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大法弟子黄伟二三事


【明慧网2005年1月25日】今天早晨,偶然听到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石家庄大法弟子黄伟,在2004年4月在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被恶警非法绑架,并强行继99年劳教三年后对其再次劳教。报道中谈到北京的一位仗义执言的律师高智晟勇敢的站出来,为黄伟辩护,并上书人大,呼吁制止并惩办在法轮功问题上的不法之徒,并在网站上征集签名,呼吁释放黄伟。自由亚洲称,这是自1999年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首次在大陆有常人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直言的人。

黄伟,石家庄人,1968年出生,1.80米的个头。我认识他是在2001年的保定劳教所,当时的保定劳教所环境极其邪恶,表现在恶警的残暴,以及内部犹大的兴风作浪,当时的恶劣环境似乎把大法学员的正念都抑制了。一天,恶警之首李大勇给大法学员所谓的“上课”洗脑,盗用佛教攻击大法,当时黄伟站出来指问李大勇:“李大队长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如果是有神论则可以讨论讨论,如果是无神论,又怎能捧着一本有神论的书来劝导我们呢?”当时李××真是无言以对,只能尴尬的说:“我当然是无神论。”

邪恶势力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学员的罪恶目地,会利用一切他认为可行的手段。一次恶徒们请来了一个所谓佛教协会的××法师(保定市望都县人)来给学员灌输一些他自己胡说八道的似是而非的言论,什么喝水是法,吃饭是法……迫害是法,镇压也是法,为××党迫害大法建立合理性,加上犹大们的一通拍马吹嘘,真是搞得乌烟瘴气。当时黄伟向××法师指出了个问题:请问阿富汗奥马尔政府,不顾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对,用炸药强行炸毁了世界珍贵文化遗产——巴米杨大佛,你说他是政府行为?还是神佛行为?“××法师”红着脸说:“这话中有话,这话中有话。”

黄伟曾经正念闯过三个劳教所,石家庄,高阳,保定三个劳教所,从未向邪恶妥协过一步。在保定劳教所,恶警们想“转化”他,几乎使绝了招术,开车送他到省一监,让那里的犹大误导他。又请来北京非常邪悟的犹大李莉(丰台区的播音员)动摇他的正念,都以失败而告终。黄伟其实早已征服了所有的恶警,恶警表面训斥他,背地里没有一个不服他的,所以每当每人一轮的“转化”时,恶警们竟不敢对其下黑手,让刑事犯对其下手,刑事犯竟也下不了手。当我们谈起时,黄伟说:“我和他们讲真象时,总是根据每个人的思想基础上讲,在他现有的思想基础上哪怕只改变了他一点,也算改变了他。”恶警们不敢打他,就体罚他,罚他面壁,我记得那一次,让他面壁了整10天10夜,恶警还命令犹大们对其灌输邪悟的思想,这样对于普通人来讲,这样的从肉体到精神上的摧残,足以使人精神崩溃,而黄伟他的眼皮虽很难睁开,而心如明镜,思维逻辑一点不乱,使犹大们的罪恶一点不能得逞。

黄伟曾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要实践到底”。

在劳教所里,不管你是小偷、扒窃或流氓惯犯,哪怕你“二进宫”“三进宫”都是有减期的,多的可一年减三四个月,而黄伟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押三年零一个月,不但不减期还加期。法轮功学员没有丝毫人权可言,甚至生命权利都被任意践踏,在保定劳教所害死大法弟子的人数已不在少数。

黄伟有一个儿子,在劳教前还没出生,所以黄伟三年零一个月的劳教期间,从未见过他儿子一面(妻子也是大法弟子),他平时有几张儿子的照片,他想儿子就看看照片,他说:“儿子总是问他妈妈,爸爸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呀?”他说“他欠儿子、妻子的太多太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