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沈阳恶警唐玉宝的言行看江氏打手的流氓本性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迫害法轮功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在五年多的迫害事实中可以看到,从迫害元凶江泽民到各级追随迫害者、直到底层的打手,这些与“真善忍”为敌、积极实施迫害者,是恶毒狭隘、理智不清、愚蠢欺诈的一群,他们披着“执法者”的外衣,却掩不住流氓无赖的本性。

以下是将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电击毁容的恶警唐玉宝的部分言行,从中可以看出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江氏犯罪集团成员的流氓本质和其主子一脉相承。

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当众称自己是“流氓队长”,他经常谩骂、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许多被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殴打过。他常说的话是:“你注意了,我要处理你!”“扒了警服也要跟你干!”“把脑浆打出来!”等。

2001年,唐玉宝在龙山教养院对大家说:“我在社会上外号叫唐二虎,在教养院里打死过人。”2003-2004年间,唐玉宝当着众多劳教人员和警察说:“我这个人唱歌不会,骂人会。”

几年来,唐玉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被多次曝光,因此收到许多来自社会各方面劝其停止迫害的信件,恶警唐玉宝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拿着收到的信件编造谣言,歪曲信件的内容,诬蔑法轮功学员。连劳教人员都看出他在说谎,劳教人员说:“他为什么从来不敢把信的内容给大家看?”他还利用法轮功学员与外界隔绝、楼上楼下学员之间各自封闭的情况,编造谎言蒙蔽学员。

法轮功学员将揭露唐玉宝恶行的传单贴在他的住所周围,他的老婆、孩子很紧张,住地派出所的警察问他:“你怎么搞的,你的传单到处都是。”唐玉宝对此毫不在意,继续行恶。

2004年5月7日,恶警唐玉宝电击、殴打多名法轮功学员,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毁容。之后那几天,唐玉宝以“核实事情经过”为名,天天拎着电棍逼问5月7日值班的两名劳教人员,惟恐任何人走漏了风声。在社会上,唐玉宝为自己实施的电击酷刑辩解,他愚蠢的对朋友辩解说:我不会那么狠,不是我一个人电的。

高蓉蓉被电击毁容后,龙山教养院一直采用打假报告、作伪证等手段来掩盖犯罪事实。曾有部门到龙山教养院调查唐玉宝等警察的问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庇护下,调查结果不了了之)。对有关部门的前来调查,唐玉宝极为心虚和不满,过后他气急败坏的公开叫嚣:“这么多年用我,现在又想整我,妄想!惹激了我拿炸药把天安门炸了!”

对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恶警唐玉宝在龙山教养院曾当众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干。不给我钱,我不干。”还说:“给我钱够口,我去杀江泽民。”

恶警唐玉宝不但自己执法犯法,还教唆偷窃、吸毒人员“包夹”、监视、殴打法轮功学员。“表现积极”的劳教人员以减期为奖励,否则以“加期”相威胁。

因偷窃多次被劳教的毕淑华,被龙山教养院唐玉宝等警察利用,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打小报告、抢经文交给警察、在警察命令下烧法轮功书籍。2004年4月,唐玉宝给劳教犯人“组长”和“包夹”开会时,当众表扬了打法轮功学员的毕淑华,说:“做得对!就这么做!”唐玉宝对4月26日没动手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石静说:“你不干活,白吃饭!”“你得管,不好的把脑浆打出来!”

有一次毕淑华遭到恶报,突发心脏病差点死过去,醒过来后她说看见地狱了,很可怕。但为了“减期”等利诱,她仍被警察利用着作恶。高蓉蓉被电击毁容后,毕淑华又被龙山教养院逼迫写伪证材料,被利用完后,恶警们就不再用她管事了(以前她当“大组长”,管奴工车间的生产)。后来她的手关节肿大,非常痛苦。

江氏犯罪集团的流氓本性决定其成员也必是人渣无赖。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无论是迫害元凶还是下层打手,在天理法律的严惩中,其遭天怒人怨的邪行终将使之自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