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要务求实效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四年前,我学习了师尊所写的经文《理性》之后,明白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承担着大法和历史所赋予的伟大责任,必须“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开始了讲真象的实践。几年来,我利用自己身份的特殊和环境的便利,接触了社会的许多阶层和方面,有政府工作人员,有公检法人员,有文化、艺术、出版界人士,有教育科技工作者,有工人、农民、小商贩,也有企业家。我发过传单、发过光碟、发过信、打过电话,更多的是直面相告。我有过成功的欣慰,也有过失误的遗憾,更深的是有许多体会。在这里汇报两点,与同修交流。

一、讲真象要务求实效

讲清真象是以大法的慈悲在救度世人,是神圣的,严肃的,务必讲求实效。师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再次教导我们:“大家在讲清真象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

怎样才能做得更深入、更好、更扎实?怎样才能使讲真象收到实效?这应是每个大法弟子认真思考、总结并努力去做的课题。我的体会是:

1、讲真象必须始终以法为师

我们不是在做常人式的宣传工作,而是大法弟子在讲真象,必须始终以法为师。“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所以,用大法的法理指导讲真象的全过程,用大法的法理规范我们的言行,用大法法理对照总结经验和不足,这是保证讲真象取得良好效果的前提。

实践证明,在阐述自己的观点、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时,只有站在大法法理的基点上才有说服力。例如,有人说:“你们锻炼身体就行了嘛,何必扯到政治上去?”我就用师尊在《修炼不是政治》、《大法金刚永纯》等经文中的观点来说明大法和大法弟子是不参与政治的;有人说:“你们人太多了,上面害怕呀!”我就按师尊在《我的一点感想》中的观点揭露江泽民一伙害怕大法、害怕好人的邪恶本质。

当谈到“天安门自焚”和“傅怡彬杀人”等事件时,我说:“大法的法理上明文写着修炼人不许杀生,更不能杀人,自杀也是有罪业的。不管这些人是否练过法轮功,即使练过几天功但故意做出与法理相悖的事情,那只能是个人的犯罪,与法轮功没有关系,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企图以此嫁祸法轮功,只能表明他们逻辑上的荒谬和别有用心。”

在交谈中往往有许多人对当今腐败蔓延、外患滋扰和江泽民空喊的以德治国表示不满和担忧时,我背诵了师尊的《修内而安外》一文,他们听后欣喜的说:“这才是真正以德治国的远见卓识呀!”

随着讲真象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更深刻的理解了师尊在每次法会上都强调要学好法的意义。

2、讲真象者必须首先了解真象

详实了解有关事件的真实情况这是讲好真象的基础。我注重读看明慧网上的信息资料和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的真象光碟,了解和核实讲真象必备的事实和观点,努力做到讲真象心中有数,言之有据、述之有理。

当我得知有一些同修苦于对一些真象细节不够了解而贻误了讲真象时,我执笔编印了供同修们参考的小册子,内容包括:4.25北京万人大上访的前前后后,“豪宅”、“敛财、”“1400例”的真象,“天安门自焚”疑案剖析,镇压法轮功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江氏集团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世界各国对大法的褒奖,上天的启示举例,善恶有报举例等,为更多同修讲好真象提供了方便。

3、讲真象要注意区别对待不同对象

根据对象的不同,在讲真象的内容上、深度上应有所区别。例如在面对面讲真象时,对文化层次不高的人,不能讲得过深过高,对文化层次较高而又希望深究的人可以讲得多一些、深一些。

在邮寄、发送真象资料时,除重大事件、重要观点的材料外,尽可能根据不同对象选送真象材料。例如:我感到《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这份材料通俗易懂,重点印发给文化层次不高的朋友;我看到邵晓东的《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一文对知识界尤其是医务界人士很有感染力,就印发了许多;当我了解到许多中学教师被欺骗、蒙蔽的事实后,根据一位教师的经历写了一篇题为《别再受骗和贻害孩子们了》的信,发送中学教师。此外,在揭露邪恶的迫害时,除了介绍全国的总体情况外,还有针对性的印发了揭露陕西女子劳教所和枣子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材料。2004年五月,真象光盘《风雨天地行》发行后,我觉得这是最新的全面系统介绍法轮功真象的资料,这对那些至今对法轮功和邪恶迫害真象缺乏全面了解、甚至处于麻木状态的世人,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形象化教材,于是就赶制了一批,除面对面讲时送给对方外,还通过各种渠道发送出不少,普遍反映效果不错。

4、在面对面讲真象时,要正确对待和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

面对面讲真象是效果很好的形式,但要求较高,难度较大。除讲清主要问题外,还必须解答和处理好对方提出的相关问题,尤其对文化层次较高的人讲真象时更是如此。他们所提的东西往往涉及到许多深层次、很尖锐的问题。例如:“你们的传单上把江泽民指名道姓的批判,在国外还把他起诉,人家毕竟也是党和国家元首呀!还得维护国家的形象吧!”“你们宣扬的修炼、圆满太玄啦,那么多党员都信了有神论,共产党能不害怕、能不镇压吗?”“既然你老师是佛,为什么不快把江泽民灭了,把你们被关押的人救出来?……”对这样的问题不能回避,应该心平气和、入情入理,讨论式的交谈,往往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例如我和一位搞理论研究的人交谈时,他说:“你们研究过党史吗?谁能斗得过当权者呢?连邓小平都得做检讨,你们何必干这种以卵击石的傻事?”我说:“这不是常人中的两派斗争,而是恶人在和神赌斗。江泽民不是一开始就大喊三个月解决法轮功吗?几年过去了,不仅没解决,反而同情、信仰法轮功的人更多了!”“不管怎么说,共产党定的事平反难呀!”当我把十六大和十届人大在总结上届工作时都只字未提法轮功的情况告诉他后(不是执著常人中的变化,而是根据对方的特点方便对方认识真象),他很惊讶:“我怎么没注意呢?这太重要了!”他思索片刻:“这下我全明白了!”

许多人在明白了真象后都表示了对大法的同情和对邪恶的愤慨,有让我教功的,有向我借大法书的,真让人高兴!最令我感动的是去年的一件事。在外地工作的两位老同学(他们夫妇是中学教师)请假去四川为即将赴美国的姐姐送行,路过陕西来看望我。当我对他们讲清真象后,他们神情激动,要读法,要学功,当我问及误了去渝送行怎么办时,他们说:“那是小事,打个电话就行!”他们逗留了一周,五套功法全部学会。我从同修处为他们请了一本《转法轮》,又送了一张教功碟。他们回家后来电话说,没为姐姐送行虽稍为遗憾,但却得到了最珍贵的东西,深感幸运!

二、在讲真象的实践中修炼

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上师尊说:“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我理解师尊这里所讲的“特殊的修炼方式”的涵义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修炼目标上,大法弟子不只是为了个人圆满,更在于救度众生;二是在修炼环境上,大法弟子不仅要将工作、生活环境及人际环境做为个人修炼的环境,更要营造成讲真象、证实法的良好环境;三是在修炼的要求上,大法弟子要同时做好三件事,而讲真象应是当务之急,要在讲真象的实践中修炼自己。

回顾几年来的实践,我深切的体会到讲真象的过程不仅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过程,也是我们在这个特殊修炼环境中修炼自己的过程。我清晰的记得四年前第一次发信邮寄真象资料时的情景。为了迈出讲真象的第一步,我真是几经思索,鼓足了勇气,但当我向邮筒投信时却非常紧张,心跳加快,呼吸紧促,总感到有许多只眼睛在盯着自己,似乎有一种不光明正大之感。回家后,我为自己的表现深感惭愧,扪心自问:“难道这也算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此刻我看到自己修得多么差劲、怕心是多么的重、正念是多么的不足!经过反思,认识到自己怕心重、正念不强的原因,一是学法不好,二是未能从思想深处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不能默认和消极承受邪恶的镇压和迫害,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是为了救度世人的神圣之举,绝不能把讲真象的大法弟子等同于为了一党私利而冒险的常人中的地下工作者,我们永远堂堂正正。随着正念的逐渐增强,讲真象也越来越顺利。

就在我感到讲真象很顺的时候,受到了一次意外的挫折。那天我满怀热情的到一位在政府工作的老同学家里,我刚一提及法轮功,他的夫人立即站起,摇着手说:“不要说,我不听!”当即离开客厅,弄得我十分难堪,我强忍住了不悦,心里在说:“没有教养!”老同学很难为情的向我致歉,我被她的不礼貌搅得心乱,这次讲真象很不成功。冷静下来细想:不能光怨别人,修炼人得向内找呀!前一段讲真象自己感到很“顺”,忽视了寻找不足,欢喜心悄然而生,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次受挫,不正是让自己醒悟吗?因为丢了面子,失了尊严,表面上虽未发作,但心里放不下,不是没做到真正的忍吗?她的不礼貌不是在帮助自己提高心性吗?修炼人讲真象得有个良好的心态呀!

在我接触了几位农村朋友后,意识到农民被谎言欺骗得非常严重,所以我就利用节假日回老家讲真象。就在我第一次回到堡子给几位熟人讲真象时,其中一位提醒我:“你回来讲这些,千万别让×××知道了!”这位×××也是我少年时期的同学,此人爱出风头、多是非,而且久与我有隔阂。此时我虽已不计较往时的恩怨,但仍不希望见到。然而恰在这时,他却成了不速之客推门而入,一下子气氛变得紧张。我没有慌,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原来他是有缘人呐!我自然的和他寒暄了几句,他问我:“你们聊啥呢?”我一笑:“在谈法轮功呢!”他似乎被我的坦诚所打动:“法轮功?那我也听听。”气氛缓和了下来。他和大伙都认真的听着问着,十分融洽。之后,他还单独找我表示了对大法的理解和同情。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修炼人不能执著于常人的个人恩怨,在讲真象中要善待一切人,正念一出就会排除干扰,收到好的效果。

在一次讲真象时,一位朋友突然问我:“你估计给法轮功平反得几年?”我脱口而出:“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他说:“不会吧?中国的事难办!”我说:“只要江泽民一死或下台,就会平反。”过后,我一直感到自己的说法似有不妥,但只想到把年限说得短了,别的没有多想。当读到师尊2002年在《北美巡回讲法》时,猛然醒悟,自己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著、对常人为大法平反的执著是多么的重啊!

师尊说:“你们想过没有,这是宇宙的法,人说打就打?人说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常人身上呢?”我一直在思考和领会着师尊的这一教导:是呀!这是宇宙的法,绝不会因为邪恶的诋毁而丝毫影响大法的伟大,也绝不会因为邪恶的镇压有损大法弟子的荣耀,自觉的维护法、证实法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至于在人世间为大法正名和惩治恶人那是正法的必然!在以后的讲真象中,对这类问题尚能较好的回答。但在十六大和十届人大前,当别人提及平反一事之时,自己心里有些许激动。在十六届四中全会前,江泽民将要下台的传闻沸沸扬扬,讲真象时有人对我说:“这下快平反了,你们快熬到头啦!”我尽管告诫自己别动心,但心底仍有一丝闪动。过后反思,自己寄希望于常人之心多么难去呀!我为此深感惭愧。

上边列举的几个例子用以说明在讲真象过程中修炼自己的情况。此外,由于讲真象几乎全是利用工作之余,要付出极大的辛苦、花去许多时间、耗费很大精力,而且会出现不少矛盾和干扰,也会暴露出许多人心,这些都需要在讲真象的实践中去悟、去修。所以,讲真象的过程是我们不断学习、领悟大法法理、坚定正信正念的过程,也是我们暴露执著、提高心性、修去人心的过程。

在这正法将要进入尾声的关键时刻,我们要努力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让我们用师尊的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共勉吧!

点滴体会,认识浮浅,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