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城里的“勇气长城”(图)


【明慧网2005年1月20日】2005年1月15日下午,来自2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结束了游行后,又来到了伦敦城中心地带,组成“勇气长城”,向人们传递法轮大法的真象。周末的伦敦城里,热闹而充满活力,到处都是享受周末闲暇,轻松活跃的人群。

欧洲法轮功学员在伦敦市中心组成的“勇气长城”,向人们传递法轮大法的真象。

学员们举着各种真象图片和横幅,有的面向车水马龙的车道,有的面向行人熙熙攘攘的人行路,默默的向过往的人们展示法轮功真象,或安详的炼着5套功法,向这喧闹之处送出一片宁静;还有的学员满面笑容的招呼着人们,向他们递上传单和报纸。看到图片和文字后,人们都不由的放慢了脚步,学员们迎着人们那善良关切的眼光与疑问,向世人介绍法轮大法和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一组组询问,交谈,对话的人群沿着“勇气长城”的延续而蜿蜒撒开,又成为了别具一格的点缀,为“勇气长城”增添了另一番风光。

22岁的托马斯(Thomas),是已修炼了7年的瑞典老弟子。他说:“我利用周末的时间来到伦敦,参加在这里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就是为了把在中国已经发生了5年的迫害严重情况告诉人们,使他们引起注意,和我们一起来制止这场迫害。”他举起手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的图片说:“这场迫害中,更残酷的是那些无辜的孩子们也遭到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他们中最小的孩子才8个月,但是他已经和他的妈妈一起被迫害死了。这个紧急的信息,需要我们尽快的告诉人们,让人们都来谴责和制止虐杀。”

来自挪威的彼德(Peder)说:“我修炼法轮功已经6年了,在我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就和东方文化有着不解之缘。我一直想从东方文化中找到我的生命答案。直到我得遇大法。从此以后,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化非常大。简而言之,我变得多为别人着想了,而为自己想得比较少了。当然,这样的话,平时我们听到人们讲的很多,人们都这么讲,好象是一种形式一样,只有法轮功,是真正身体力行的实践着,用这样的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

讲到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彼德说:“这是非常令人伤心的事情。许多人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迫害致死,或者受到酷刑折磨。我这次到伦敦来,在这里停留2天半的时间,就是为了向人们呼吁,关注在中国发生的人类灭绝罪行,我们来制止这场迫害。这是我们海外法轮功学员可以承担的事,希望为中国境内的同修们减轻压力。”

彼德接着说:“我这次来到伦敦,还有一个原因是参加明天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在会上,我们能够交流各自的修炼体会。我急切的期待着明天的法会。”

年仅19岁的王洁(音)现在居住在芬兰。她已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了6年了。在中国发生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从1999年到2002年,她在中国,亲身经历了这场迫害。她说:“以前,我们小弟子们有自己的修炼环境,许多孩子们在一起学法炼功。迫害发生后,这一切全部没有了,我只好自己在家里学法炼功。周围的环境变得非常压抑。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恶毒诽谤后,人们非常恐惧,对法轮功谈虎色变。例如,我在学校里,曾经见到这样一件事:一位淘气的男孩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在圆圈里画了一个笑脸。可是校长变得气急败坏,问这个男孩为什么画法轮。在学校里闹了一场风波。可见在中国,人民生活在怎样的心情中。人们一方面受着恐怖的威胁,一方面又被深深的蒙骗着,什么真实情况也不知道。我自己也是在2002年来到海外后,才知道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竟然这么严重。当我看到这么多迫害真象时,我哭了!中国的老百姓太可怜了,他们完全被蒙在鼓里,受谎言愚弄。”

王洁说:“现在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每天向世人讲真象,呼吁世界上善良的人们共同来结束这场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一位路过大法弟子们用身躯和图片组成的真象长城的中国妇女,在看到这些残酷的迫害图片时,她激动的停下来,长时间与学员们交谈。她说:“我有一位朋友,也是法轮功学员。在这几年中,她被强迫送進洗脑班。我不知道她吃了多少苦,受了什么罪,但是我知道她因此失去了自由和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后来,她仍然不肯放弃她的信仰,被迫离开了家,在外面流离失所。虽然我不炼法轮功,但是强迫人们放弃自己的信仰,并且用这么残酷的手段,太卑鄙了!你们所展示的这些图片,我是相信的。就说我吧,一生中和我有比较密切的关系的人也就是500人吧,这500人中就有一人受到迫害,那么全国有多少人受迫害呢,人数会很巨大的!”这位善良的中国妇女,离开了一位交谈过的弟子,沿着真象组成的长城,走了一段路后,又情不自禁的停下来与另一位弟子再交谈。她反复说:“我真的无法理解那些中国领导人是怎么想的!“

当然善良的人无法理解邪恶之徒的阴暗心理,他们既无法理解恶人们对“真善忍”的仇恨,也无法理解他们篡夺了人民的权力,把国家权力视为己有,唯恐失去的恐惧与失控。因此才会在中国出现人们几十年生活在谎言中,被毒化而不自知。大法弟子以善心和无私的付出,在不断的唤醒着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