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惨遭迫害 一次次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5年1月25日】我长期患神经衰弱、睡不着觉,休息不好。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感觉很痛苦,整天没有精神头,无论干什么都力不从心,吃药治吧,始终也不好使,根除它很难,并且治这种病的药副作用都很大,长期吃下去会造成身体的其他部分不同程度的不适,对大脑有一定的刺激。我自己没有工作,丈夫单位又压资(长达几年未开资),生活都紧张,想治病,也没钱,真的很苦恼。就在这时听人讲“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高兴的去学,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中讲“真、善、忍”,我越看越爱看,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让人道德回升的书。想想自己的病,还有社会道德观念日益下滑,书中讲的真对,越学越爱学,神奇的是,炼功没多久,困扰我多年的病也不翼而飞了。

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后,我心里很难受,很不理解,从自己的亲身体会和周围学炼法轮功人身体的巨大变化,我认为一定是国家误会了我们。因此,见到熟识的人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是冤枉的,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好人,每个人周围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2001年4月5日,派出所所长带着一帮恶警,开着两辆车到我家中搜查,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家中翻了个底朝上,搜走了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并强行将我抓到派出所戴上了手铐,盘问我家中资料来源,问我还炼不炼了?進不進京?他们从我这里没有得到保证。6日下午将我送進了拘留所,并搜走了我兜里的仅有的16元钱,在拘留所里我因坚持不写“不炼功”“不進京”的保证,2001年5月11日被送進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進去以后,我心想因为我们不是犯人,没有做任何违背国家法律的事,相反是一个努力使自己道德回升的好人,因此我拒绝参加劳动。恶警将我们30多人关到二楼一间小屋子里,让大家挤坐在小凳子上学习劳教所的规章制度。大家一起说我们不是犯人,不应该学劳教所的规章制度。我站起来对她们讲要找大队长反映问题。话未说完过来了几个恶警,将我和另外3名大法弟子拽到一楼,戴上手铐,强迫我仰面躺着,把两只手分开分别铐上,决定铐我一个月,因其他大法弟子抗议,改为25天。

我绝食抗议,他们强行给我插鼻管,就这样折磨了我半个月,并且不许我上厕所,在这里我要问一问“为人民当家作主的政府,还有喊着“人民警察为人民”的警察,我和所有被关押、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到底何罪之有?我们只是用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我们只是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对社会有百益而无一害的好人,却要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岳飞精忠报国却被“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致死,秦桧世代受到人们的唾弃。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惨剧在中国所谓人权最好时期再次上演,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人在迫害着中国人,“文化大革命”的教训难道还不惨痛吗?这样的政府怎能不失去民心。

5天后,我又因和20多大法弟子将二楼上写着诽谤大法和对师父不敬的话的大牌子拽断被罚款200元(后据理力争要回100元)被加期一个月,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因将写有诽谤大法的话的小牌拽坏被加期两个月,同时恶警将她和另一名拽坏大牌子的大法弟子铐上了手铐,说要铐一个星期,大家集体绝食抗议,恶警才将他们放回。

在这期间,我女婿到劳教所看我,给我拿100元钱,可恶警不许家属接见,在女婿的央求下,门卫答应将100元钱转交给我。而一直到今天,我也没见到这一百元钱。2002年十六大前夕,11月1日我在另一居住地,当地派出所又派两名恶警到家中搜查,并逼迫我卖房子。不许我在这里居住,因搜到一本真象资料,又把我抓到了派出所,审问资料来源,又让我写材料,我坚决抵制不配合他们,恶警所长对我拳打脚踢,看我不妥协,无奈将我暂时放回。

2002年11月3日,两名恶警再次闯入家中,夺下我正在吃饭的碗,又强行将我抓到派出所,对我说:“十六大以后才许回家。”我跑了几次均未跑脱,才被他们送進拘留所。从6日开始我绝食抗议,恶警让犯人给我灌食,一天灌两遍,恶警有时为了解气还给我灌凉水,这样迫害我到23日。

27日恶警又让我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材料上签字,被我拒绝,恶警和两名犯人拽着我的手强迫我签字,我拼命挣脱不配合,恶警所长拿塑料棒(又叫“小白龙”)打我。胳膊被打得乌黑,第二天也就是28日再次将我送進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到了劳教所让我们11位大法弟子坐小凳子,早6点一直到晚上8点,坐了将近半个月时间,元旦期间,恶警放假,上班以后将我们11人铐大背铐。我们不配合,恶警就用力掰我们的胳膊,强制转化我们,在这人间地狱,大法弟子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在铐大背铐期间,恶警还不断的毒打我们,并用下流语言侮辱我们,同时让一些邪悟者写诬蔑大法的材料,让我们签字、我拒绝,就又铐大背铐,又让我写五书,我不写,恶警最后让邪悟者替我写,交上去,我未签字。

2003年3月8日到12日,恶警让我参加劳动,我不参加,恶警对我拳打脚踢,头被打起好大一个包。因再次拒绝劳动,恶警将我们4人拽到“观察室”,让我们坐小凳子,不许动,闭眼睛都不行,派人看着,姿势稍有变化,他们上来就打,恶警将笤帚也作为打人的工具,第二天我们坚持不参加劳动,又被拳打脚踢。

因为我不走操,恶警指使犯人拽着我拖出去老远,为了惩罚我,让我在阳光下曝晒,并不停的走,一停下来,非打即骂。因不写作业(揭发诽谤大法的材料),恶警指使犯人将8名大法弟子的脸部都打得变了型。白天还被它们铐大背铐,晚上让他们坐在地上“合十状”铐着他们,因长时间被迫害,有些大法弟子都走不了路。我因不参加劳动和不配合它们坐小凳子看电视“学习转化”,被打骂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有时三个恶警一起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身上经常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有一次,因从我身上搜出一张经文,我又被加期一个月,卑鄙的是放我回家时“释放证”上的日期却比实际上放我出来的日期(超期关押一个月)提前一个月,掩盖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只为了信仰“真、善、忍”,只为了说句公道话却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众多和睦的家庭、妻离子散,但最终邪恶势力也未达到它们的目地,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反而不断增加。一正压百邪,所有的一切让世人见证了李洪志师父所传授的大法的伟大,人们更加看清了到底谁正谁邪,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的流氓集团惶惶不可终日。一切都该结束了,大法弟子承受了不该承受的苦难,一切恶人也都将受到应有的报应。

大法弟子更加理智、更加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進要旨》理性)我发自内心的喊“法轮大法好”,希望每一位同修走好自己的路,希望世人快觉醒。