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孩子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5年1月20日】我今年41岁,是一名工人,1998年1月份开接触法轮大法。没修炼之前曾患有坐骨神经痛,神经衰弱、失眠等疾病。病痛的折磨加之生活的压力使我整天愁眉不展,在痛苦中挣扎着。通过学炼大法,渐渐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同时由于法轮功讲修炼“真、善、忍”,我的道德也不断升华。这使我的生活质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的生活变得一派祥和。

但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7月份,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邪恶打压开始了。对大法的诬陷、对修炼“真善忍”的百姓的镇压来势凶猛,文革式的运动开始了,法轮功的学员正在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我的修炼环境也一下走入了低谷。亲朋家人的反对、左邻右舍的白眼,同事的劝阻和警察的无理骚扰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我在修炼的路上并没有停步,艰难的在修炼这条路上走着。但前不久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修炼环境,也使很多人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那是在2003年9月份的一天,我十六岁的儿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其表现是浑身没有力气,身体强壮的小伙子用双手去拿一个苹果都拿不起来,后来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胳膊就这么耷拉着动不了。这可把我们急坏了,我们先后领孩子去了吉林市中心医院、附属医院、化工医院等处就诊。经专家确诊是“格林—巴列综合症”。专家说“这种病很难救治,更没有什么特效药,即便是上呼吸机救治过来,弄不好就是植物人,救治不过来还会有生命危险的。”听了专家的话,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不停的流着泪,当时的心情真是太糟了。

爱人和我说:“无论是怎样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我家的经济状况很差的,我和爱人都已下岗,医院说孩子每天的医药费就是2000元左右,这对我们简直是天文数字。没办法为了救孩子的命,只有向亲朋好友去借钱。孩子住院了,但几个月过去了病情依然不见好转,而且还出现了肌肉萎缩,咽不了东西等症状。医生便劝我们“你们还是别再治了,没有用了”。

这时我想起了法轮大法,我就对丈夫说:“孩子如果能炼法轮功或许能有希望”。丈夫是个很现实的人,并不相信修炼的事,但为了孩子的一线生机便点了点头。但又抛过来一句话“炼功可以,但药不能停,可以双管齐下”。我没再说什么。

我们把孩子接回了家。我对儿子说:跟妈妈一起炼法轮功吧!儿子很懂事,他很清楚自己的病有多严重,也许为了给我一点安慰吧,孩子默默的点了点头。从那天起我就给儿子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教他炼静功,尽管静功的动作很简单,但对于病重的孩子来讲真是太难了,因为他根本动不了。我把儿子搬起来靠墙坐着,但他胳膊用不出力气抬不起来。但过了几天奇迹出现,孩子炼功时胳膊能抬起来了。我马上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丈夫听了也很高兴。又过了几天,一次给孩子煎药时,煎药的勺子总是无缘无故的往地上掉。我领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应该把药停了,让孩子专心炼功。于是我便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丈夫,没想到一向固执的丈夫竟欣然同意了。

这样孩子便停了用药,专心的学法、炼功。一天孩子告诉我说:“妈妈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直奔脚底,可舒服了。”还说,“我可乐意炼功了,一炼功身体很舒服。”我听了儿子的话真激动,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给孩子灌顶呢。就这样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孩子逐渐能端饭碗了,生活能自理了,慢慢的还能干一些家务活了,现在我的儿子完全恢复了正常,也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欢笑,有时还跟他父亲摔跤呢!

是大法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这是大法的威力,这一点我的家人都知道,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知道,因为他们都亲眼所见,然而我要让更多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人道德高尚,还可以使人绝处逢生啊”!所以我要把这件事写出来,愿看到这个真实故事的有缘人,切莫再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真正的站在正义一边,站在“真善忍”一边吧!

在此,我要感谢伟大的师尊,并要加倍努力,精進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