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跌倒中吸取教训 加倍弥补


【明慧网2005年1月23日】提起笔忆往事,悔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本不想再揭我已结痂的伤口,虽然我不再执著它,但那毕竟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和永久的创伤。但看到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还有不少学员跌倒了趴着不动,自暴自弃,或躲在家里所谓的看书学法,以及一些邪悟的人还在不清醒中做着毁灭自己,毁灭众生的事,听到师父重锤棒喝的督促声,看到师父那焦急的目光,我还是提起笔来,把我两次跌倒两次爬起来,抓紧弥补的情况写出来,和同修切磋。水平有限,只希望对他们有所启示。

从两次跌倒中吸取教训,勇敢爬起来

2002年我流离失所中被邪恶绑架,被判劳教两年。究其原因,虽然我一直做着大法的事,但仍存在严重的“怕”心,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恶警软硬兼施,体罚不让睡觉,多方找邪悟人员转化我。我一面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一方面把自己知道的法理和所悟到的讲给他们,最后他们的转化阴谋落了空。

半年后,由于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正念不强了,加上被邪恶环境包围着,在新一轮的强行转化中,邪恶迫害升级,对拒不转化的学员,铐大板、电棍电、抽嘴巴,用棍子打,轮流围攻不让睡觉,近一个月的残酷折磨,当时我认为最坚定的学员,也因承受不住被迫转化了。我产生了“怕转化”的心,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没能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榜样。

清醒后,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悔恨和痛苦折磨着我的心,虽然在当时邪恶的环境中声明转化作废有一定难度,而且绝大多数已转化的学员产生了“求安逸心”,不想走回来。我认定“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跟师父走”,经过两个月的努力终于又回到正法队伍中来。不久我又被送攻坚洗脑基地强行转化。

有上一次的教训,我本应在这次邪恶迫害中,坚定正念,从破除邪恶的迫害中走出来,但由于自己的“怕心”和“情”,又一次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悟人员“心里该怎么修就怎么修,表面上符合常人社会状态”的鬼话所迷惑,为“怕心”找了借口,被执著心加强了的大脑一片空白,师父的点化,根本就悟不到。几天后好像法又回到大脑中,我开始清醒了,一下子懊悔和急恨的心情包围了我,觉得没脸见人,眼泪刷刷的流个不停,找个地缝都要钻進去,怎么面对同修,无颜面对师父,那几天我简直没有生活下去的勇气。

无意中我发现了一个小故事:“几百次的跌倒,几百次的爬起来。”我悟到是师父在呼唤我、在点化我,让我勇敢的爬起来,不要灰心继续前進。我冷静下来,深挖自己失败的根源:还是学法不深,只求数量不求质量,造成了对师对法的坚信成度太差,关键时正念打不出来,使邪恶趁机加强扩大了我的执著,在迷中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破坏了法。而摔倒后,不是赶紧爬起来,又产生了“没法见人,抬不起头来,怕别人说自己反复无常”等复杂心理,从一个执著又走向另一个执著,是“怕心、名心”在作怪,师父告诫我们“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错了就改是正理,趴着不动是错上加错。

修炼是严肃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千载难逢的机缘已过,后悔就来不及了。要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的一片心,加强正念就没有过不了的关。我放下一切执著,又毅然写了“严正声明”。当时我不顾别人说三道四,我又耐心劝已转化的学员,告诉她们:转化是错的,师父在等着我们,让她们和我一起转回去。可她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怕承受不了迫害,等劳教期满了回家后再写“严正声明”,并劝我不要这样,担心我承受不了折磨。当恶警接到我的“严正声明”,马上变脸骂我:“说了不算,反正你已背叛了你师父,你师父不会再要你了。”我只是平静的发正念,并说“我不管那些,错了就改,我就是跟师父走”。她们接受了,我当天又回到严管班。当天在白色的墙壁上出现一幅大壁画,后面是山水树木映衬,前面是两颗粉红色的桃树,我热泪盈眶,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春天快来了。晚上梦中我走过了一个白色的大石桥,有人在我耳边告诉我:“你过了”,我悟到是师父告诉我这次魔难过去了。

坚定正念,抓紧弥补

1、共同切磋,正念正行

已转化的学员大都是承受不了迫害假转化,心里根本放不下法,表面上还要顺从邪恶。看到她们内心的痛苦,主要还是学法不深怕心重,而被邪恶控制着。我们就找机会共同切磋,在法理上提高。从我这次反迫害中,她们也认识到了:只要正念强,去掉“怕”心,师父就会帮助我们,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不久有几个学员也都写了“严正声明”,又从新回到正法队伍中,给了邪恶以震慑,对其她学员转变观念也起了一定作用。恶警们气急败坏的把我调到普教班。

2、用“真、善、忍”教人向善,讲真象

我认为不管在哪儿都有我要做的事。在普教班,有机会我就告诉她们法轮功是用“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努力去掉自身的坏思想,并讲一些启发善心的小故事。有些人很相信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我让她们背师父的《洪吟》诗,她们也背的很认真,我知道她们很可能是来得法。一学员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不应该在这来。”晚上这学员就梦到一白胡子老人告诉她:“你已错过一次机缘,不能再错过这一次”。她惊讶的说:“前几年邻居让我学,都给了我书我都没炼,白胡子老人为什么知道?”我告诉她,是师父在点化,她是有缘人,千万珍惜这次机会,只要有修炼这一念,师父就会帮助你。她真的放下心来,每天晚上背《洪吟》,不到三个月就以病态保外就医了,临走时她悄悄告诉我:出去就找《转法轮》开始修炼。

一个吸毒女犯听我讲真象后说:“我接触的法轮功都是好人,政府放着大案要案不抓,却抓好人。”后来她说她每次戒毒2─3个月,特别痛苦,而这次一个月就过去了,而且也不那么痛苦。我告诉她:只要知道大法好,师父就会帮她,只有大法能救她,她主动要求背《洪吟》,没几天她告诉我,家里人托人办手续,她很快就会出去了,出去就找书和她多病的母亲一起炼,戒掉毒瘾,做个好人。

3、用法律对照,揭露震慑邪恶

由于邪恶的迫害和社会道德大滑坡,犯人成了劳教所挣钱捞钱的活工具。普教班每天17-18个小时劳动,活多时整夜干,许多人视力下降,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边吃药边干活。犯人都痛苦的说:“什么时候才能熬出这人间地狱”。警察们迫害大法弟子,她们是用命来换取表面上的名誉地位和金钱,遭恶报的还少吗?但是她们又不明白,在邪恶因素的控制下,她们已经一步步走向深渊,所以她们是迫害者,又是被迫害者,不久的淘汰人的劫难已经在等着她们了,可是她们也是师父救度的众生,所以揭露邪恶、制止邪恶,也是在救度众生,也是在救度她们,她们只有弃恶扬善,才能得到救度。

而普教犯人大都是犯了法的,只为多减期,早一天离开这鬼地方,明知警察执法犯法,也不敢用法律保护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给队领导写了一封公开信,用法律制度逐条对照,揭露她们打人、体罚,唆使犯人打法轮功和超负荷劳动,只为赚钱,不顾劳教人员生死的违法事实。邪恶最怕曝光,第二天劳动时间就降到了12─13小时,中午也可以休息了,在当时制止打人体罚中也起一定作用。

4、做到正念正行时环境也随之改变

师父说:“其实,如果你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城市里,周围一切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2004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邪恶也被销毁的所剩无几了,由于我不断学法加强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不断消除“怕”心,坚定了对师对法的正信,周围环境也随之改变。过去恶警们对我恶言恶语、大声呵斥、看不起的眼神,自从我揭露了她们的恶行后,一个平时对我很凶的干警突然对我说:“你写的很好。”我悟到这不是她表面上在说,而是她明白的那一面在说。也是师父用她的嘴在点化我:继续抓紧救度众生。有一个干警还关心地告诉我:“累了就休息,保重身体要紧。”劳教人员也都说:“要不是法轮功敢讲真话,我们还不知熬到什么时候。”她们从各方面照顾我,都说修大法的人最公正。我看到了人善的一面,无形之中她们也给自己摆放了一个好的位置,是师父和法救了她们。

5、再一次反迫害

一次恶警对我说:“不转化,不减期不算,还回不了家,还要送洗脑班,那儿打人更厉害,还不如在这转了。”我马上悟到,这是邪恶冲着我的怕心来的。师父说:“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107页),我想我只要100%信师信法,放下生死,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我就是在法上,谁也动不了我,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

几个月后,邪恶又搞了新一轮的强行转化,许多写了“严正声明”的学员因承受不了残酷的迫害,一个个又被邪恶转化了。当时我认为:“这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在我不承认旧势力迫害。我要归正一切不正的,我心里只要师父给我做主,我生生世世就是为得法而来,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我就是坚定的走师父给我安排的最正的路。”

我向警察讲真象,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自杀杀人是栽赃陷害,要她们不要助纣为虐,善待大法弟子。我还看到做转化工作的邪悟的人很可怜,她们表面上被邪恶因素控制着、利用着,阻挡人走向神的路,是干着最坏的事,她们已经走在形神全灭的路上,还全然不知,她们可悲可怜。但她们毕竟曾经是大法学员,师父告诉我们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人,让她们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和自己的危险处境,赶快清醒,是我的义务和责任。我抓紧时间把我悟到的法理讲给她们。虽然她们表面人的一面还存在着严重的“怕”心、“安逸心”,但她们明白的那一面被我的正念抑制着,静静的听我讲,不时提出问题。我不管结果怎样,我要尽一个大法弟子的最大努力,充分利用这些机会。遗憾的是没等我完成任务,我就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当天就保外就医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慈悲师父的安排,也是同修发正念加持我的结果,我感到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

体会

正法五年,也是我在师父指引下从懦弱和“怕”心中走出来的五年;也是我初步能用法理归正自己,对师对法的坚信逐渐加强的五年。现在我认识到,不管是流离失所、劳教、判刑都不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安排的路,都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它,在不承认中走好自己的路。旧势力利用学员各种执著心,制造各种假象,死死的控制着爬不起来的、躲在家里所谓看书学法的和邪悟的人,师父在经文《也棒喝》中说“我看到危险已经向你们走来了”。赶快清醒吧,抓紧这最后的时机,紧跟师父正念正行,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要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