不到报纸,电视新闻也很少能看到,劳教所还有“包夹”政策。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一名刑事犯看管监视,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交谈,上厕所得一个监舍一个监舍的去,以防止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这里没有休息日,每天从早到晚面对无尽无休的生产任务,外出工的劳教人员和大法弟子顶着严寒酷暑在农田和野外干活儿,留在监舍的则要面对数不尽的葵花仁,直到点名就寝,劳教所所有的看管和监视行动,全部集中到法轮功学员身上。限制一切自由,剥夺一切权利,把法轮功学员完全孤立起来,然后各个击破,使法轮功学员最终成为听其摆布的活死人。人权在这里几乎成了天方夜谭一样的神话。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里劳教人员吃的是没有多少油的菜汤,平时根本不见荤腥,主食早晚是玉米面发糕,中午一顿细粮、菜汤常年几乎就是土豆、白菜、萝卜、冬瓜、茄子这几样。

劳教所“十一”期间改善伙食,杀了七头猪,精肉和排骨全部被管教瓜分,整个节日过完,中队劳教人员只吃到“半两”肉,而且是肥肉和肉皮。

七、劳教所的腐败堕落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有菜地十几垧,但大量的蔬菜烂在地里浪费掉,中队劳教人员却吃不到,每年损失的蔬菜达几万斤以上。劳教所有新建的门楼、监舍楼、燃气站等,外表华丽,但却外强中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债台高筑,欠外债几百万元。劳教所内关押的犯人,那些真正的坏人在劳教所内被授以特权,他们照样骗抢和勒索他人。他们管着法轮功学员,整日不许说话,可它们却可以随意的讲黄色淫秽笑话。劳教所的管教人员素质极差、水平低,不讲工作方法,唯一的手段就是压制和拖延。脏话出口连篇,糜烂的生活方式是它们炫耀的资本和追求,被社会道德唾弃,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部分恶警、责任部门及电话:

九台劳教所 :0431-2511058 驻所检查室:0431-2511261
管理科:0431-2511834
郭俊鹏 所长办公室 0431—2511197 0431—2511058
管理科长:郑海令13331651669 副科长刘永全,干事金某、于某
严管大队教导员冯某,管教张新
教育科曾科长、高科长、 王春世 卫生院长 13844002938
张明才 大队教导员 13596197371 冯伟 大队教导员 13844968179
刘希多 看守所干警 13596054520 高克 农业大队改造大队长13314315816
队长 高春博
吉林省司法厅:0431-2750217
吉林省司法厅劳教局地址:长春市新发路46号
邮编:130051 办公室:0431-2795608
政治处:0431-2799473 管理处:0431-2799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