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呵护我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2005年1月11日】我今年56岁,97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常年面黄肌瘦,药不离口,20多年一年四季头上没离过帽子,冬天更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严严实实。就在得法前,我又添了胳膊痛、手腕痛,吃饭、去厕所几乎不能自理。自从修大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祛了一身的病,家里地里的活样样能干。亲朋好友和村里的人谁见谁说:“你炼功可真炼好了。”

1999年7月20日,邪恶之徒开始迫害大法,到处是谎言和恐怖的场面。2000年本地几名大法弟子進京上方,其中有我女儿、女婿。恶警疯了似的把所有大法弟子关押起来,我村关了20多人。当时我丈夫生病输液,我还带着一个3岁的小孙子。他们只让一天回家三次吃饭,一次一个小时。我回家要赶紧喂猪、喂驴、提水、拾煤,给丈夫做点简单吃的,有时没等做完,就被叫走。村干部还一次又一次的跟学员们说:把去北京的人打得如何如何了。我在心里鼓励自己:“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有一次我躺下刚一闭眼,就看到我女儿被打得满脸的血往下淌,我猛的惊醒过来,我悟到这是情。我想即使被迫害,有师父保护也没事。我从心里支持他们做得对。

虽然我文化浅,可不耽误我讲真象。我把自己亲身受益的事实,写成真象传单,送给世人。丈夫有病,害怕迫害,不让我写。但一有机会,我就去没人住的冷房里写几句,有时不会写字,心里真着急呀!就这样一张一张的写。因为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要用我从法中学到的和我的身体巨大变化向人们证实大法的神奇、美好,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世人。

2001年我女儿、女婿被迫流离失所,丢下两个孩子,我还要伺候80岁的老爹和长期有病的丈夫,还带着一个非常淘气的孙子,二儿媳妇也正好坐月子,也需要人照顾。我用修炼人的心态尽力把每个人照顾好,抽有限的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象。

2002年我二女儿又被抓走劳教,大女儿、女婿被抓,我没有别的办法帮他们,就发正念铲除迫害他们的邪恶因素,愿他们早日走出魔窟。要不是修大法,这么多、这么大的打击,每一种我都挺不过来,也许命都没了。在邪恶迫害中,我丈夫同样承受着亲骨肉被迫害的巨大压力,每天哭泣,有时捶胸大哭,有时默默流泪。在2003年5月含悲去世。这真是雪上加霜啊!我鼓励自己: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倒下。

在出殡的前天晚上,每个亲人都在灵前祭奠丈夫。我突然觉得身体发软,渐渐从嘴唇到全身麻木,身体支撑不住,就要昏过去了。儿子哭着喂我水,在丈夫的灵前,一家人全乱了套。我马上悟到了,是我动了情,邪恶想钻空子迫害我,我立刻发正念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让邪恶立即解体。正念一出,马上感觉从身体上掉下去一种物质,我坐起来,觉得轻松了许多。嫂子(大法弟子)对所有的人说:“如果她不修大法,别说这么大的事,这么多事压在她一人身上,就是其中任何一件事也受不了,也许命都保不住。”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才走过来的,没有师父的看护我早就倒下了。我也有做不好的时候,怕心重,真象讲得不好。和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和同修们相比还差得太远。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勇猛精進,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