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劳教院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2002年12月,大法弟子王贵令在锦州教养院新收大队,由于不穿犯人穿的马甲,遭到四防员毒打(参与毒打的有叫尤伟的)。一名大法弟子张旋当时站起来喊:不许打人。就把另外几个人拽到西边一个小屋里毒打。把张旋打得晚上翻不过来身,前身脊背剧痛。四防员拿脚往心口窝处猛踢;把他拽到大厅里打得起不来,晚上睡觉翻不过来身,用床板子、警棍打。大法弟子在新收有的被关十几天的、二十几天的,时间不等,然后来被弄到二大队。

恶警让大法弟子戴上安全帽,然后他们用电棍电。一天,他们把一名大法学员弄到一间空房里,挤到一个墙角,横上一个桌子,一边一个电棍恐吓,晚上不让睡觉,连续二十四小时,造成学员腿部严重浮肿,感觉好象站在针上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他承受不住,痛苦的违心写了所谓‘保证’。后来被弄到二大队,十几天以后,有几个承受不住,出现撞头的。

有一个偷盗的刑事犯叫郭有民的(可能是郭伟斌,外号郭老五,已经进教养院七八次了。)毒打迫害大法弟子最为严重,是四防员的头。大法学员经常听到楼上(半夜1、2点左右)毒打人的声音和痛苦喊叫的声音。李松涛(教导员)直接参与迫害最为邪恶,张春风(副大队)直接参与迫害最为邪恶,杨廷伦(副大队)、白金龙(大队长)。

2003年4月30日,二大队搬到教养院大院内,迫害方法是由几个人把腿硬盘上,再用床单绑上,从早上8点30绑到11点30,中午吃饭后接着绑,有绑到16点、20点、21点、23点不等。

2004年正月,邪恶之徒逼迫大法学员写决裂书,张旭东不写,被弄到严管队两个多月,在严管队其中有六天,每天给他把腿单盘上,然后用床单狠狠的五花大绑上,把脚勒到后边去,从早上8:30——11:30,吃过饭后接着再绑上,直到16:00.张旭东再一次承受不住违心写了“保证”。郭有民打郭金山脖子上(喉咙上)九拳,被打后,郭金山闭不上嘴。

几乎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学员都被绑过,最为严重的是刘万胜,绑过后,完全走不了路,由两个人架着。刘万胜家属到教养院要人,被送到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

义县学员陶猛遭迫害几个月以后才恢复走路。张旭东两个多月以后才正常走路。

大法学员每天被逼听诬蔑大法的录音、录像带,诬蔑大法的书。暴力毒打、折磨,强迫决裂后,还逼练太极拳。(这属于一个项目)

后期环境更为恶劣,各号与各号房间一律不许说话,环境十分严酷,当听到(看到)半夜里毒打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当听到攻击谩骂师父又不能站出来证实法时,知道大法好,绝不能放弃信仰,又承受不住痛苦的折磨,违心写保证时,那种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曹仲阳被调关到二房时已经精神不正常了,痴呆、总是一个姿势,有时坐姿不动两三个小时,有时哭,有时笑,手拿着馒头谁要也不给,使劲攥着,有的时候连上厕所都不知道,大家照顾他。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仍然继续迫害他,逼迫他写保证书。曹仲阳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总是写一句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后来他们把曹仲阳关在一个小单间里继续迫害。

一次,大约5、6月份,邪恶之徒逼大法弟子出操。一楼是新收大队,贾精文(贾文政)在新收大队上厕所,看见大法弟子在操场上,把安全帽脱下,从厕所窗户扔出去,高喊“法轮大法好”。四防员拽着把他不知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后期这里被封闭得非常严重,去洗漱、厕所,一个室,一个室分开去,由四防员看管着,谁也不许跟谁说话。

一个四防透露:队长让他用棒子打贾精文(贾文政),说不打就不让他再当四防员,让四防员看管贾精文,用手铐子紧铐在床上,折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