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法学员刘伟新在劳教所目睹的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7日】2001年我被送上海市第一劳教所迫害,每个房间关一、两位大法学员;第一个月被严管,由4个包夹管制,包夹采取坐小板凳(是一种木制很小的凳子),两脚并拢,两眼直视不准左右看,不然包夹就动手打,长时间坐着臀部会烂;还有不间断的军训,被迫看诬蔑大法资料录像,强迫洗脑;吃的是:早上一个一两半的馒头加点粥,一点酱菜,中午和晚上米饭加青菜,或青菜加点肥肉,青菜都是泥沙,被关押者严重营养不良。

大法学员坚定修炼,包夹就被恶警加期、打骂,反之包夹会被恶警以减期作为嘉奖。于是包夹就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大打出手,那些管教看到大法学员被打也不管,或者表面上假惺惺的管一管,暗地里让包夹加紧对付大法学员(这是我房间的包夹组长跟我说的)。第一个月如没有一点转化征兆(主要是写思想汇报),就被无限制的加期看管。

在常规关押拘所,十几平方米房间关押十几个人,其中包夹2-5个不等。每天奴工做足球,就是用线把足球皮拼起来,听说都是出口的,做多少不定。但是管教对包夹要求数量与质量,包夹就来对付大法学员,如果不成或质量有问题,包夹就在晚饭后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还口口声声说:在外面(社会上)打人是犯法,在里面(劳教所)打你们不犯法还嘉奖(减期)。有的包夹也知道大法学员好,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但他们说:“你以为我要这样做啊,他们(管教)不同意能打你们吗?” 包夹虽然是在恶警的指使下迫害大法学员,但是,善恶有报,每个人最终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2002年,全体大法学员都被转至上海市第三劳教所。我出来后听大法学员说,2003年由于江××点名上海市劳教所转化大法学员不力,要求加强力度,恶警组织全劳教所所有最恶的管教和吸毒犯替代原有的管教与包夹,对大法学员动用酷刑,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全部受到严刑拷打,其中有二位大法学员被折磨致死(明慧有报导)。


上海市闵行区有两个邪恶之徒积极跟随江××,抓捕大量老闵行地区的大法学员,他们是闵行公安政保科江静波:呼机63238238 x16768;严伟春:呼机 63238238 x16752。

严伟春,由于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有功,曾经受到过嘉奖,现被调往后勤。严伟春对大法学员都会利诱加威胁,曾企图诱骗大法学员跟他们合作,做大法学员内奸,都被大法学员严厉拒绝。

还有一个政保科员叫洪润,手机13311797612,几乎每次江静波或严伟春,找、抓、提审大法学员洪润都在场,但他并不说什么,好象有点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