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残害大法弟子的种种酷刑(图)(上)


【明慧网2005年1月20日】吉林监狱,全称“吉林省第二监狱”,位于吉林市军民路100号,省级监狱。吉林监狱表面上提倡文明管理,对外宣称设施完备,是“文明监狱”,还准备晋升“部级监狱”。实际上,这里却是残酷虐杀好人的魔窟,邪恶势力的黑窝。


吉林监狱正门

吉林监狱外景

吉林监狱从1999年7.20之后非法劫持关押了100多名大法学员,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主管部门主要是“教育科”。教育科主抓各监区,法轮功学员的能否接见也归教育科直接管理。在吉林监狱,以监狱长李强、原政委刘长江、新任政委刘伟、原教育科长谭富华、新任教育科科长李壮、教育科干事恶警李永生、恶警王元春为首的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猖狂的叫嚣:“在吉林监狱,让你活6天,你不到5天就完了。”已知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有刘成军、魏修山、张建华、崔伟东,另有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

监狱规定每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都有两个刑事犯人“包夹”,就是大法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犯人严密看管,并设一名组长。如能定期完成“转化”任务,就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分奖励,给犯人每月3分(相当于减期4至5天)、组长6分;如不能定期完成“转化”,包夹组的成员都受到株连,一直会株连到分监区、监区。在这种情况下,刑事犯人为了减期早日回家,在干警的纵容、唆使下,想尽各种办法拼命的体罚、毒打、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学员。

目前按法律规定:中国大陆各大监狱与看守所都早已取缔了“固定床”、“抻床”和“严管所”等。然而吉林监狱违反有关的规定,至今在狱内仍设有“严管队”、“小号”、“矫治中心”。吉林监狱还给各大队下达指示:凡法轮功学员不能让其死在监舍内,一律送到小号、严管。在那里死亡一律算自杀或正常死亡。

* “抻床”酷刑

吉林监狱最残酷的刑具就是“抻床”,邪恶之徒把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的四肢,固定在特制的床上,床上有四个环,把手脚固定在环里,然后在环上上劲,这时身体离开床板,四肢抻开;再上劲,几秒钟人就昏死过去;十几分钟四肢筋骨皮肉全部离位,从此人就残废了,而且不准许别人管他们生活上的任何事。


演示图 抻床1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抻床2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抻床后用小皮锤敲打


“抻床”是把被害人的四肢抻起,身体悬空,这样还不算完,恶徒们还用小皮锤在身体的各关节处敲打,直到脱节发黑为止。一监区的郑卫东,六监区的梁振兴等多名法轮功人员受此酷刑。法轮功人员不但肉体上受到了致命的摧残,精神上也受到了严重的迫害,由于惊吓百分之九十的人有严重的心脏病……。五大队谭秋成因拒写四书被送严管班上“抻床”迫害,舌头被咬破,手和脚被抻破;长春大法弟子吴宜凤入监以来一直不写四书,被关进严管上“抻床”迫害。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张建华2004年大年初一死于吉林监狱“抻床”之上。36岁的吉林德惠大法学员孙迁和吉林白山大法学员刘兆建都被上抻床,被抻后二人手脚残废,后被转至老残监区。还有一名九监区的大法学员上抻床后,腿成了终身残废。在吉林监狱,许多大法学员都被酷刑“抻床”迫害过。
2003年吉林监狱内绝食中大法弟子数十人遭抻床毒刑。

* “固定床”

2002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间,在吉林监狱五监区十号监舍,发生了更残忍的一幕,由于大法弟子郑卫东坚决不服从邪恶,在五监区大队长恶警林志斌的指使下,邪恶之徒们就对郑卫东采取二十四小时的监管,不许睡觉长达7、8天,郑玉东还是很坚定,坚决不写四书,邪恶们又有了新的花招来对待大法弟子,在九号为迫害法轮功人员专门设立了一个固定床,这次就把郑卫东强行的绑在了固定床上,邪恶的犯人“零工”问郑服不服,郑不理睬邪恶之徒,他就气势汹汹的,把汽水瓶子和床板立起来,放在郑卫东的腰部,长达5天之多来摧残郑卫东。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上固定床后腰垫立起来的床板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上固定床后腰垫汽水瓶子

恶徒用固定床把张宏伟固定了58天;李德海因写严正声明被上固定床上押了一天半,舌头都咬破了;白野也被固定床固定了15天; 大法弟子雷明、张宏伟、王凤才、张文、郑刚等都曾遭受过“固定床”的残酷迫害。

王君成:2003年10月27日下午因绝食抗议及向监狱党委写信要求公正对待大法弟子,被押入小号,上固定床(一种残酷刑罚,见图示),至12月初才被放下,固定了30多天。

曹洪彦:绝食抗议六天,上固定床被抻,致使胳膊受伤,后虽从床上放下,却常常半夜疼醒。

王洪亮:因绝食抗议被上床固定床加压四个小时,半个月后才出号。

谭秋成:被押入严管“固定”,三天后“大抻”。被固定37天后转入小号,继续固定10天。在严管期间曾小便失禁,手腕皮肤被抻破,身体变成了皮包骨,手脚被冻伤。

梁振兴:因写信揭露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被押入小号固定,备受折磨加压。

唐雨强:因写信揭露监狱迫害同修的事实,被押入小号固定,致使胸部腹水,又得了肺结核,后因吃东西就吐连续三天,后被送往医院。

王晶:因写声明及参与绝食抗议被押小号固定,抻两回,每次2个小时。

刘昭建:2003年11月27日从严管转入小号,因为绝食抗议,得肺结核病,病情严重,被强行灌药致使食管受伤、痰中含血。

张春雨:2003年10月28日上午在绝食第6天被押入小号上固定床34天,脚肿、腰椎肿胀,坐不起来,至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

* “上枷锁”

吉林监狱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塞进床下,坐在水泥地上,掀开床用床板狠狠的夹住脖子,上面只露出头部根本一点不能动,逼迫大法学员妥协。如坚持修炼,刑事犯人用手、拳、床板可任意毒打大法学员的头部,被打的大法学员因脖子被卡住、全身不能动,只能等着挨打。有的被打掉牙,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再不写决裂书就送小号或严管加重迫害。


演示图 恶徒自制枷锁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塞进床下


演示图 恶徒毒打大法弟子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恶徒用床板猛砍大法弟子头部

演示图 遭酷刑折磨后的大法弟子

* 酷刑:烟头烧胸、上大挂

恶毒的恶警和刑事犯人的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烟头烧胸部,上大挂、腿尖不着地。


演示图 烟头烧胸部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上大挂、腿尖不着地


* 酷刑“坐床”

就是坐在一种很小的带楞的凳子上,必须腰直颈正,稍有晃动,就会遭到管号的毒打,经常有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的臀部坐烂,露出骨头。每天除了吃饭,大小便外,其余的时间就是伸腿静坐在硬板床上,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并且床上不准许铺任何东西,同时还要背诵12号令(监规),限制时间必须会背。如果再不妥协,就改为坐木棍或木板条,用不了两天臀部就坐破了。


演示图 带楞的凳子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坐带楞的凳子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遭犯人脚踢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遭犯人毒打

法轮功人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从早上五点三十分钟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紧接着就是逼迫法轮功人员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云庆彬不写“四书” ,恶警连续不让他睡觉。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带楞的木板铺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双腿伸直90度角坐在带楞的木板铺上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遭犯人用床板猛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