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修大法绝处逢生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1995年夏天,我妹妹16岁,有一天她突然觉得颈椎周围疼痛,手指发麻,难受的掉了眼泪,一星期以后,爸爸领她去看了中医,说是受风了,吃了两付中药,症状消失了,家里人谁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96年妹妹顺利的参加了工作。

于97年3月底,妹妹的手又开始发麻,而且范围扩展到了后背,病情越来越严重。父母带她去做了X光、CT检查,也没查出是什么病。

很快,开始影响到她的学习、生活,父母在亲友的帮助下,领妹妹去医院打了一针扩大针(500元)做了磁共振检查,这回检查出了病。原来在她脊椎第四—五节的髓管内长了一个高粱米粒大小的肿瘤。医生告诉父母,当地的医院治不了,得上北京,父母这下可急坏了。

于97年4月8日,通过医院介绍、联系,我母亲和妹妹一起来到了一所在当时全国比较权威的治疗神经内科疾病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这时的妹妹走路、举手都有些吃力了,因为那个瘤在一天天的长大。

到了宣武医院,做了各种检查,也是检查不出来,后来同样打了一针放大针(700元)做了磁共振检查,经专家会诊,结果出来后,医生问我母亲,为什么父亲没来,我母亲说,父亲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和脑血栓。医生说妹妹的病情很严重,怕我母亲一人做不了主,最好还是让我父亲来一趟,没办法,父亲只好带着有病的身体来到了北京。

医生见到我父亲之后说:我妹妹的病能治愈的希望太渺茫了,她长的肿瘤不仅压迫上下肢神经,更主要的是压迫呼吸系统神经,所以她一直喘气很粗。如果手术稍有一点不慎,碰了呼吸神经,那么她就下不了手术台,医生没有一点把握,没碰到过这样的病人,妹妹的病情非常棘手。

在宣武医院呆了二十多天后,一位专家给我们出了一个主意。说我妹妹目前外表也看不出病来,不至于马上瘫在床上,让我们先把病人送回家,因为那个肿瘤在不断的长大,所以病人过不了多久就得卧床不起,那时你们再到医院来做手术。到那时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他认为这样做有几点好处,一是病人不至于马上死亡,二是让家人,尤其是体弱多病的父母不至于有突然失去孩子的痛苦。因为妹妹能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即使能下手术台,治疗无效,也不至于受到打击,大不了接着躺,如果是能治好了那是万幸。并说,回去吃吃偏方、练练气功,或许还好了呢!也就是说,现代医疗手段已束手无策,有多少钱都没用了!

于97年5月8日父母和妹妹无奈的从北京回到了家,无助的等待着。

到家之后,正如医生所说,妹妹很快就卧床不起了,妹妹吃、喝、拉、撒都是由60多岁的父母来照顾,她只是会说几句话,手能轻微的抬一抬而已,而且呼吸越来越困难。妹妹非常的痛苦,还有我的父母。

父母不甘心,不停的到处求医问药,用脸盆一盆盆的熬药,往病痛处敷;中药吃了很多很多,根本就不起作用,病情一天比一天的严重。

突然一天,接到了我舅爷写来的一封信,信中介绍了法轮功,说法轮功是我妹妹得救的唯一希望。次日早晨,我父母怀着法轮功是我妹妹获救的唯一希望的心情,同时出去找法轮功炼功点,母亲前脚,父亲后脚,可喜的是都碰到了大法弟子,母亲借回了录音带,父亲打听到了炼功点。我妹妹一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奇迹就发生了。刚听讲法她喘气的声音就不粗了,很快她就会自己拿出录音带换面听,第三天她奇迹般的坐起来了,家人真是高兴极了,再过三天,我妹妹能下地自己上厕所了,第七天,我父亲高兴的先去炼功点学动作,学会了再教我妹妹炼,他用了两个早晨的时间,学准确了动作,第九天时开始教我妹妹,做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我妹妹的手过不了膝盖,我父亲说,你尽量的往下弯,能弯到什么程度,就弯到什么程度,可她的手还是过不了膝盖,第十天,也就是我妹妹第二次炼功,她的手就到位了,炼功后第七天,我妹妹主动提出要到炼功点去炼功,父亲担心她走不到,她说,没事,走一走,歇一歇,早点走,结果,次日早晨四点半起床,一口气自己走到了炼功点。我父母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这一连串想都不敢想的奇迹,确确实实的在我妹妹身上发生了,妹妹激动的只会流泪,是法轮大法使她绝处逢生,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是法轮大法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新的生机,我们全家人不知如何感谢李洪志师父才好,父亲买来了一套大法书和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喜悦的和妹妹一起炼起了法轮功,后来,我和我母亲也相继走進了大法,沐浴着佛恩的浩荡。

我妹妹得法后,有过三次大消业,第一次,没有影响学法炼功;第二次,去不了炼功点,走到半路,返了回来,但很快就好了。第三次,非常严重,整个人完全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学法听不進去,瘦的皮包骨,尿液象白灰渣一样,排尿非常困难,非常痛苦,翻身都得人扶,耳朵都压破了,吃饭喂,喝水用吸管吸,大便有时都得家人帮着用手扣。

大法弟子们知道情况后,来到家里帮助我妹妹学法。那时正好赶上我弟结婚,家里来了很多亲戚,都劝赶快上医院,三姥是大法弟子,她说:我们谁说了也不算,就我妹妹自己说了算,三姥的这句话点醒了我妹妹,坚定了她对大法的正信,第二天就好了,学法也能听進去了。我妹妹凭着对大法的正信,闯过了三次消业大关。这三次大消业不知师父为她承受了多少,才能使她恢复正常,她自己所承受的也只是病业的一点,她就那么痛苦,如果不得法,那后果是多么的可怕。

以前,我父亲的心脏一直不好,总吃药,又于1992年得了脑血栓。自那以后,他过几个月,就需住一次院,身体非常不好,自从学法炼功以后,父亲停用了所有的药,可心脑血管疾病却不翼而飞,再加上妹妹学法后起死回生的奇迹,给全家人带来了无以言表的喜悦,父亲心情好,食欲好,睡觉香,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走路身轻如燕,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我们每当提起,激动的都是泪流满面,无以言表。

如今,妹妹不仅回到了原单位上班,而且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美满!

在我妹妹身上发生的奇迹,周围很多人都清楚。我的一位朋友,给一对新人主持婚礼,在婚礼上听到有人诽谤大法,他直言不讳的说:“我朋友的妹妹是一位高位瘫痪病人,学大法站起来了,这是我亲眼所见,电视上播的都是假的。”2003年他又给我妹妹主持了婚礼。在婚礼上,我父亲在讲话中说:“我女儿能有今天,我应该感谢谁,大家都清楚……”是啊! 参加我妹妹婚礼的人都知道,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妹妹,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妹妹第二次生命,因此,大家才有机缘聚在那可喜的婚礼殿堂。

在此,我只想用我们的亲身经历,告知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愿把法轮大法带给我们全家人的美好,与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分享,望所有被江氏集团谎言蒙蔽和毒害了的世人,早日走出欺世谎言的蒙蔽,快快觉醒。和我们一样,也能在大法中得到天赐洪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