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大法弟子刘文有关事实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五日】刘文,男,40多岁,在吉林省伊通县羊毛衫厂供销科工作。1999年7月20日后,刘文屡遭迫害,后被送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朝阳沟劳教所,刘文在2004年3月检查出肺结核,到现在快9个月了,刘文曾三次写信向劳教所反映,一直未得到答复。在2004年12月初刘文绝食抗议,他的家属曾几次去探视,由于家人受邪恶谎言的蒙蔽,不但没有帮助刘文争取到他想通过绝食争取的权利,反而力劝刘文進食,加大了刘文的压力。

作为大法弟子,我感到有责任营救狱中同修。12月6日,同修A拿来11月26日从明慧网下载的大法弟子王金波、刘文绝食被迫害的材料念给我听,并表示应该立即营救刘文,我们一拍即合,决定第二天就去。

在此之前王金波的家属已去了几趟朝阳沟要人,已使王金波在里边的环境很宽松了。

12月7日下午,我们给四大队的张队长打电话,询问刘文的病情和检查结果,张管教说:“今天检查的,明天出结果。”问他管理科的电话,他口吐脏话,并未告知,挂断电话。

12月8日,我们来到朝阳沟劳教所,要求面见所长,门卫态度不好,说给所长挂电话了,所长一会儿让管理科张科长来,门卫说完就進屋了。我们在门外等一会儿,天气很冷。我想:我们为什么不能進屋子里等呢?于是我打开大门,堂堂正正的走進门卫室,门卫反而转变了态度,让我们坐下来。见到张科长后,张科长谎说:“所长不在,有事和我说。”我们问他刘文的检查结果和地点,他说:“是在二道结核防治中心检查的,结果得下周出来。”

我们又来到接见室,四大队副队长高振录一会搪塞我们说:“在西安广场医院检查的。”一会儿说:“不知道。”一会又说:“结果出来了,没时间取。”

我们来到窗口办理接见刘文的手续,里面要求必须拿本人身份证才能允许接见。我们三人,只有一人带了身份证。我和同修A在外面等。

刘文家属進去两个多小时还没有看到刘文,高振录说:打吊瓶呢,到了中午才见到刘文。午休以后,家属哭着从楼上下来,我上前急忙问原由,她哭着说:“刘文,不能走了,说话一直倒气,是两个刑事犯一背一扶来接见的。”我听后大声警告高振录:“如果刘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决不饶你。”

我们走到接见室外,又询问详细的情况,刘文家属说:“刘文坐那就呕吐,鼻涕有血丝,腹泻。”我们又问:他挨打没有?她说:“我当时看到弟弟这样子,光顾哭了,把这事忘了。”大家又一商量,劳教所采用欺骗、掩盖、搪塞我们,不如把情况向上反映。下午2点多钟,我们来到长春市司法局,主管此事的劳教处张处长不在,我们把刘文近况写成纸条转交给他。

回家的路上,我们找到自己很多不足,后悔营救行动太晚了,如果早些天来,刘文不至于被迫害到这种程度。他在里面度日如年,压力很大,我们除了提醒他加强正念,还需要多鼓励他、帮助他发正念,并且注意及时安慰和鼓励家属,做好家属的工作。如果能帮助家属从道理上明白,为什么要站出来制止迫害,那些恶警都违反了国家的那些法律法规,并讲一些其他学员家属成功营救大法弟子的例子,我们就能更齐心合力的、堂堂正正的去要回我们的亲人。

同时,我们自己也应该更能静下心来,不陷入具体事情当中,不能把营救同修混同于常人的营救,而是不能忘记这场迫害的本质。我们要在营救过程中多讲真象、多发正念、提高自己的心性。我们这是通过营救工作救度世人、清除迫害,帮助同修,而不是常人中的一般的见义勇为。

晚上我又和同修A连夜把材料整理出来。12月9日,我和刘文父母、妹妹驱车来到长春市司法局,见到张处长,说明了情况,要求尽快释放刘文回家救治,同时也揭露朝阳沟推托、欺骗,对工作不负责任,视生命如儿戏。这时正好朝阳沟打来电话,张处长拿起电话,直接告诉他们,下午就去。要出门时我们把刘文情况的材料交给他,并和他说:“现在我们连病人的检查结果和治疗医院还不知道呢?”他说:“是在长春市结核病院。”

离开司法局,我们来到朝阳沟劳教所接见室。路上,同修A提醒我说:“你太执著身份证了。”是啊,我突然悟到我太依赖于常人的表面形式了,无形中承认邪恶的安排,没有身份证就不能進了,邪恶的门怎么能挡住大法弟子的路呢?

见后刘文情况如下:痰中带血,鼻涕有血丝,还发现刘文的鞋、裤子都破了,上厕所四个人抬。

接着我们又开车到劳教所的正门,要求见所长。我和刘文的妹妹搀着刘文的母亲来到曹书记办公室。曹书记说:刘文的病情他不知道,只知道刘文绝食的事。我们说:“我们为刘文的生命安全担忧,因为我县有一个叫田俊龙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你们这里,放出去12天就死了,他父亲由于承受不了打击,不到一个月也去世了,我们不想刘文也走那条路。”他说:“得看检查结果,够放就放,不够放就不放。”刘文妹妹:“什么样够?什么样不够?”曹书记:“我也说不清。”刘文妹妹说:“你都不知道,那我们问谁去?”曹书记:江××下达的事,他也不全知道。

下午我们又来到司法局,张处长不在,我们把当天刘文的情况写下来,交门卫上交,然后在明慧网上给他们曝光。12月10日,第三天我们又来到司法局,张处长不在,我们要求见局长,门卫不让,怎么说也不行。我离开司法局,乘车来到省结核医院挂号处,要求要看刘文的病历,挂号处的人说:“犯人的病历不让看。”事情很不顺利,我的心情很苦闷,一路上我们边切磋,边背《洪吟》,遇事先放一放,学一学法,挺好的。我忽然想起来:“咱们应该讲真象啊。”同修A说:“对,去司法局讲真象。”

我们把心态稳定下来,来到司法局和门卫直接讲真象,揭露朝阳沟对刘文的迫害,不讲的人发正念。然后写条子反映情况,不一会儿门卫告诉我们:“劳教处新来的杨副处长回来,你们见不见?”反正讲真象,谁都行啊!我说:“见。”于是我们来到了劳教处,杨处长正和一个小个子谈话,门开着,我刚想進去,同修A把我拉了回来。我们礼貌的静静的站在门外,发正念让小个子走,不一会小个子走了,他又开始打手机,打完一个又一个,我们仍然耐心的等着,并且不停的发正念。他电话还没打完就很客气的把我们让進屋里坐下来,我们向他反映了情况,同时也揭露迫害,谈得很溶洽。他打电话和张处长取得了联系,电话里张处长告诉我们下周一来,他又说:“我昨天下午也去了朝阳沟劳教所看到病历,有两个重的,需要放,有几个轻的。”我们感到该说的都说了,便起身告辞。

这时我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笑容,同修A提醒我说:“不要做一点事就起欢喜心,我不认为我们今天做得怎么好,反而存在很多不足。”我们在回去的车上找到了很多不足:遇事不沉着、冷静、带着争斗心、干事心、愤愤不平的心,缺乏修炼人的慈悲和善:遇到一点挫折就灰心、自卑,做好一点就起欢喜心,埋怨同修没有正念,抵消了整体合力。

12月14日,刘文妈和刘文妻来到嫂子家,对我们把刘文遭受迫害的事上网很不理解,嫂子当时面对这个场面非常镇定,她出门先劝慰弟妹,老妈一见无人理她,也不闹了。我们意识到自己只顾自己做了,应该更体谅家属,提前也给家属讲清真象。

针对此事我们又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向内找。为什么工作放在一边,孩子照顾不上,自己拿路费,吃饭买着吃,晚上还得贪黑写材料,同修A也付出很多。我们这么付出难道还不够善吗?为什么这样对我们呢?

我们一味的急于让家属服从我们,不顾家属的感受,我们做事一直把这事当做是在为别人做事,而不是把救人的事当做自己的事、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所以邪恶才有空可钻,挑拨我们和家属之间关系,制造魔难。

其间我们又根据以上情况给市司法局局长李林崇去一封信。家属不理解,我们就去做家属的工作,并去找律师咨询了有关法律条文。

12月16日上午,在朝阳沟劳教所和张科长会面,我们问:刘文哪条不符合释放条件,你给我们写出来。张科长说:“我承认现在刘文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但这件事得和领导汇报,向上级反映,不能说放就放。”

12月21日刘文哥哥、妹妹、厂长、书记同去朝阳沟劳教所,先去接见刘文,后见所长,然后去司法局见到张处长,问他刘文是放还是继续治疗,他的语气平缓下来,不象原来那么嚣张:这样吧,下午再给刘文查一查。

接着他就打电话:要朝阳沟派两干警,不许用刑事犯把刘文带出来,检查结果需要住院治疗。现刘文的情况已经报上去了,等待批复,可是家属一再嘱咐,你们千万不要有任何行动了……

从12月6日开始,营救刘文以来,快一个月了,但为什么还没回来呢?我们需要认真查找不足,发扬长处,堵塞漏洞,以后做好。同时,我想,刘文出不出来,决不是靠等能解决的,是在国内外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下(包括刘文本身的作用)揭露邪恶、讲真象,才不得不放的。

* * * * * * * * *

下面谈几点感受。

1、整个运作过程拖拉,没有做到环环紧扣

首先没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些地方让邪恶牵着走,比如接见刘文时过份依赖身份证;曹书记让高振录对付我们,我们就顺从了;张处长告诉周一去,我们就周一去;张处长说为刘文再检查,我们就跟着去医院检查。大法弟子在营救同修,应该大法弟子成为主导,过程中的安排应该按照我们的意愿运行才对,无形中承认了邪恶的安排,顺从了邪恶。这是整个运作过程中拖拉的一个原因。

其次,家属不让我们参与。这是我们的一大漏洞,没有协调好家属,没有让家属真正明白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只管一味的用自己办法去要人,没有顾及到家属的理解程度、感受和承受力。邪恶正是看到了这一点,進一步离间我们与家属的关系,这是运作过程中拖拉的又一个原因。

2、整体协调,而不是沙子

三人共事,使我们感到是个整体,缺一不可,这一整体是和谐统一的,因为每个成员都和其他成员连带着。协调好象个汤圆有凝聚力,协调不好象沙子,减少合力,我们去市司法局讲真象,同修A善表达,我和刘文家属发正念配合,有机会插话补充,整体威力体现出来;而接见刘文时,我和同修A没進去,只有刘文家属進去了,她被常人的情带动,先是哭忘了鼓励刘文,询问病情,收集证据等等,出事后应得到我们的宽慰和理解,不应该责怪、埋怨,使她苦上加苦,使整体失去合力。

3、去要人之前,我曾经找一位老学员商量:“能不能多找些人手。”她说:“咱们人手太有限了,大家很忙,其实大法弟子一个就够了。”这句话给我的触动很大,修炼是自己的事,不能依赖于任何人。更重要的,大法弟子真的能正念对待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是一个人就够了。

我与同修A这段时间合作很默契,很多事不约而同想到一起,很多认识能达成共识,但同时又出现互相依赖的弊端。比如写材料,一个人不愿意写,思路打不开,组织集体学法一个人调动不开,两个人同时在问题很容易解决。我想这是不成熟的体现,大法弟子是可以一当百的,法中赋予我们各种能力,随意而用,大法弟子做事没有理由做不好。做不好的时候,一定是我们自身有漏,有执著没放。

4、走出自我,救度众生

几天以后与同修A再切磋,她说:我们这段时间集体学法,正家里的环境,营救同修,做事不少,提高很大,可都是把我摆在头前,我去掉多少执著,我提高多大,我震慑了邪恶,都是建立在“私”的基础上,没有真正的放下自我,真正的救度众生。

修炼没有至高点,修炼没有尽头,修炼就是一味的提高,修炼就是在否定不足中升华。同修A能在精進中不断的找到自己的不足,我觉得是修炼的升华。

大法弟子正法中每件事都不是小事,营救刘文,不只是营救一个刘文的问题,一个刘文被救出来了,对更多的没出来的家属是个触动和鼓励,将有更多的家属走出去要人,会有更多的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救出来。讲真象的过程,也是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过程。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