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尔滨恶警对我的迫害,看国外大法弟子的反酷刑展


【明慧网2005年1月16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已持续了五年半的时间,近来虽然很少在电视中看到有关报导,但迫害仍在进行,被残害致死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发生。2004年12月26日又见新闻报道,诬陷说法轮功学员采用模拟方式揭露、再现遭恶警酷刑是造假。显然这一举动击中邪恶,激怒了当权者,于是又出现集中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件。揭露出的酷刑迫害的行为是否是事实,还是像中国的报道中说的不存在?

一党专政的国家一言堂,不允许有不同声音,“党一贯正确”,这些说法自相矛盾且霸道无比,有谁能来监督XX党的新闻报道的真实可靠性呢?还是象民间流传的那首顺口溜中所说的,“它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 江氏邪恶集团利用现代新闻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制造仇恨,向不知真象的民众散布谎言,使邪恶的毒素灌入亿万民众脑中,达到谎话说千遍也成为真理的效果。如今,就是用此办法镇压法轮功。

自1999年以来,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610”组织秉承江集团旨意,对法轮功采取惨无人性的灭绝政策,提出什么“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甚至是“杀无赦”密令,至今,1200多名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千百万人遭关押,这些发生在眼前的事实是一段抹黑的报道就能否定得了的吗?其实大法学员模拟酷刑只是把遭受迫害的一部分再现出来,将邪恶行为曝光罢了,很多酷刑和迫害根本就是无法模仿的,因为其行为太卑鄙太邪恶,非人所能为之,禽兽不如。

2003年6月某日7点,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会议室里,大队长赵爽在全所60多人(大法弟子41人)的大会上讲话:“共产党信任我,将我调到五大队任队长。就是收拾你们法轮功,到我这里你们就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只能老老实实。按上面规定死一个法轮功罚我200元,我不想轻易让你们死,我就让你们活受罪,我不好,让你生不如死。在我这里不老实我就掐你XXX(指生殖器)。有几个让我掐的嗷嗷直叫,还说你们有功能。共产党给我发奖金,每天都给我小啤喝(工作时总是见他在喝酒),我得对得起共产党。你们上网说我是流氓队长这说对了,我就是流氓。虽然我不掏兜、不盗窃,其实我最大特点是好色,玩女人我是……(话太脏不能复述)”可见都是些什么素质的“警官”被推到了镇压法轮功的前线,它们所能达到的残忍程度和迫害结果就可想而知。赵爽常动用各种酷刑,电棍电,吊铐,打嘴巴都亲自动手,对不忍心下手的刑事犯他训斥道:给你的权利就得给我用好。

位于哈尔滨中山路上的黑龙江省公安厅,在2000年夏天把绑架来的大法弟子,使双臂反吊离地用浸湿的塑料袋套住人的头,当事人被闷得要窒息时才拿下袋子审问,对学员回答不满意时,再套上接着闷,直到满意为止。一位穿裙装的年轻女大法弟子被吊起后,有三个男警察手执钢针扎其大腿根部位,并用拳击打胸、乳房部位。

哈尔滨市原太平看守所警察,在冬天唆使犯人剥光大法弟子的衣服用自来水猛浇名曰“洗澡”,警察与武警联合多次把人押往室外并剥光衣服裸体蹲地抱头名曰查“禁品”。

哈尔滨万家医院专为在押犯人而设,这里实为一个法西斯集中营。大法弟子送到这里受尽折磨,警方完全让在押犯人管理医院,警方不出面,暗中收取犯人勒索来的钱财。他们把住院的大法弟子五个人一组塞进二层床下层,站不起来蹲不下,整天这样码着,有的被码了两、三个月,睡觉时不脱衣服,在这种打骂、折磨中,一些大法弟子惨死其中。更甚者,医院方对没给及时救治的患者在死后在身上扎上几个针眼儿,逃避家属追究。

敲诈大法弟子钱财的事成了恶警的家常便饭。哈尔滨太平看守所往万家劳教所送人的面包车司机,身着警装公开敲诈,勒索家属钱财,如给钱少便与接收部门暗做手脚加重摧残迫害。(勒索借口:道桥费,找熟人能照顾等等)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孙姓教导员打大法学员下手特狠。生产车间在冷天也不装玻璃,让学员在冰窖一样的车间每天工作14小时,许多学员被冻被摧残的生活不能自理,仍然被强迫挑冻垃圾,如果怕冻,让学员个人拿钱去买玻璃。

从以上的事实不足99年以来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野蛮迫害之千万分之一。你们这些酷刑执行者们,谁敢出来否认你们的所为?是谁在说谎,是谁在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