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电机工程师得法三个月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5年1月12日】

(一)大法给我一个健康的妻子

我是一位电机工程师,10来年一直任职于一家著名的外商公司,平日工作平顺,也努力将所学及专业贡献于职场。我的家庭还算小康,育有一女一子。太太平时在家相夫教子,一家四口相当和乐。三年前,太太因为健康问题严重到影响家人生活作息。因为她的腰曾因扭伤而看了3次医生,经诊断为脊椎有问题,从此就常跑医院作康复治疗。每次来回都得花上半天时间,不仅花钱又花时间,当时孩子虽小,却也得跟着上医院。

最糟糕的是,做康复治疗就舒服点,没做就又开始痛,到最后连躺在床上都爬不起来,严重到无法翻身,常常痛到半夜三、四点才睡着。医生给的运动姿势图、自己买的瑜伽、按摩的书通通无用武之地;最后做了断层扫描确定为四、五节腰椎盘突出,压迫神经致使左腿酸痛不已。后来连袜子、球鞋没法穿,要小朋友帮忙,连医生都不能确定开刀后能百分之百痊愈,因为也许一个动作就会再复发。

后来太太的一位高雄的朋友介绍她炼法轮功,并送她一本《转法轮》及一些资料,又帮她联络当地的炼功点,一切都是义务教功完全免费,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上完九天班后,太太自己在家炼五套功法和看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身体有了很大的起色。有一天我突然问她:“怎么最近没听你叫疼?”因为她以前坐下来看个电视两三分钟就得站起来,坐不住的,而站起来时却又疼痛难忍。经我这么一说,她更有信心的继续炼下去。而今她已炼快三年了,身体越来越好,近三年健保卡都没用过。在这当中她也曾对我提过“法轮大法”,而我竟然把他当作一般气功看待,不想深入了解,甚至因此起了几次冲突。因为常常看她拿着黄颜色书皮的书早上看、晚上也看,连电视都不看。甚至出去玩也带着书。我当时还说她看那个书有什么用。

有一次,公司办两天一夜的宜兰之旅,同事都携家带眷的,太太说她有事要到台北参加活动,我对她生气说:“我自己去好了!”结果她说她下午会搭火车赶去找我们会合,后来看报导才知道她去参加万人诉江的活动。她曾参加过几次桃竹苗的学法组和大法的活动,出门前都会把午餐准备好,把家里整理好,而且会告诉我是去哪里?做什么?因为修真,她不能说假话。当时虽然跟我说再见,但我生气不想理她,几次冲突,我还曾经提出要离婚。事后太太告诉我,说我曾说过要烧了大法的书,而我竟然已不记得,现在想想真是罪过。

(二)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

2004年8月初,利用暑假时全家到南部旅游近十天,回来当天发现颈部有硬块,经医院电脑扫描及喉咙活体检验后确定是鼻咽癌的一种症状,要到别的医院做進一步的检查及進行化疗,当时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因为我不抽烟、不喝酒、且因肝不好所以也不熬夜,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想到两个孩子还小,太太又没上班,六神无主哭诉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但是我非常惊讶太太的镇定。过程中太太曾跟我说做任何检查她都全力支持,但怕我走了太多冤枉路,劝我为何不炼炼法轮功,她自己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很多学员也无病一身轻啊!那时的我想到医院治疗,同时也炼法轮功两方面同时進行,太太后来拿着敖曼冠医师的文章给我看,文章里的几行字触动着我的内心,他说:“即使正处平顺安逸的人,也可能在不可预期的一瞬间立刻就陷入痛苦的深渊。目睹无数法轮大法学员从各种人生困顿中解脱出来……”这正是我当时的心情写照,于是我抱着姑且一试开始读《转法轮》及炼功。

那时是八月底,我花了四、五天的时间看完《转法轮》,才知当人的目地和为什么会生病的原因,此时心情已经慢慢平静下来,而且是未曾有过如此踏实。有一天晚上,我坐在书桌前读《转法轮》时身体开始逆时针旋转,翻页时就顺时针旋转,持续了两小时才停下来,那时太太在旁边,我跟太太说时她要我不要转,我说是他自己转的,我根本停不下来,女儿跑过来抱着我要我不要转,也同样停不下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大法神奇的力量。我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流着泪告诉师父说我要为大法做些事情,又不自觉对着师父的法像点头。隔天炼“法轮桩法”时,身体又不自觉的旋转起来,参加中坜学法组读经文时身体又开始旋转起来,后来经由同修告诉说叫他停就可停下来。果真如此!我亲身见证到大法的神奇,从此也对大法更加深信不疑,这坚定的信念也促成我到纽约曼哈顿参加讲清真象的机缘。

(三)纽约曼哈顿讲真象

十一月份,我才学大法两个多月,对讲清真象完全不懂,也还没看完师父的国外讲法,有时还在状况外,行前两个星期每天背着英文讲真象的资料,带着懵懵懂懂的心跟着同修到了纽约曼哈顿。

行前我们透过交流知道当地的一些情况,并且明明白白知道自己此行的目地,我们一行人终于在十一月十八日来到曼哈顿讲真象,这段经历让我成熟许多,也发现许多自己的不足。第一次来到纽约曼哈顿,每日气候变化极大,早晚温度约5~8度,对同修是一大考验。同修每日一大早至曼哈顿各重要街角及地铁讲真象,地铁讲真象可以分为几种方式:一种在车厢内讲真象,或者在月台上,或者在车站内各个路口,以及在地铁出口外面等处讲真象。一般来说,纽约白人比较冷漠,有时要发真象资料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能是生活中养成不拿传单的习惯,加上人与人之间那种不信任,所以他们是不轻易拿真象资料。但黑人及其他拉丁美洲人较愿意拿真象资料,我心里想:只要带着一颗善良、慈悲的心,友善的人们会感受得到的。因此我多次碰到友善的人,当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遭受严重迫害的真象,他们伸出双手紧握着我感佩我们来到这里,并谢谢我让他了解真象。

有一天,我们这一组5、6位同修至曼哈顿街角讲真象,有2、3位同修炼功,其他同修发真象资料。一位白人妇人靠近我,告诉我她认同我们并从口袋中掏出20块美金要赞助我们,我告诉她我们不接受金钱赞助。她有点不高兴及不理解,我耐心解释我们是自己请假及自费至纽约曼哈顿告诉人们真象。我请她告诉友善的美国人及国会议员协助制止中国违反人权之暴行,她点头表示理解,我深深的体会到慈悲的力量!

回国后,12月初,太太及孩子陪同我上完九天班,之前公司所做的健康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当我拿到报告时,我不敢相信!因为多年的肝功能指数一直超出标准值,吃药也降不下来,而今报告结果却在标准值之内。之前在纽约曼哈顿时,吃早餐时同修问我怎么没喝鲜奶,我说喝了会立刻拉肚子,他跟我说怎么不试试呢?有一天早上,我尝试跟着孩子喝喝看,结果竟然也没事,我高兴的跟孩子说:爸爸以后可以跟你们抢喝鲜奶了。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我知道师父为弟子承担了很多,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而这些我都没想过的,就如师父讲的“无所求而自得”。现在孩子每星期六参加小弟子班,其实孩子比我早得法,女儿还梦见过师父,在梦中看到像太阳的光芒,看到好高大的一个人盘腿结印,一看原来是师父。又看到有个人拿着《转法轮》在看,还梦到自己从很高的地方往下掉速度很快,接着便惊醒了,妈妈告诉她要赶快修,因为你就是从那很高很高的地方来的,要赶快修回去。这次很幸运的在纽约国际法会上见到师父,心情真的无以言表!谢谢,师尊!

最后以《洪吟》中的一首诗《助法》与大家共勉: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