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钢610扼杀6月胎儿 囚产妇于男牢过月


【明慧网2005年1月11日】山东莱芜市钢城区及莱钢集团不法官员及警察几年来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莱钢610人员扼杀了外经处翻译焦方玉6个月的胎儿并继续强制洗脑扼杀她的灵魂;商业公司任秀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公司领导丧心病狂的逼迫其丈夫与她离婚,否则就收回房子,重压下她的丈夫与她离了婚。大法弟子尚庆岭、柏士花被迫害致死。

一、发生在莱芜看守所的惨案

莱芜市钢城区茶峪村村民尚庆岭,修炼大法,是一个受村民称赞的好青年。因坚持修炼,受到不法人员的不公正待遇而去北京上访,2000年腊月初三中午,当地派出所将他绑架至莱芜看守所。尚庆岭因此绝食抗议。几天后灭绝人性的恶警对他进行野蛮灌食,指使在押犯五六人,摁住四肢,头部,捏住鼻子,手执烧水壶,把一整壶玉米粥从壶嘴里快速灌入他的嘴里。因为鼻子紧捏,根本无法吞咽。稀粥灌的满脸都是,流入耳朵,脖子,最后流入了气管,肺部。因为窒息,尚庆岭拼命挣扎,犯人使劲扇着他的脸,还继续往他脸上、嘴里浇着。直至脸被憋得乌紫,几次回不过气来,恶徒们才罢手。恶警这样多次对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的尚庆岭野蛮灌食,更惨无人道的是,恶人们还失去人性的给尚庆岭灌大便,对他的身体更是一种重创,他不停的咳,直至奄奄一息。

看守所一看尚庆岭已生命垂危,在2001年农历新年前夕把他送回了家。此时他的肺部已感染化脓,家人把他送进医院实施抢救,从他的肺部用针管抽出1000毫升脓血,抢救无效,尚庆岭于正月初九离开人世。撇下了孤儿寡母无人照料。一个鲜活的生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这样消失了。

同时在莱芜看守所同样遭受迫害的还有黄庄镇仙人桥女大法弟子马清贤,在非法拘留20多天后归家未及数月又遭迫害。马清贤不得不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至今。

二、莱钢610扼杀了她胎儿并继续扼杀她的灵魂

2001年,莱钢集团外经处外文翻译,年轻的女大法学员焦方玉(女,28岁),因拒绝绑架洗脑而被迫逃离开家,两个月后从淄博被恶人追捕绑架回时她已怀有4个月的身孕,恶徒把她关进了莱钢巡警队,两个月后,莱钢610惨无人道的逼她打掉了6个月的胎儿,又不准回家调养。

焦方玉前后4个月的时间里在全是异性的巡警队里被单独关押着,人们都知道小月子比大月子难调养,而她的月子却是在全是异性的铁窗内度过的。身体的亏虚,失去爱子的痛和与世隔绝的痛苦与孤独,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中她的精神进入了抑郁状态,但是这个女子的境况并没有使莱钢的不法官员动恻隐之心,迫害仍然没有结束,在这种状态下,失去人性的邪恶之徒把她关进了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邪恶的洗脑中,她被强制洗脑迷失了善良的本性、帮助恶警迫害他人。

善良的人们想一想,“转化”如不是对人性的扼杀又能是什么?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就是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邪恶的转化究竟要把他们转化到哪里去?究竟孰正孰邪?况且,拘留孕妇是违法的。公安警察执法犯法,该当何罪?

2003年焦方玉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回外经处上班,不法官员王绍强(副处长,男,40多岁)仍在继续迫害她,逼其在写着诽谤大法的劳动合同书上签字,因其拒绝签字,王绍强威逼、恐吓要把其送到公安局、610,并解除劳动合同,焦方玉不得不再次外出打工以维持生计。

三、莱钢巡警队丧尽天良的人身摧残

2000年农历新年期间,莱钢附企公司大法弟子宋艳春和接待服务处大法弟子于露萍,被先后非法关押在莱钢巡警队,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将近半年时间她们没有床睡,冬天石头房子奇冷无比,又潮湿,没有取暖设备;吃不饱饭,不能换洗衣服,在那里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只有一个小馒头和两三匙菜〈或没有菜〉。还要交十元伙食费。

宋艳春和于露萍被强制在巡警队值班室极其狭小的空间从早静坐到晚,一坐数月,长期不能活动,又无法正常睡眠,以致到五月份了他俩还身穿羽绒服,感觉不到春天温暖的气息。局长刘培胜来巡视竟吓一跳,因为外边早已穿衬衫或短衫了。

宋艳春本是一个脸色红润,身体强壮,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短短几天就饿得皮包骨头,脸成菜青色。一天多了于露萍才认出他是谁来。说之令人酸楚,他父亲每次去探视他都不忍进去,只在其他房间转一圈探知一点消息,回去后老两口都要抱头痛哭一场。

更残忍是,恶警限制8小时上一次厕所,长此下来,于露萍出现双腿浮肿,胸闷气短等症状,肾脏功能遭到严重损害。人们都知道人体的废弃物质不能及时排泄出去,毒素会被人体再度吸收,造成各脏器的破坏。长达半年之久的迫害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健康。宋父找到银山公安局政保科长焦玉其,求他撤除这道指令,焦满口答应并谎称不知此事。但是迫害仍在继续,他们仍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莱钢大法弟子得知此事,联名上书要求改善他们的生存条件,并郑重宣布如不撤除这道指令,继续残酷迫害工人,那么全体大法弟子就去北京再次上访。此信递到了焦玉其手里,但他扣下没上交,莱钢大法弟子没有办法再次踏上了和平上访的北行之路。

四、银山公安局令人发指的一幕

上访弟子被抓回后,在公安局办公室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令人发指的一幕!警察李丽逼迫全体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一丝不挂裸体光脚站立一、两个小时,那边男大法弟子也没幸免。他们还用胶棒抽打大法弟子;大巴掌扇大法弟子的脸,每人被扇40多个巴掌,脸被打的变了形。头戴国徽、身穿警服,本应是除暴安良维护正义及民众公共安全的警察却如此侮辱、虐待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的人格,实在与理不容。谁家没有父母姐妹、妻子儿女,如果其中有他的母亲妹妹他将作何感想?

炼钢厂柏士花多次被洗脑迫害。在遭受了裸露凌辱一两个小时后,其他学员穿上了衣服,而她仍不被允许穿衣服,独自一人又遭受了1个多小时的凌辱,这一切都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长期郁闷不语,精神上渐渐出现了障碍,于2003年终被迫害致死。

对逼死人命案,莱钢不法官员缄口不语,佯装没事,反而对央视捏造的谎谈不厌其烦的大肆渲染,不断的帮助江氏小人的喉舌愚弄民众。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张灿国、焦玉其、张文德、刘培胜、李丽、周明刚充当了急先锋,作恶多端。

焦玉其、李丽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后,他们惊恐万状,李丽吓得门都不敢出,怕遭报应,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五、灭绝人性的恶行──长期剥夺睡眠

99年秋季,莱钢不法官员对原莱钢辅导站站长王德贤进行了卑鄙无耻的迫害。王德贤父子两人同时被劫持到莱钢宾馆隔离关押,恶警及610多人轮流看守。隔离室门窗紧闭、烟雾使人窒息。每天他们二人被逼迫观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电视音量开得很大,从早晨看至夜晚而且剥夺了他二人的睡眠权利,连续十数日不许睡觉,他们被熬得支撑不住稍一打盹就被恶警摇醒,不断威逼他们写“三书”。在如此残酷的折磨中,王德贤父子精神出现问题、神态恍惚,大脑神经受到极大损害。负责迫害的警察亓建华却得意的说:上头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他二人转化就行!

不知恶警所说的“上头”指谁?姜开文乎?江泽民乎?或者两者兼之乎?王德贤父子遭受了无法想象的折磨,大约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回家。但是不法人员对他们的迫害并没有就此结束。

2001年夏天接待处办公室主任孙东升伙同焦玉其领着十几个巡警队员窜到王家、骗开大门又把王德贤父子抬扛着手脚象扔麻袋一样扔入了警车,甚至都不被允许穿衣服,他们父子光着脊梁、穿着拖鞋裤衩,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人们大概只有从影片中了解到,德国纳粹对反法西斯战士所采用的酷刑不知何时移植到了中国不法官员的脑子里。

六、继续折磨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人

2001年莱钢总厂医院职工张爱云被非法劳教,入所检查时因心脏病劳教所拒收。邪恶的焦玉其强留她在劳教所洗脑,因张爱云多次心脏病发作送医院抢救,劳教所不敢留她,多次催莱钢去接人,但周明刚等人去医院转了一圈拒不接回,根本不管人的死活。张爱云整日卧床不起,一直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5个多月才被接回本厂,但失去人性的莱钢恶人并未允许张爱云回家休养,又在单位被关了4个多月,如此蛇蝎心肠对重病之人他们仍不放松迫害。

于露萍也因查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但恶徒焦玉其与莱钢联系后又强留其在劳教所洗脑。由于劳教所恶劣的生存环境与迫害,她的心脏、肾脏、肠道受损,出现肾功能衰竭症状直至生命垂危。于露萍每天十几个小时被强迫坐在马扎上不许站立活动,致使全身关节老化、椎骨受损、行走艰难、头发全白。劳教所怕承担罪责,把她送入医院并通知莱钢接人。但是它们故伎重演,延至一年才将于露萍接回,致使她身心受到重创,回家后经常出现精神恍惚、部分失忆等精神障碍,但接待服务处梁积文(副处长)、孙东升、朱成富(610组长)仍不断加害于她,不断骚扰逼迫其写思想认识并以公职相要挟,不给恢复公职,致使她精神障碍愈加严重,有段时间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目前,张爱云、于露萍被安置在非专业的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