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监狱(原天堂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1月2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原名天堂河监狱,实际是人间地狱。

99年7.20以后在那里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能叫出名的有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主治大夫李艾君、房山模范教师周孜、国家工作人员贺新平、徐晶、刘曦、陈淑兰等等。他们被非法判刑5-9年。我们亲眼目睹有一女大法弟子被打残后,拐着腿从我们面前走过(不知姓名),陈淑兰姐弟四人,都是大法弟子,其中两个弟弟(陈爱忠和陈爱立,双胞胎)和一个妹妹(陈洪平)先后惨遭迫害致死,如今只剩一人仍被关在这女子监狱和其他众弟子一样过着非人的生活。

大法弟子每日超负荷超长时间的劳动,从早6点至晚10点,长达16个小时,有时完不成任务还得加班加点,没有时间喘息和休息。去厕所都有人监督,限时间。劳动中受了伤只能忍痛不能吱声,否则按违犯劳动纪律操作规定惩罚、扣分、停止与家人见面。例如今年8月份大法弟子刘曦因伤势重进行了包扎被邪恶发现,结果她和管她的人一块同时受罚,每人扣50分(劳动一天才挣3分),她小组长被撤掉,并停止了3个月的家见。长期不顺从邪恶的大法弟子周孜由三监区调十监区。十监区号称暴力区,人员凶狠、酷刑设备齐全、随时都能对大法弟子施暴,所有的待遇比其他监区更低劣。周孜到那个监区以后,每天吃窝窝头还限量,不准家见,不准通信,不准家中给钱买吃、用及其他物品。夹包、车轮战、不许睡觉已成家常便饭。

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要比普通犯人艰难的多:每个弟子背后都有包夹监管,不准与任何人单独接触,更不能交谈,如有一个面视和眼神被发现,轻则喝斥,重则惩罚扣分。去厕所至少有三个人陪伴,没有半点自由。

女子监狱设有商店,专供犯人购买,名义上给犯人特殊照顾提供方便,实际以此搜刮钱财,肥私囊。他们规定所有犯人不准自己拿钱买东西,都由家属提前把钱存入他们的帐户,需买什么他们说了算,每月结帐从存款内扣除。例如:一张电话卡40元,外面买普通只需20元(还另有其它优惠),那多付的20元归了他们的腰包。其它物品都比市场价贵2-3倍,有的还买不到。也就是说,花300元也只能买到100元的东西。监狱还有一种捞取钱财的“优惠政策”,对犯人及其家属也是一种“优待”吧,每隔两个月有一次接见会餐,只限两人。每次饭菜不一,以实例为据:今年7月一次会餐,一盘虾(市场价今年便宜8-10元一斤)一荤两素还有点饮料,收款70余元;10月份一次会餐一条不大的鱼,两个干巴巴的鸡腿,一盘菜花和三个香蕉竟让交55元。这真是东西昂贵,价格无边。

按规定是每人每月可从狱中往家打三次电话,可经常只让打一次,还是通知接见电话。在那里连家属都遭到冷眼,随意发号施令,大声训斥,稍不随意,停止接见。2004年12月16日一次排队接见,一位老者因不懂里面的规定,携带钥匙等物,没收了还不让进去,到队后罚站,停止接见。那天刮着风、下着雪天气异常寒冷,老人站在队后苦苦哀求,大家也为老人求情说好话,那个恶警还气哼哼的说:“你们别不知福、不知情,以后这种接见就免了,学外地,只有电话接见┉┉。”这就是我们在女子监狱,天堂河见到、听到的真实的点点滴滴。

如果说天堂河女子监狱是天堂,那是对里边的警察和工作人员说的: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上享有国家的优厚待遇,下吸着人民的血汗中饱私囊,享受“天堂”无限好的甜美生活;对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它是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重负荷、超超长的体力劳动对他们已不算什么,强制放弃信仰、背叛大法、背叛师父是大法弟子最不能忍受的。为此,他们被邪恶致伤、致残、甚至失掉了性命,这是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这是罪不可容,不可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