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情况、任何环境下讲清真象、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5年1月23日】在修炼大法以前,我一直在寻求着人生的真谛。正当迷失在常人之中,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1994年年底我有幸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自此迷雾散尽,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大道。我欣喜之余,暗暗下定决心:终于找到了自己毕生追求的真理,我一定要坚定不移的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师父怎样说,我就怎样做!

开始,我与当地几个同修都是在家学法炼功,但每周集体交流修炼体会一次。后来悟到这么好的大法应该传给更多的有缘人,从1995年元宵节的第二天,我们八九个人各自克服重重阻力,建立了第一个炼功点开始集体炼功。正如师父在《拜师》中所说:“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随着炼功人数的不断增多,从开始的上十个人迅速发展到上百人、上千人……炼功点也随着不断增多。有时全市大法学员集体炼功、开法会,场面壮观!在法会或切磋交流中,一个个神奇感人的真实体会让人感受到师尊的慈悲与大法的超常:很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绝症患者放下心来学大法而获得了新生;也有吃喝嫖赌的浪子通过修大法后改恶从善;还有一些大字不识的老太太集体学法两三个月或半年后能流利的通读《转法轮》;无数的单位负责人修大法后变得清正廉洁;众多的学生因学大法后开智开慧变得更加优秀……。

修炼者受益的事说不完,神奇的事述不尽。每一位大法修炼者沐浴在佛光中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更是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通过人传人,心传心,市区边的乡镇、农村也开始有许多有缘人走入了修炼的行列中。

一、去省政府上访

1999年7月20日,邪恶之首江××独断专行的开始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大迫害,颠倒黑白,对我们伟大的师尊及宇宙大法進行恶毒的诬蔑和攻击,并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师父在《再论迷信》中说:“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还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还记得7月21日那天晚上,我们学法小组一起切磋,悟到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容忍那卑鄙小人如此诬蔑师尊及造就一切生命的宇宙大法!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考验中,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以法为师”,义不容辞的证实大法。

许多学员当即都决定乘车去省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可是出乎意外的是路上却遇到了层层关卡,由此可见,发动这场迫害的邪恶之徒是多么的心虚与邪恶!一辆一辆的大客车都被迫停了下来,交警强行非法搜查、盘问,可能是因为我不停的默念师父经文,我和另一位同修顺利的到了省政府附近,马路的墙边已有数百上千的大法弟子想向省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却被警察手拉手全围在一个大圈里,又一车接一车的来拉学员,许多学员都是被蛮横的推拉上车的,也有的大法学员是被四、五个恶警抬着丢上车的,还有一些警察狠命的踢打大法学员,连十五、六岁的少女和小学生也是他们随意打骂的对象。

大客车一车一车的将大法学员拉到学校,当时省城各大中学都成了关押大法学员的场所。关押不下后,大客车又一车一车的将大法学员拉到离市区很远的偏僻地方丢下。那时候就是政府不法人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驱散上访的大法学员。

当时我被非法关在76中学,既然没有机会向省政府反映情况,我们面对的所谓工作人员也成了大法学员讲清真象与反映情况的对象,许多学员在警察询问时都提出了“允许公开炼功、释放被抓的义务联系人、允许公开出版大法书籍”,并将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巨变和受益的神奇体验真心告诉这些人,当时也的确有许多警察明白了一些真象,明确表示要好好看看《转法轮》或回家叫自己的父母炼。因当时只是单纯的想向政府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并诉说自己的心声,于是将自己个人的真实姓名及地址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警察。这竟成了恶警和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学员的借口。

二、在北京证实大法

师尊在《证实》中说:“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师父的话时时在耳边回想,既然是师父的弟子,那么我们就应该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的法去做,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去证实大法。

既然去省政府上访的门被堵,那么我就直接去国家信访办反映真实情况吧!于是我三次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1999年的九、十月份,处处可见来北京上访的全国各地的大法学员,我们经常一起学法切磋,那时真能感觉到自己在突飞猛進的在法上提高着。当时信访办的大门对大法学员完全是关闭的,一听说是法轮大法学员上访就被警察带走,最后信访办的牌子也摘掉了,挂上了北京印刷厂的招牌,因此天安门也就成了大法学员证实大法的主要场所。虽然戒备森严,警察、便衣比游客还多,但是众多的大法学员仍然以各自的方式证实着大法:有学员一起炼功,有数十人一起齐声高颂《论语》,还有的举着“真、善、忍”,高声喊:“法轮大法好!”,一群群的大法学员被推上警车带走,又一群群的大法学员站出来证实大法,那壮观的场面令邪恶胆寒。不法人员又分别从全国各地、县、市调集更多的警察到天安门,但依旧阻挡不了大法弟子们证实大法的脚步!

当时我们在北京租了一套平房,好几十人住在一起,除了集体学法炼功,一起切磋外,有时三三两两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每天都有很多学员被非法关押,也有很多同修证实大法后安全返回,而且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来的学员,也有一些学员经过切磋后认识到不仅自己要证实大法,还应该回家将全国各地证实大法的形势让家乡的学员都知道。当时还不知道突破网络封锁看明慧网,只是通过学员互相走动才能得到一些正面消息,让大家都从法上提高上来,放下自我,维护大法。

当时那个大环境熔炼着我们每一个人,大家比学比修,不断的找差距,十月二十七日的晚上大家经过切磋,准备凌晨4点左右开始陆陆续续走上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可是一群邪恶的警察在深夜12点钟象土匪般的冲入了我们住的院子,拿着大棒子砸碎了房东所有的门窗玻璃,还狠命的毒打着大法学员,年岁大的老人也不放过。有许多证实大法没有回来的同修的提包、钱财、衣物也被他们洗劫一空。我因未报姓名而被关入了朝阳区看守所,每间牢房中有三十多个人,多半是大法学员,不仅铺板上的人挤得不能翻身睡觉外,地上也睡满了大法学员。当时大家切磋,悟到不能配合邪恶,因此大法学员除了向犯人讲清真象外,集体炼功背法,罚坐板时,我们双盘打坐结印炼静功,当时我们能拥有这样的环境与以前来的学员巨大的付出是分不开的,她们在里面绝食、绝水、被电棍电,但丝毫动摇不了大法弟子们坚修大法的心!

三、在看守所开创修炼与讲真象的环境

四天之后,我被送回了当地看守所,我堂堂正正的告诉狱警,我是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坚持学法炼功。他们威胁我:“如果违反看守所的制度要重罚。”我毫无惧色的直视着他们说:“法轮大法让我身心受益,为了证实大法,我什么都不怕。”当时虽然还没有看到师父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但那时却体验到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的那种心境。后来因为炼功,恶警用电棍电,虽然那种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但我从法理中明白:作为一个修炼人,环境是靠自己开创的。我的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大法给予的,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这点痛苦算什么。念一正,心一横,恶警就走了。第二天早上给我们戴上了脚镣手铐,但这些并没有吓住我,手铐很容易的就能卸下来,照炼不误。我们不仅背法、切磋,还向犯人们讲大法的美好与我们修炼中的真实故事,她们也与我们一起背《洪吟》,在狱中也开辟了相对宽松的修炼环境,有一些狱警通过我们讲真象也毫不掩饰的对我们的所作所为赞不绝口!

十多天后,因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越来越多,我们三位大法学员却被转移到另一县城的看守所,那里的人对大法基本上是一无所知,开始也不允许我们炼功,并将我与她们两人分开。我反复默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当时我想:不管环境怎样恶劣,我都要坚持学法炼功。心念一正,第二天我们三人就被关在一起,我们一齐切磋,悟到无论到哪里,都是我们证实大法的场所。既然有缘遇到这些人,就应该让他们能正确认识法轮功。因此只要有机会就向他们讲大法的真实情况,有的狱警还听我们背师父的经文。而我们也可以随时自由的炼功。

四、在洗脑班抵制一切邪恶因素

被非法超期关押了49天后,家人被恶警勒索了3000元钱,可是仅两个半月后,单位领导竟以开会为名将我骗到洗脑班。他们的理由是怕我们在两会期间上访。与我一起被非法关押的还有20多位学员。

那时在我的思想中根本没有把它作为洗脑班,只是将此作为我们集体学法、切磋的环境──当时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一家招待所。一次我在看《转法轮》时,被突然撞入的市一科科长看见,他来抢我的书,我当时想:《转法轮》比我的生命都珍贵,绝对不能让他抢走。我紧紧的抱着书,无论他怎么样抢,我都紧紧的护着书,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他气呼呼的走后,我深深的感受到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可能真正做到正念正行,才能破除一切障碍。

之后我们就堂堂正正的学法,也很少有人再干扰。虽每天上午都安排了课程,但是无论在大会、小会还是请那些骗人的所谓“专家学者”来上课,我们都堂堂正正的站出来揭穿谎言、证实大法,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也自讨没趣,一个个灰溜溜的走后,谁也不愿来。他们又转换了一种方式,搞所谓“开联欢晚会”。我们也一样讲清真象,有的学员背师父《洪吟》中的诗,一负责人还说:诗写得真好!我们不停的给警察讲真象。在场的人一个个都默不作声,一场晚会也很和谐的结束了。半月后,我们所有的大法学员都被单位堂堂正正的无条件用车送回家。

五、在劳教所抵制邪恶的洗脑

第三次因進京上访在途中被不法人员拦截,并被邪恶非法判了劳教。一送到劳教所,那里的学员因长期没有学法,也没有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许多竟不同程度的邪悟。我感到很痛心,知道只有找到她们“转化”的原因才能解开她们的心结。那时的劳动任务很繁重,每天的手工活要做到深夜或凌晨,当时那些学员都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满足于做一个好人,每天拼命干活,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是证实大法,而且最严重的是断章取义师父讲的法,找到了症结,我就与其中几个影响稍大的人切磋,其中有一位原来与我是一个炼功点的,彼此非常了解,也很容易沟通。我谈自己对法的理解,并剖析她们那些邪悟的东西,还将自己在看守所刚背的新经文《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及《昭示》等默写下来,传给她们看,她们一看师父的经文,许多人都流泪了,又一个个的清醒过来(只有最先邪悟的三个人仍配合邪恶)。

九天后,恶警将大批学员又送到了另外一个更邪恶的劳教所。刚到时没有任何劳动任务,但是更恶毒,纯粹是以洗脑为目地,有一套洗脑的恶毒计划。只有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不断的学法,时时背诵师父的经文,真正做到“以法为师”才不至于掉入邪悟的陷阱。师父在《为谁而修》的经文中不是早就讲过吗?“有人在利用宣传工具一批评气功,学员中就有一部分人动摇不炼了,好像是利用宣传工具的人比佛法还高明了,好像是为别人而炼的。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在我的心灵深处,在我的一思一念中,都充满了对大法的正信,信师父的正念已经在我心里深深扎下了根,我知道谁也动摇不了我。

恶警“转化”大法学员的手法之一,让两三个吸毒的犯人一天24小时监视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随意打骂,连上厕所、洗漱的时间都受到严格的限制,而且不让坚定修炼的学员互相之间切磋,甚至彼此之间望一眼也成了吸毒犯人随意凌辱的借口。

师父在《坚定》中说:“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我暗暗的下定决心,我一定要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不能给大法抹黑。当时被孤立的处境确实很苦,但是我很庆幸自己背了许多经文,因此我每天就一遍又一遍的将自己会背的经文不停的背诵。那时真有一种切身的感受:师父太伟大、太慈悲了,早已在经文中就告诉了我们将要发生的一切,应如何修炼的法理也早就讲出来了。我痛心那些邪悟的人,只要有机会,我就背法给她们听。

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之二,不停的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或让一群犹大来与一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進行所谓的“切磋”,灌输那些邪悟。如果在法理上有一点不明或有一点常人之心抱着不放,就很容易被带动而邪悟。当时我抵制的方法是:坚决抵制那些诬蔑大法的录像,或者是背诵师父的经文,根本就不听那些邪恶的谎言,特别是一群犹大围着我進行攻击时,我不停的背诵经文,根本不给她们市场。如果只有一个或两三个犹大,我才心平气和的在法上指出她们在哪些方面曲解了师父的法,让一些人也认识到“转化”是错的。

恶警队长意识到不但不能“转化”我,而且容易动摇那些刚“转化”者的心,因此将我与另一位坚定的同修一起送到劳教所医院单独关押,目地是让我们在一种难耐的寂寞中消磨我们的意志。那位同修在迫害中承受了很多魔难,但都能坦然面对,她也能背诵很多师父的经文,对于邪恶的洗脑与“不转化就是无期徒刑”的威胁,她只是轻蔑的笑笑,而且说道:“我宁愿被雷劈死,也不会说一句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一定会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的大门。”她的一副对联“千锤百炼 烈焰之中出真金”还被贴在门上。

恶警想“转化”我们的幻想破灭后,又以超负荷的劳动、高强度的军训、体罚、不让睡觉等等各种方式来折磨我。在我将要到期的前一、两个月,恶警又想尽各种办法来对我强制洗脑,还从外面请来犹大与我進行所谓的“切磋”,我问了一下外面学员证实大法的情况,从正面启迪她们,虽然她们邪悟还没有清醒过来,但师父安排她们在来劳教所之前,刚刚接到了几篇经文并带来了。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切磋这四篇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致词》、《建议》、《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仅外面来的那几位学员明白了,在劳教所里做我的“转化”的这位学员也清醒了过来,给恶警写了严正声明,并表示要继续修炼大法。

恶警气恨之余,以我没有完成学习任务和劳动任务为由非法给我加期四个月,以更加繁重的劳动任务和各种恶毒的方式来迫害我,一次一群恶警深夜将我独自带到食堂里,将我双手背铐在肩上(背宝剑),并用电棍不停的电了我很长时间,稍不如意还拳打脚踢。

在我将要回家前的一个月,恶警仍不死心,又调来更多的犹大来威逼、诱骗我转化,半个月后,恶警见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因此不让我与所有的大法学员接触,到期后无可奈何的让家人接我回家。

六、与同修配合做好讲清真象的事

自从迈出了邪恶劳教所的大门,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特别是正法时期的经文,一看师父的经文更加明确自己应尽力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因此很快将自己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与当地的学员配合好,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有一件事让我深深体会到正念抵制恶警的无理要求的重要性。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了解到当地的恶警还比较猖狂,每逢敏感日或逢年过节之前都大肆非法抄家,因此众多同修三番五次受到骚扰,而且一到此时,都将大法书及真象资料收藏好。针对此事,同修们在一起学法切磋,一起学习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牢记师父的教导:“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悟到在任何环境下,如果大家都不配合恶警的非法行为,环境就会改变。

回家三个月后,一科两个科长与派出所的恶警在元旦前的一天晚上来到我家门前,不停的按门铃,因为那段时间我正在与同修配合做资料,一定不能让他们進来。家人被不停的门铃声骚扰得受不了,想开门。我劝说他不要管,打开木门,外面有一个防盗门,质问他们:“这么晚来我家有什么事?”他们伪善的说:“你回来这么长时间,我们来看看你。”我当场揭露他们的邪恶行径:“你们上次将我非法劳教,还趁我不在家,将我们师父的法像抢走了,如果放你们進来抢走我的大法书,我怎么学法呢?”他们再三保证不动我的大法书。我直视着他们说,“我不相信你们说的话,如果你们现在将抢走的法像还回来,我才相信你们。”

我一边讲,一边不停的发正念,他们软硬兼施,还不停的威胁我。师父在《正法与修炼》中讲到:“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因此不论他们态度如何,我始终平和的对待他们,并告诉他们大法如何好,劝他们要善待大法。

在这期间他们中的头不时接到电话,也打电话出去,最后他们见阴谋不能得逞,一个个都灰溜溜的走了。之后,才知这一次大行动几乎是全国性的大抄家,我市许多大法学员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進行了抵制,使邪恶的阴谋彻底破产,自此以后,我地区再也没有出现这种大面积的非法抄家行动。

在这之后,虽然当地的恶警多次企图绑架我,但每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都顺利的走脱。每当回想起那惊险的场面,真是无以言表对师尊的感激。在此以经文《师徒恩》与同修共勉:“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在修炼的路上,我虽然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一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是总感觉自己还没有尽到全力,觉得自己应该做得更好,特别是看特刊《明慧周刊》上登载的同修们的首届大陆大法弟子的书面修炼心得体会后,更感到自己的差距,同修们一思一念都在法上,遇到任何事都无条件的向内找,在整体配合上都默默的去补充、去圆容,彻底放下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更让自己觉察到自己的不足。现在法正人间的时刻越走越近,讲清真象,挽救众生的事迫在眉睫。师父在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

师父在《问候》中也说:“抓紧时间讲真象、救度世人、清除烂鬼,正念正行。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该做的事,精進不停。”师父对于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寄予了厚望,我愿与同修们在突飞猛進的正法進程中比学比修,抓紧最后的机会,共同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尽最大努力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