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香港,为可贵的中国人而来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1)
二零零四年元月十日上午,三千多位学员在台湾大学运动场排出“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恭祝师尊新年好。下午到剑潭经国厅交流,有同修播放到香港讲真象的短片,当看到同修们把展板举得高高的,以便让游览车里的可贵中国人了解真象,我心里受到很大的触动,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三月上旬,基隆地区有五位学员和一位台北学员一起到香港,这位台北学员我不认识,在桃园中正机场等她时,我看到有个人走路的样子很有气势,很不一样,心想这位头发斑白的女士一定是学员,果然没错。由这体会到,虽然我们外表看起来和一般人差异不大,但我们的言谈举止都流露出了和一般人大不相同。

(2)
我们一到香港红堪车站景点,香港学员要我们别急着举板讲真象,先去发正念清理自己与周遭的空间场,这样自己与同修讲真象都会比较容易。

记得我第一次举板,红堪车站的风头好大,展板都拿不稳,立即发正念,展板就稳住了。后来我们每到其它几个景点,第一件事也都是先坐下来发正念。每当我们举着展板给游客看,同时也在发正念清除阻止游客了解真象的邪恶,效果大部分都很好;本来游客在做其它事,而把展板一举到车窗边,立即把他们的眼光吸引过来。

(3)
黄埔是离红堪车站不太远的景点,在一条长廊的两旁放满了展板,游客走过时就会被吸引着一张张的浏览。有一回,我和一位学员蹲着在忙准备的工作,一位大陆游客也蹲下来,问道:“你们怎么可以到处摆放法轮功的东西,警察不会来抓吗?”我初次到那儿,就回答:“法轮功教人家做好人中的好人,为什么不可以放呢?”

另一位学员来了个把月,倒是回答:“不会呀,警察先生看到我们,还会说:‘你们辛苦了!’”这些善良的大陆老百姓,纯朴,对政府信任,国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可是却被灌输恶毒的谎言,幸好他们有机会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当他们接触到被国内媒体封锁的资讯,就会去省思,甚至能很快洗净脑中的毒素。


在众多的大陆游客里,也有可能碰到同修,一位台湾同修看到有位大陆游客一上了游览车就落泪,不禁也跟着掉泪。旁边的学员提醒,赶快换上“全球公审江某某”的展板,车里的那位游客看了展板就侧着身子单手立掌。车子开走时,那位游客向车窗外挥挥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有一次在金店向正要上游览车的大陆客话别,说:“请记得真善忍好,会给你们带来美好的未来。”也碰到有位游客,听了之后脸部表情有点激动,然后手放在小腹部位比个立掌的手势,彼此也都了然于胸。

在金店,有一次我们几位学员向一辆游览车举板,有人手上拿了《为你而来》的展板,就提议唱这首歌,结果唱着唱着,大家唱到一半就哽咽唱不下去了,同修们都红着眼睛,有同修看到车里也有游客红着眼,后来大家把思绪稳一稳,再接着把整首歌唱完,有位同修走到游览车里向游客们解说这首歌的创作由来。一位不在场的同修说,她在一段距离外都听到了我们的歌声。后来,香港学员说在路边唱歌香港人会不理解,所以我们也就仅此一次唱歌而已。

(4)
当大陆客看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真象的展板,有图为证,加上文字解说,真是字字血泪,看得莫不个个面目表情凝重。有的男士看到自己同胞受到惨不忍睹的迫害,都红了眼眶,有的女子也不禁掉下同情之泪。而当他们看到“请珍惜法轮大法给你的善缘”的展板,则面露开心喜悦的微笑。在看到人权恶棍江某某被送上审判台的展板,游客脸上展现大快人心的笑容。有些游客还拿起相机,把展板上看到的摄入镜头里。

车里的游客看到车窗外的展板,大部分会争相阅读,坐在后头或另一侧的看不到就站起来看。有些看了还会对着展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些看过之后点点头表示理解。有些用看的还不够,还透过嘴巴一个字一个字读得非常仔细。车窗外的学员展示过这面展板就换另一面,展示完这一片就再换另一片。

有一回,看到车里的游客那么兴致盎然想看真象展板,还主动比手势示意翻面或换板想再多看,我不禁对着车里竖起大拇指,意指:“了不起啊,想多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不料,车里也有人竖起大拇指回应。等到游览车要开走,我向车里游客挥手道别,而车里几乎每位游客也向车窗外挥手道别;那位竖起大拇指的小姐,则一直对着车窗外竖起大拇指,这也许是师父透过游客对我们的鼓舞吧。

邪恶造谣说,法轮功发工资给来讲真象的学员,在各景点我们也常会碰到大陆游客问:“你们一天挣多少钱?”有的学员回应:“我有很多钱,什么都不需要。”有的则回答:“我们都是义务来这里的。”有的答道:“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只是来这里说句公道话。”当大陆客发现事实与江氏集团的造谣说法不同,就会去反思其它更多的造谣与诬蔑。

本以为到香港讲真象会很苦,可是到那儿却找不到苦吃,住的方面虽是睡地板,我们那个小房间住了三个人还很宽松。第一晚躺在铺了一层薄垫的地上,觉得有点冷,但把一半的棉被当睡垫就暖和多了。想起在大陆遭受重大磨难的同修,我们还能有一席之地安稳的睡觉,是舒服多了,很快就進入了梦乡。

我的力气小,平常连打开矿泉水的瓶盖都要找人帮忙,可是在香港讲真象的时候,有时候我双手高举着两张展板,站了一整天,到晚上竟然手一点儿也不会酸,由此体会到只要我们的心念到位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要离开香港前的日子,游客来得特别多,有同修说很舍不得走,我也有同感,我们的签证在两个月内可以去香港两次,于是盘算再去一次。第一次从到香港讲真象回台湾,刚开始几天都不太想看网站,觉得网站上的心得写得再精彩,也不如实地在香港与那些可贵的中国人直接面对面讲真象来得切实。就如同没修炼的人听学员谈修炼法轮功有多好,也不如切身实地去看书真正修炼来亲身体会一番。

(5)
四月上旬,我又向老板请假去了香港一趟,只隔二十天的时间,觉得变化非常大,就像《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说的:“当前由于多数世人在邪恶被清理之后都能够清醒了,都能够自己理智的思考迫害法轮功的问题,这使坏人想继续保持邪恶的镇压越来越难了。”“眼下我们看到的是这种情况,再接下来大家讲真象就会更容易了,因为世人越来越明白,人们会主动来找你听真象,”第二次去香港最大的感触是中国大陆民众渐渐在觉醒,已有越来越多民众主动想要了解真象,一整辆游览车的旅客对于法轮功真象材料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第二次去香港碰上西洋的复活节与东方的清明节,记忆中,清明节在台湾几乎都是下雨的,而那次在香港,清明节只是云层很低,没下雨。在清明节前,有天早上下着雨,但等我们外出要到景点讲真象就雨停了。第二次去香港,也碰上纽约法会召开,有不少学员去参加,香港正缺人手,我们去的也正是时候。

在黄埔,有一回,我对游客们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您对法轮功的善念与正义支持,可以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您将会有很大的福报。”有擦肩而过的游客就回过头来看看我身上背的展板,瞄了一眼展板上的几个大字:“真善忍之光将普照人间,谎言和罪恶将在不断曝光中散尽。”他就主动伸手要资料,跟他同行的几位伙伴也都跟着伸手索取。在金店,有时候游客们听到我说:“请记得法轮大法好……”只听了第一句,下文我还没机会讲,就主动伸手要了资料。

第二次到香港也去了黄大仙庙与半山等景点,一到黄大仙庙,看到有大陆游客才看没几张展板,就主动到桌上拿真象资料来看。有一次到半山的了望台,那时天还没黑,我们一下了巴士,就看到一排游客坐在了望台的花圃旁,人人都拿着一册《与你同行》的真象材料。

在半山景点有个了望台,有两台笔记型电脑不停的播放自焚案真象,还有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各种酷刑的迫害。游览车一辆接着一辆载来大量游客,他们观赏香港夜景之余,无不被萤幕上的画面深深吸引着,有些游客被催促要上车时还很舍不得走。看了真象短片的民众就很想進一步了解更多的真象,也都纷纷主动要真象资料来看。当看到那么多游客聚精会神在看真象短片,我想到了师父的慈悲,又有更多的人将被救度。

在半山了望台碰到三位短期停留香港的西人学员,一位是美国人但在台湾某大学读中文,另两位是澳大利亚学员搭乘十小时的飞机过去的。有一回,游览车里有女游客看到车窗外的外国人手举展板,一脸显得非常震惊,立即伸出手来对着车窗外的西人学员竖起大拇指,一直到车子开走。

在金店,一位大概七、八十岁拄着拐杖的老先生,有次碰到我们时,竖起大拇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法轮大法好”的大徽章,说是一位台湾同修送的。过没两三天再碰到他,竟然不用拐杖了,由这位老先生身上又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最后,以《洪吟》(二)的一首经文《梅》与同修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