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区讲真象磁带(录音)

【明慧网2005年1月2日】法轮大法之友电台几年来制作了一些针对不同地区、对象和不同专题的真象磁带,希望能够对国内弟子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象中发挥作用,该网站地址:http://www.fofldfradio.org/index.htm ,可下载相关的资料。

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或进一步的需求,可在网上留言或发信给:editor@falundafaradio.org

下面是针对北京地区的真象磁带:

下载地址:
北京磁带A: http://www.fofldfradio.org/show_article.asp?id=7630
北京磁带B: http://www.fofldfradio.org/show_article.asp?id=7631

北京磁带A:

亲爱的北京朋友,你们好!欢迎收听“法轮大法之友电台”,很高兴能够在这里用我们的声音和我们的心与您交流。

北京,我的故乡;北京,千年古都,世界名城。

长城秋色、北海白雪,昆明湖的碧波,圆明园的怅惘。说起北京,千头万绪;故乡的记忆,五彩缤纷。但您可否知道其中珍藏着这样特殊的一段:

曾几何时,在北京的公园绿地,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法轮功的炼功人,祥和悦耳的音乐在空中婉转飘扬。无论是退休的老人,还是在校的学生,专家学者、军官职员,数不清的北京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真善忍”吸引了数以百万、千万的群众修炼。亲爱的朋友,就让我们跟随着这古朴典雅、飘飘欲仙的乐曲,把思绪拉回到上个世纪的后期,打开或许已经封尘了的记忆……

【高德大法震京城】

90年代初,在中国有上千种气功门派流传着,很多人习惯于清晨在户外炼功,期望能够治愈疾病或改善身体的状况。1992年春暖花开的5月,在“塞北春城”长春市,李洪志老师把一套与众不同的高层次功法展现给了广大的气功爱好者,这就是法轮功:他源出于佛家法轮修炼大法,注重心性的修炼,同化“真善忍”,并通过五套功法的炼习,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

法轮功超凡脱俗的功理、至简至易的功法和神奇的功效迅速吸引了大批的修炼者,同年6月,李老师来到了北京,举办了北京第一期学习班。9月,中国气功科研会认定法轮功为直属功派,在全国范围内推广。12月,为了让人们进一步认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李老师带领弟子参加了东方健康博览会,用超自然的能力治病,不用开刀、也不用吃药,不必望闻问切,也无需银针艾叶,谈笑挥手间治愈了很多疑难杂症,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法轮功神啦!”,消息在参观的人群中不胫而走。李老师因此成为博览会中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录音1
有一天天都傍晚了,有两三个中年男的带着一个老太太,从入口处匆匆忙忙往这边赶。那个老太太是一个罗锅,还不是一般的罗锅,她都是45度了吧,勾着腰就跟着她的儿女们就过来了。当时师父一看到这种情况,就从老人的后边把她抱起来,这么抻一抻。然后跟这老人说:你放松,放松,你跟我走。师父就走了一个圆场,这个老太太就跟着师父走。然后师父就回着头,总是跟这老太太说:放松啊,放松。挺起来,挺起来。我也挺激动的,我就看着这老人真的就慢慢慢慢就挺起来了。我心想如果要有电视台把这个录像拍下来这一瞬间多好啊,是吧?这一下就治好了。然后我就看着可能是她的儿子,马上就跪在师父面前了,他也是很激动的。师父说:起来起来!就完了。好象很随意的,没有什么。所以一天就治这样的人,那真不知道治多少。
===========================

博览会总指挥李如松先生说:“在博览会上法轮功是受表扬最多的,调病的效果是好的。”总顾问姜学贵教授说:“我作为博览会总顾问,负责的向大家推荐法轮功,我认为这个功法的确会给人们带来健康的身体和新的精神风貌。”一时间法轮功的超常和神威轰动了京城。春去秋来,第二年的冬天,李老师以博览会组委会成员的身份带领弟子又参加了93东方健康博览会。

======================录音2
93博览会可以说对于我们法轮功来说是一个盛况。其它的功派真是寥寥无几,没有几个人。可是只有我们法轮功的摊位上挤满了人,五六百、六七百都有,因为只要展览中心一开门,很多人就跑步进来奔向我们的摊位,然后就三行队,一行挂上午治病的号,一行就是挂下午的治病的号,因为号马上就拿完。还有一行队就是请师父来签名,签《中国法轮功》这本书。

在这个会上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人象脑瘤啊、心脏病啊,还有什么肝炎哪,都能是那一次就好。那么他们就是知道了特别的神。还有几个瘫痪病人,当时就从轮椅上站起来,甩掉拐杖往前走。所以有的当场就跟李老师跪下,感谢李老师。还有的事后敲锣打鼓的送感谢信,贴到我们的摊位旁边。
=============================

应参观者的要求,博览会组委会邀请李老师作了三场气功报告会,场场座无虚席,有些人甚至坐在地板上、站在过道里,李老师以通俗易懂的语言阐述了人生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揭示了如何向高层次修炼的真谛。博览会把唯一的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授予给了李老师。

二年间,李老师在京城一地就举办了十三期学习班,约有13000多人参加。办班收费很低,各炼功点免费义务教功,却把很多至传真宝无私的奉献给了学功者。李老师经常讲:既然普度众生,就不能增加炼功人的负担。法轮功的声誉很高,学员人数呈爆炸性增长。上自中央领导,下至黎民百姓,有古稀之年的老者,也有不谙世事的顽童,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相继加入到了修炼的行列中。

96年李老师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北京市十大畅销书之一。这本旷世巨著用浅白的现代汉语、结合着现代科学把法轮大法深奥的哲理展现给了世人,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揭开了宇宙之谜,以其耀眼的光辉驱散了人们心境中的尘埃,点亮了修炼大道上的明灯。到1999年7月以前,北京的街头巷尾、公园绿地上到处都能看到法轮功的炼功场面。下面就让我们走到他们中间,听一听这些修炼者发自肺腑的心声。

(放《法轮大法照我心》)这熟悉的声音您一定猜到了,是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先生,他的歌声曾伴随着一代人的成长。

====================录音
我在83年的时候检查出来是早期肝硬化。后来一直吃药啊,住院啊,治疗啊,一直好不了。后来就转向了气功,气功也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后来我就一直在寻找嘛,就想找一种更好的功法。所以,后来我就找到了法轮功。我过去呢,身心健康这个字眼儿啊只是一种美丽的词藻啦,但是我现在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身心健康。
====================

[采访大陆法轮功学员1]: 原来吧都在找别人对自己不好的地方。但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我发现,我现在心里想的,和所有的功友一样,都在找自己有什么对别人不好的地方……

[采访大陆法轮功学员1]: 在知识分子中,最容易的就是那种对名和利的执著。所以在提职的时候,争啊,斗啊,抢啊,都是这样的。自从学了这个书以后,把这些都放淡了。

李渊曾就读于清华大学,通过李政道物理项目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在贝尔试验室工作多年,曾发明了二十几项专利。他说:

====================录音
我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我是不轻易相信什么东西的。但是法轮大法我读了以后呢,让我是非常的佩服。我觉得对我做科学也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因为我现在也明白,怎么样做对人类更有好处的研究。
====================

98年10月,一些医学专业人士对北京市五个城区12731名法轮功修炼群众进行了祛病健身功效统计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总有效率达99.1%;完全康复率达58.5%;体质增强达80.3%;精神状况改善达96.5%。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疗费3275元。

在《转法轮》一书中,李老师告诉弟子们,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必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说真话、办真事,用善心和大忍之心对待所有的人,在矛盾中找自己的问题,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崇高境界。在中国,李老师和他的功法给人们带来了意义深远的精神粮食,真正的唤醒了人们沉睡的心灵。在这个信仰危机的时代,上亿人通过炼功修心,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千真万确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真实不虚。

【4.25震惊中外的大事】

1999年的4月25日发生了这样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出现在中南海西侧国家信访局的红墙外,要求与中央领导和平对话。高墙内,朱镕基总理与法轮功学员代表亲切交谈,认真听取百姓的心声;高墙外,万名民众伫立等待,异常的宁静安详。总理务实亲民的作风赢得了国际媒体的一致赞誉,甚至预言这是中国民主政治的开端;而这群名不见经传的修炼人所展示的高度自律与平静祥和的风范更是让举世瞩目,也引发了无数人的深思。

出人意料的是,事情到此并未能画上圆满的句号,两个月后竟被江泽民作为主要的借口,展开了对法轮功全面而无情的打压,造谣媒体借机蛊惑人心的把事件描绘成所谓的“围攻”中南海。那么,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

========录音3
4月23号就听说何祚庥在天津一个杂志社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完全是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诬蔑。我们的功友就去那家杂志社跟他讲明法轮功不是这样,法轮功非常好。这时呢天津的警察就把法轮功学员给抓了,而且打了,抓了45个。

就开始动武了,就开始抓人打人了。我们听说了以后,就觉得应该向中央去反映情况。你既然能抓天津的,就能抓我们北京的。何祚庥他在北京已经搞过这一套,他又跑到天津去搞。地方上解决不了,我们就应该向国务院反映情况。
========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天津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对法轮功的打压却早有预谋、也一直在悄悄的进行着。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报》就曾把《转法轮》当作“伪科学”进行批判。一个月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又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法轮功书籍。1997年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更是擅自命令公安部门在全国秘密调查,企图取缔法轮功。虽然最终没能找到任何问题,但在一些地区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甚至非法拘捕也时有发生;罗干的连襟何祚庥等人则在全国各地不断的发表批判法轮功的文章。

========录音
事态发展了,越来越严重。不光是天津这一件事。当时我们就经常听说有的地方抓人哪,罚款哪,而且把书列为禁书。反正这限制那限制,就是逐步逐步的一点一点的升级,你逐级逐级的反映没人听你的,就是被逼到这份上了。这是唯一的一个出路,就得去到中央跟中央领导说说,当时大家就是这种心理。
========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425那天法轮功学员们去的根本不是中南海,而是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局。为了不影响交通,警察安排学员站到马路西侧红墙下的人行道上,这样竟形成了一个环绕中南海的局面。但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却始终保持着祥和的心态和井然的秩序,离开时还把地上打扫得干干净净,充分的体现了修炼“真善忍”升华后的崇高境界。

然而,这一切却引起了当权者江泽民的恐慌和猜忌,断言法轮功有严密的组织和政治目地。而当事人法轮功学员们却断然否认了这种说法。

==========录音
什么组织啊?根本就没有。那就是一颗心啊,心到了,大家心都往一块想的时候,他行动就是统一的。我们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心甘情愿的去向中央反映情况,因为我们觉得那是说理的地方。

官方的舆论避开了4.25上访的背景、动机、事实真象,在有没有组织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好像有组织本身就是邪的,我想组织一词本身并不是衡量好和坏的标准。

确实没有组织的。都是因为觉得不公嘛。我们觉得就应该去反映情况。
==========

还有人说法轮功学员上访是搞政治。然而,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法轮功学员争取的是炼功和出版的自由,冤情得不到解决才走了上访之路,鸣冤叫屈怎么能与参政议政划上等号呢!

============录音
修炼者与政治无缘。就是在今天,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谁也不会想去推翻政府,那跟法轮功修炼的目地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我觉得许多中国人对政治敬而远之,当局为了激起民众的反感,让人联想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作了政治的牺牲品,从而为他们取缔法轮功而辩解。如果说向上反映冤屈就是搞政治的话,那么每天上访喊冤的默默无闻的平民老百姓都成了政治家了。有人说法轮功上访的人多,我觉得那是法轮功的功法好,学的人当然就多。
============

实际上在很多人的眼里,法轮功学员在政治上恰恰显得十分的“幼稚”。尤其是经历了共和国历次政治运动的人们都非常清楚当局的政治手段是如何的残酷,而这群修炼人竟期望通过善意理性的互动来解决某些当权者故意制造的冲突,简直天真得不可思议。

一位评论家这样评价这次上访:

==========录音
“中国这个民族他是一个顺民暴民的民族,他不当顺民就当暴民。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和平解决问题的,没有非暴力运动解决问题的事情。所以说事实上这一天的行动已经证明了,就是中国人是愿意走非暴力的道路的。事实上这个法轮功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民族性……”
==========

为了解决多年的不公待遇,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的来到国务院信访局外,却没有用标语、口号和任何暴力来宣泄心中的冤屈,他们静静的、却又坚定有力的向全世界展示了修炼“真善忍”的人们发自心底的善意与平和,展示了他们所持有的冷静和理智,表现得是那样的真诚、祥和、坦荡与宽容。可以说4.25事件开创了五十多年来中国官方与平民之间通过和平对话解决矛盾的先例,震荡了专制政体,也震动了整个世界。

【天安门自焚骗局】

然而,江泽民却不堪这一冲击,一手将涌动的暗流掀成了悍然的大波,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开始席卷中华大地。为了避免世界舆论的谴责,御用喉舌先发制人,加工编造谎言,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从人身攻击到妖魔丑化,简直是无所不用、不一而足!于是乎杀父母妻子的精神病人成为央视的座上宾,跷着二郎腿大放厥词,说什么善心到最后就要起一个杀心,如此禁不起推敲、荒诞无稽之谈竟也用来攻击一个被亿万人所推崇的信仰!而其中被宣扬得最厉害的则是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江氏集团企图以此达到改变民意、煽动仇恨的目地。

据新华社的报导,事件发生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2点41分,一男四女在天安门广场上先后在自己身上点着了火。多名警察仅用一分多钟就分别扑灭了两次火。整个过程还不到7分钟。

之后不到两小时新华社就通过广播向全球做了报导,并指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一般说来,新华社的每篇报导出炉前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而这次报导的速度之快一反常态,令驻京的外国记者也为之一怔。1月30日,中央电视台经过几天的精心准备,在焦点访谈节目中又对此事件大肆渲染。

法轮功学员则否认了这一指控,指出“自焚”行为严重违反了法轮功教导的不能杀生和自杀的原则,并提出了很多质疑。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焦点访谈的录像。火一着起来时,镜头中就出现警察提着灭火器跑向出事地点的场面。天安门广场上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不会背着灭火器巡逻。那么这20来个灭火器是不是警察事先准备的呢?

王进东身边警察手中的灭火毯是静止下垂的,没有紧急扑火的运动感,是在等王进东喊完口号呢,还是让摄影师拍照?汽油燃烧的温度在410度以上,这样的高温没让王进东的耳朵烧坏、头发烧焦,甚至两腿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还完好无损。

法轮功要求双盘,至少也得单盘。而号称96年开始修炼的王进东,练了几年,散盘腿还翘得高高的。结印动作也不对,正确的动作是两拇指指尖接触,他却是两个拇指上下重叠在一起的。

从官方提供的照片看,自焚前的王进东脸颊消瘦、小骨架,自焚的王进东却是大脸盘、大骨架, 河南人喊口号却是标准的京腔。而后来出现在《焦点访谈》其它节目中、与自焚的王进东外貌相近的则是河南口音。这样看来王进东这个角色前后出现了三个人。(这里可以放两个人的几句话)

如果把焦点访谈的录像放慢,可以看见另一个自焚人物刘春玲在火焰中挣扎时,有人在她的背后用物体猛击她的后脑,致使她立即180度转身倒地,打击用的物体反弹出去后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一个穿军大衣的人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上,一只手臂还挥动着接近刘的头部。让人不禁要问:她到底是被打死的,还是被烧死的?事后,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菲力蒲•潘到刘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后发现,刘春玲在酒吧作三陪女,邻居们说从来没见过她练法轮功。

其次从拍摄的角度上看,摄像机镜头跟随着警察到了事发地点,甚至利用变焦镜头及时的拍摄所需细节,似乎这台摄像机是专门用来拍摄这一事件的。而且在画面上还可以看到一个背着摄影包的男子在近距离拍摄整个过程。那么他是谁呢?为什么警察不象制止CNN记者一样制止他?

下面来看看医院里的情形。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积水潭医院多位工作人员确认,自焚者是在晚上5点左右被送到医院的。从天安门到积水潭医院仅十公里左右,救护车却开了2个小时。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大面积烧伤病人要住隔离病房,要尽量暴露创面,以免化脓感染。进病房的人必须戴口罩帽子,甚至穿隔离衣。但电视上采访的记者什么也没带,还那么近距离的问话。自焚者全身包裹严密,不知道是不想让老百姓看到“伤口”呢,还是怕老百姓看到“伤口”?而同是焦点访谈的节目,在2004年6月邯郸某煤矿瓦斯燃烧事故的报道中,去医院采访的记者却戴着口罩,几个矿工被烧伤的创面是完全暴露在外面的。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事件中被用来煽动仇恨的关键人物──12岁的刘思影。医学专家指出,接受气管切开术的病人手术后很多天才能说话。可刘思影手术四天带着插管,却底气十足、声音清晰的接受采访,而且还能唱歌。 这如果不是医学奇迹,就是在撒谎。两个月后,刘思影在身体已基本恢复正常、打算出院的时候却突然死在了医院里,一切竟成了死无对证。

同年8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召开的“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就明确指出,所谓自焚事件是由江泽民政府一手导演的,用来诬陷法轮功。该组织还向与会者提供了录像分析。而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所获得的来自中国大陆的多方举报,“自焚案”事实上是一桩事前安排好的栽赃嫁祸案。(29分12秒)

《古怪歌》

警察在天安门哟背着灭火器巡逻,塑料瓶儿烧不破,气管割开还唱歌,还唱歌,古怪多,古怪多。

听了古怪歌,想一想为什么,纸写的谎言一擢就破,人生道路莫走错。

北京磁带B:

【发生在北京的迫害】

风云突变,万马齐喑。一个个谎言,一道道密令,修炼人遭残害,百姓受蒙蔽。上访无门,法律变成一纸空文。而迫害仍在不断的升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恐怖灭绝政策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天安门广场的金水桥畔有一对华表。华表在上古叫“谤木”,相传始于尧、舜时期,是供百姓在上面书写谏言的。后世君王效仿这种做法,在朝前竖立华表,来表达清正纳谏、顺应民心之意。今天,当历史已经步入了高度民主和信息化的时代,被剥夺了一切表达权的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寻求这种古老的方式,来到华表下,发出他们心底的呐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

(歌曲《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多少弟子,为大法来过?
天上的白云,你看得最清,
面对着邪恶,他们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
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
啊!
为了讲明真象,为了你,为了你,他们承受折磨。)

然而,作为贤良仁德之象征的华表在二十一世纪里却见证了无数的血腥与残暴,多少法轮功学员为了能来到这里举起一个横幅、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再也没能回去过!

五年来,北京市的一些人跟随江泽民,不仅对北京本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同时也对外地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群体灭绝政策。据明慧网统计,截止2004年11月底,全国已有114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北京地区有29人。但这仅是经第三方证实的数字,而实际死亡的人数远大于此。

曾在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半的陈刚先生说:

============================P_2 33秒
有多少善良的人被他们折磨,骨肉分离,甚至被迫害致死。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是跟我在团河劳教所里关在一起,就精神失常了。我在劳教所里认识的另外一个朋友的妻子就是在看守所里被灌食灌死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他后来从团河出来,又被抓了,被折磨得最后失去了生命。而且我还有很多朋友,现在还关在劳教所里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发言人汪志远先生告诉我们:

==========================P_3 1分31秒
最残酷的一个就是赵昕,是北京商贸学院的教师,她是在公园去炼功,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被警察打得颈椎粉碎性骨折,造成了全身性的高位瘫痪,在病床上痛苦的折磨了六个月以后逝世了。

通过追查国际的调查资料的反映,这场迫害不只是在肉体上和物质上进行迫害,它更主要的是从人的心灵上进行的迫害,让人精神毁灭。它是一个系统的、全国性的。

第一个方面,通过官方的媒体大量的造谣诬蔑,使整个民族对它的迫害认可,甚至也参与迫害,使整个全民族被洗脑;

第二个方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学习班、转化班,对他们进行洗脑。精神方面搞一些偷换概念、搞一些歪理学说迷惑他们。使用利益、家庭的人情以及就业就学这些方面来要挟学员放弃他们的信仰。如果还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